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專欄】左右為難的匯控

文章日期:2020年9月1日

匯控(0005)是中西和諧的大贏家,今日中美對壘,自然淪為大輸家。既然是世界仔食盡兩家,今日局面只能靠邊站,而近來匯控協助中方凍結《蘋果日報》高層戶口,又未交出體面的理由,只能從政治方向去揣度:匯控暫時想倚近中方多於西方。雖說無可厚非,但匯控非首次領略中國政治味,若不及早分散風險,不見得可獨善其身。

從王冬勝落街頭簽名撐國安法,到今日直接幫手凍結張劍虹、Mark Simon戶口,匯控的政治取態愈發明顯。中間一度被《人民網》以孟晚舟一案鞭屍,變相是種壓力,逼匯控贖罪。

若翻查匯控今年中期業績,歐洲業務飽受疫情摧殘,列賬基準除稅前虧損達30.6億美元,反觀亞洲賺73.7億美元,點名讚亞洲業務「展現良好的抗逆力」,加上疫情後全球經濟要面臨漫長復蘇,無怪乎匯豐再次押注在中國身上。

匯控押注在中國早於清朝開始,《端傳媒》於《識時務者:從晚清到後九七,滙豐銀行和它的中國故事》一文中有詳述。儘管匯豐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外資銀行,中共立國初期銳意清洗太平地,外資盡逐門外,在華資產收歸國有,匯豐亦自然以香港為盈利重心,但又不捨得中國市場的盈利,協助中共對外貿易及突破韓戰時的對華禁運,可見獅子行與中國的關係千絲萬縷。其後亦享盡改革開放之紅利,是首間外資行重返中國,當年是政治上押對了注。

不過好景不常,由當初中共壓榨外資,逼使外資南下,到九七回歸,匯豐見盡中共之不可測,於是遷冊到英國,今日重看,仍屬英明之舉。曾是倚靠中國網絡的大贏家,而心底自然深明中國的政治潛規則,現在便是受害最深。為求保命,一時順應天朝無可避免,但長遠是否仍能向此方向進發,管理層應心中有數。可惜歐洲業務不爭氣,算是左右做人難。

只是從香港人角度看,今日無聲凍結異見者戶口,唯恐陸續有來,尚未說匯控今年不派息,逐步沖淡香港人對匯控的舊情,尤其許多老股東,只因長情而持貨。政治、回報兩不理想,實在難教香港人支持下去。回想匯控5年前大搞150周年紀念時,標榜自己紮根香港,重聽但覺唏噓。

賈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