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賈文清專欄】蘋果被打壓的反思

文章日期:2021年6月22日

《蘋果日報》不是傳統報紙。《蘋果日報》自成立以來,一直為人詬病,也是一代香港人認識煽、色、腥的啟蒙教材。猶記得20多年前懵懵懂懂之際,小學老師已引用《蘋果》來告誡這非正當報章,到大學時上課學到Yellow Journalism時,同學總有意無意聯想到《蘋果》。

正好看到有朋友因《蘋果》的夭折,回顧Yellow Journalism對美西戰爭的推波助瀾,並指出香港對Yellow Journalism監管一直落後,最後換來中共政府的一掌擊殺。但對這看法始終不盡認同。

Yellow Journalism是19世紀末《紐約世界報》與《紐約新聞報》為爭銷量,而各出奇謀,最甚者是誇大古巴人如何遭西班牙蹂躪,及報道中偽造名稱、日期、衝突地點,進而於美國內煽動輿論,以使報章暢銷,終被視為美西戰爭的一大助力。然而《蘋果》再煽情與不中立,於近兩年似乎不多見有偽造新聞之嫌,尤其今日網絡發達,讀者更易對證。要將《蘋果》與當年兩份報紙的劣跡相比,似乎不太對稱。

如果只有《蘋果》被收拾,猶可看作是強勢對付威脅政權的政治刊物,但結合有線新聞裁員、港台整頓等事件一齊看,加上在教育界做「大掃除」,是要對香港人作思想改造,新聞理念、教育等都要「整改」,而《蘋果》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而已。要說是對Yellow Journalism或對政治宣傳的壓制,則似乎無必要對有線、港台下手。就當港台是官方機構,是政府長久以來的眼中釘,但屬於私營機構的有線的情況,便恐怕難以解釋。

思想改造亦見於對付《蘋果》的手法。警方聲稱《蘋果》由2019年至今有數十篇文章有嫌疑,促使警方搜捕,即於2020年6月底才生效的《港區國安法》隨時有追溯力,這才最值得驚恐。

香港人其中一樣核心價值是法治,法治取決於白紙黑字的法律,而又取信於民。《港區國安法》第39條列明「本法施行以後的行為,適用本法定罪處刑」,今日便回頭拘捕,與當日立法會宣誓一事同出一轍,等同告訴香港市民,舊日所學的守法不再根據普通法的秩序,而是中國式的揣摩上意,以至民間互相舉報,這是活生生重塑秩序。思想改造不在一代、二代,而在三、四、五代,最重要的是黨有耐性,1949年前後已經示範多次。黨員寄住農家,農村批鬥地主,知識分子下放牛棚,學習革命精神。而改造時期往往是最痛苦的。

同理,媒體被壓制、議員被拘捕也好,如果種種舉措都不過為了急於改造思想,既然當下難以扭轉局面,但有甚麼值得人人各自守護,才值得讓人深思。

賈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