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緊要有C

【最緊要有C】旱災

文章日期:2018年5月30日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克魯明(Paul Krugman)以〈Turmoil for Turkey’s Trump〉為題撰文,文章談及土耳其政治衍生的問題。「克魯明」與「土耳其」成為搜尋關鍵詞,皆因克魯明曾經在1996年準確預測亞洲金融風暴,如今新興市場在美國收水下暗湧再現,加上歐洲在西班牙及意大利出現政局不穩下,看看真正的經濟學者有沒有什麼啟示。為什麼我說暗湧再現?

不少股民讀者習慣將焦點集中在香港以至內地市場,這幾個月來他們總會問為什麼美股走勢不俗下港股表現乏善足陳?我建議投資者將眼光放遠至環球經濟,特別是聯儲局收水下的資金流向。聯儲局推行接近10年的超低息及超鬆貨幣政策接近尾聲,美國10年期美債孳息重上3厘是一個警告,其他警告包括資金由新興市場流走。

我比較了包括阿根廷及土耳其的多個新興市場貨幣走勢,其中阿根廷披索(ARS)及土耳其里拉(TRY)在4月迄今(截至5月29日)分別貶值19.23%及13.06%,至於印度盧比(INR)、印尼盾(IDR)、泰銖(THB)、馬來西亞令吉(MYR)、南韓圜(KWR)以至菲律賓披索(PHP),在這兩個月普遍錄得1%至4.06%不等的貶值,反映這類新興市場在西方投資者眼中變得不吸引。

新興市場貨幣出現不同程度的貶值,除了她們各國自身出現的問題外,最重要美國「相對上」變得吸引或穩妥,所謂的變得吸引可以從美債孳息感受到。被視為零風險投資產品的美國國庫債孳息夾上2.8厘甚至3厘以上,直接衝擊到那些高風險產品的估值,例如資金投資在馬來西亞的基建項目或泰國的企業債項目時,會以美債孳息高低作比較。

若以馬來西亞基建項目或泰國企業債作比較有困難時,大家只須轉化成投資停車場車位便容易明白,同一筆資金我寧可購入美債亦不願意購入車位收租。雖然不少投資者拒絕承認香港屬於新興市場,但在MSCI、環球基金眼中香港確是位處新興市場,亦即是被視為相對於美債要有更高回報的地區。

讀者將股市的不滯表現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扯上關係,認為美朝會、美中貿易戰等等會影響股市表現,在我眼中一切只與資金有關。全球資金沒錯是仍然充裕,但問題是資金徐徐由新興市場流向美國,受影響的將會是美國以外的所有地區。

李鴻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