最緊要有C

【最緊要有C】窮足七世

文章日期:2018年7月26日

「I'm sorry, you're right.I am a blank.」曉格蘭治(Hugh Grant)在電影《單親插班生》(About a Boy)中餘演36歲但一事無事的富家子弟,追女仔時突然驚覺自己其實空白一片,窮得只剩下錢。西方社會的價值觀是工作不單只為財富為口飯,過程追求的還包括工作上的滿足感、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以及學習新事物等等。窮得只剩下錢有什麼問題?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月初發表63頁、題為〈A Broken Social Elevator? How to Promote Social Mobility〉的研究報告,報告揭示現今窮人要平均150年才可以脫貧,情況較為嚴重的中國更加須要超過200年才可以脫貧,原因是社會流動性被破壞,今天80、90後根本沒有足夠機會向上爬。問題來了,若中國窮人須要7代才可以脫貧,那麼最容易脫貧的國家呢?丹麥、挪威以及瑞典,窮人在福利主義及重稅的國家只須要2代、即相當於60年便可以脫貧。

報告指出,1975年是分水嶺,在這之前出生的50後、60後以及70後雖然接受的教育較少,但勝在投身社會後面對機會多多,但1975年以後出生的的話根本沒有流動性。所以每次被上司或社會賢達批評「你不夠努力」時,你可以反唇相譏。研究同時揭露,有大約14%的中產家庭有向下沉淪的風險(每7個中產家庭有1個向下沉),另外有20%收入較低的中產人士在4年間會跌入窮人階層。

或許有些讀者認為,不要羨慕可以在2代之內脫貧的丹麥,因為丹麥的平均稅率超過50%,以2015年的稅制為例,丹麥個人基本利得稅達到42%(最高階利得稅是56%),另外亦要面對1%的宗教稅及25%增值稅等等,羨慕丹麥前除非你希望薪金中有一半被政府拿走。問題來了,香港以至中國是否可以走高稅制以及高福利的一套?不能。

以中國上世紀推行共產的人民公社為例,辛勞工作的與「腳印印」的同樣可以吃大鑊飯,結果慢慢大家都選擇「腳印印」而不事生產,結果人民公社以至社會停滯。若華人社會行高福利主義的話,容易出現大家都不工作「腳印印」飯來張口的情況,西方社會較難出現這種現象是因為工作不單單為錢,還有其他無形的得著。

若我將工作換成上課返學的話,大家較易理解。華人社會上課為的是成績考試分數,但西方上課是遊戲的一種,對小朋友來說一個是上刑場一個是到樂園,一些上司是外國人的讀者感受可能較深刻。

李鴻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