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專欄】忠誠勇毅 越俎代庖

文章日期:2020年9月15日

警方高調拘捕炒賣壹傳媒(0282)股民,又不通知證監會,很難不聯想到政治理由。而證監會亦刻意發聲明重申自己的監管角色,並暗示未收過警方通知,彷彿象徵香港的新舊秩序在角力:新的政治掛帥與舊時的有規有矩。

警方的說法是,被捕者以Whatsapp溝通,操控股價,其中多人的股票組合近乎一樣,然而坊間有眾多Whatsapp投資討論小組,亦有不少財經專欄暗中搭棚,卻鮮有見警方行動。警方又指,被捕者股票組合近乎一樣,且職業與資金不相符,但坊間有模擬倉的玩法,讓股民參考模擬倉落注,而香港亦有眾多全職散戶,尤其坐在證券行裏的退休伯伯、婆婆,全城炒股本是由來已久的文化。應行動時不出現,不應出現時又高調行動,很難不令人回憶起去年721與831。

當然很多人都會認為是政治行動,但問題是,今次拘捕是明顯沒有了解香港的構造,例如證監會的角色,以及投資者對市場的信心。

證監會發聲明,內容都是遵照原先簽訂的文件與法例,例如與警方簽下的諒解備忘錄,重申警方與證監會是應該盡量交換資料,合作調查,與警方所說的「不會知道大家做的事」有出入。兩者對照,便是原有香港的按程序辦事,以及新香港的police state的矛盾。前者是香港的金融秩序,是國際地位的基石;而後者則代表政治掛帥的中國式統治,逐漸吞噬香港的舊價值,現在證監會原則堅定,也代表各崗位仍有舊香港人撐住。

證監會聲明亦提到,調查有關市場失當行為的罪行,需要相關的「專家評估」,意味證監會仍是這範疇的權威,暗示警方越俎代庖,能力亦見不足。除了舊香港每個機構各有分工,證監聲明的專家亦不會附上「所謂」二字兼淪為政府工具外,就算要做政治打壓,警方行動亦未見高明。

壹傳媒成為眼中釘,無非是旗下刊物的政治立場與中共相左,但對於廣大投資者而言,很多人覺得只要不牽涉政治,可以賺錢就好。但今日可以從壹傳媒牽連到落注的股民,自然令投資者落注時要考慮政治立場,儘管他們不打算發表政見。然而中共的統治手法,自六四以來都希望國民盡情享受經濟「機遇」,只要不碰政治,萬事皆可商量。現在連市民麻醉心志的樂趣都妨礙,這場拘捕又何嘗不為阿爺倒米。

當然中共很可能不會在這地方任意干預,但畢竟壹傳媒事件開了先例,令市場原則遭玷污,信任一失,往後的投資者對此難無芥蒂。這亦是警方自作聰明、急於搶功之醜態。

賈文清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