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緊要有C

【最緊要有C】一日都係索羅斯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7日

「The source of disequilibrium is different in 2008, the root cause was the sub-prime crisis in American, now the root cause is basically China.」正正是國際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2016年在達沃斯論壇上的這番說話,間接令中國陷入今天進退維谷的經濟困境。

索羅斯2016年年初在達沃斯論壇接受《彭博》訪問時爆出「沽空中國」的言論,認為與2008年美國金融海嘯不同,未來經濟的危機來自中國經濟的硬著陸以及向全球輸出通縮,表明已準備沽空亞洲貨幣,矛頭直指人民幣及港元。

中央對於索羅斯的「沽空中國論」緊張萬分,官方喉舌《人民日報》及《新華網》分別以〈做空中國者終將敗於市場〉以及〈Chinese economic transition testing global investors' wisdom, courage〉為題,不點名警告索羅斯。索羅斯最終有沒有沽空中國,大家都沒有答案,但他的主張卻令中國是否開放人民幣資本帳,變得更加審慎。為什麼提人民幣?什麼是資本帳。

方便大家可以往下再看,且用幾句簡單講講什麼是人民幣資本帳。大家要明白,一個國家與其他國家涉及金融的所有交易都會被記錄,有關記錄會「寫」在一本叫國際收支平衡的帳簿內,這本帳簿由兩大範疇組成,一是國與國之間的貿易買賣,即是耳熟能詳的經常帳(Current Account);另一範疇則來自資金進出(可以是貸款、做生意、投資股市地產等),亦即是所謂的資本帳(Capital Account)。中國對亞洲金融風暴時各國貨幣被沽空貶值的教訓銘記於心,一直拒絕全面開放人民幣資本帳。

索羅斯在2016年揚言沽空中國,結果只會令中央在開放人民幣的路上更加保守,只要不上戰場便不會被狙擊。

中美貿易戰如戰在弦,城中各中小專家出謀獻策,既有認為中國可以拋售美債令美國大吃一驚,亦有認為中國可以狙擊道指成份股等等,這些於我而言並不可行,因為中國經濟的核心問題是地方政府及部份央企負債過重而非經濟放緩,但在人民幣資本帳不開放下難將債務打包轉外銷。

為什麼標題是〈一日都係索羅斯〉?若索羅斯沒有出口術阻止人民幣開放及「走出去」,今天地方政府或央企的負債,可以在人民幣升值時打包成熊貓債再轉銷海外投資者。美元兌人民幣在由今年4月時的6.2788,短短2個多月便貶值逾5%至6.6031,沒有人願意在人民幣貶值時購買人民幣資產,債務如是、股票樓房亦如是,人民幣繼續貶值會出現類似馬桶虹吸漩渦式(Siphon Vortex)現象,即是愈貶愈快及愈貶資金外流走資速度愈急,不可不防。

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在2011年8月6日將美國長期主權債務評級由「AAA」的最高級別調低至「AA+」,這是1941年有記錄以來美國首次失去「AAA」評級,但全球資金反而流向美元,證明世界出現危機時市場仍然只相信美元。敢問今天世界出現任何危機時,資本帳不開放的人民幣可以成為避難所嗎?不能。

李鴻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