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專欄】你的名字 我的羞恥

文章日期:2020年8月18日

會計學中有一欄名為「商譽(Goodwill)」,若公司價錢比其資產總值高,其差價便撥入此欄目,代表的是其無形資產,包括品牌、客源、賓主關係等因素做好。所以行一國兩制,除了兩地制度有異外,香港這個名字本來就是一份商譽,是積了數十年的無形資產,亦自能於97後在WTO留一席位。到今日,畢竟正逐步敗走。

歐美國家逐漸制裁香港,與中國各扯一邊,首先向官員下手。香港從來只能做世界仔,即使大時局動盪,亦可待風頭火勢捱過後再反彈。林鄭面臨美國制裁,避談對於香港的影響,或嘗試以此作談判斡旋,就算適時裝腔作勢亦可是手段,然而林鄭通篇FB帖文是在捉字蝨,在挑釁美國,似乎連此處境是關乎大局亦不自覺,只道個人毫不嚮往到美國。然而美國制裁代表的是對現今香港價值的不信任,制裁她不是因為她名為林鄭,而亦包括她的職位與整套制度。她連整盤棋局的意義亦未掌握到。

到了劍橋沃爾森學院重審林鄭的名譽院士名銜,林鄭卻公開形容這些是「虛名」,「虛名」是用在獲別人誇獎時,而不是當對方面形容對方嘉獎等同無用,是不懂打交道。林鄭又指院長用詞是「we hear」、「it was reported」等同「無稽之談」、「道聽塗說」,而英國文化是婉轉為主,再狠再毒都先留餘地三分,這些都是委婉詞,讓你辯解一番,亦免使你難堪。先不論她曾駐倫敦兩三年仍未學懂一二,中國古來文人進諫,都會先兜圈後說教,例如孟子,別人留她面子,她卻先讓院方難堪,何其失禮。

而明明有欠涵養的是林鄭一人,得罪國際的代價卻由香港賠上名字,幫香港割斷國際人脈。儘管中美冷戰非香港一地可扭轉乾坤,但至少可居中斡旋、回應得體,待一切氣氛緩和後,重建關係,對香港以至中國均有利,尤其美國大選中特朗普連任不獲看好。

正如已歿的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所說,特首永遠是要站在香港人利益一面,邱局長尚且懂得衝出來說美國抹掉「香港製造」是「指白為黑」,林鄭卻連保護香港名字的原因亦看不見。如果香港這份商譽有個銀碼,恐怕都被一個人敗走一半。

賈文清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