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經濟學神】戴着光環罵滴滴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8日

滴滴順風車女乘客被殺案繼續擾攘,原本滴滴出行被傳打算上市,現在也顯然觸礁,大陸輿論也一面倒將矛頭指向滴滴,指摘明明收到有人投訴肇事司機,滴滴卻無及早處分,演藝圈到政府都將弓箭把滴滴當作蘋果來射,各市政府都陸續與滴滴「約談」,甚至將服務下架,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然而問到底,所有責任真該由滴滴肩負嗎?

兩年前大陸政府早已立例規管預約出租汽車,即網約車,但網約車算是大家所共知的那種,而出事的滴滴順風車則主要由滴滴做撮合交易,沒有租車,同時被政府視為合乘車,不受網約車的法例規管,不必網約車執照便可入場,風險自然大。

一如過往P2P金融平台一樣,政府沒有開紅燈,企業便一路向前衝。其時滴滴順風車已經大賣廣告,以親情(分享空座讓他趕上了老媽做的年夜飯)、愛情(突然覺得一直單身都是在等你)等廣告文案將服務包裝得暖心,從沒鬼崇做生意。

結局也如P2P金融平台一樣,滴滴順風車衝了落懸崖,政府便衝出來做英雄,突然嚴厲監管滴滴,廣東、浙江、重慶等市政府各自找滴滴「約談」,其中浙江要求滴滴整改,重慶勒令下架,直到符合「我市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相關規定法」。官方輿論也不忘左右開弓,重炮手《人民日報》直罵科網公司不可「把資本思維凌駕於公共利益之上」,《浙江日報》說「沒有安全,何來順風」,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挑重慶的說,既然法例一直都在,為何平日市政府沒有追打滴滴要求它合法,要到出事後,才說你要好好合法?合甚麼的法?到《人民日報》斥責科網公司打破行業邊界,不等於可突破法律底線,但前提是,政府法律顯然沒有涵蓋到合乘車,到底滴滴順風車犯了哪條法,卻又說不出來,還加插一句「這次滴滴順風車事件提醒我們,隨著各種新業態新經濟形式的迅速崛起和壯大,單靠政府很難建立密不透風的風險控制體系」,意味以後但凡科網公司走得太前而惹的禍,都與政府無關,這句顯然是為未來的疏忽而戴頭盔。同屬官媒底的《浙江日報》,同樣一味怪責滴滴沒有好好處理投訴,諱言政府的責任。

一宗案件、一名死者,圍觀她受害的卻是全個中國政府。滴滴誠然有疏忽,已低頭認錯,還隨時賠上了5000億港元融資大計,倒是政府賺了站在高地的意氣,還可戴着面具教訓資本主義。

「只有各社會主體共同達成維護公共利益的共識,擔負起肩頭的責任和應盡的義務,才能把風險拒之門外。」讀着《人民日報》這句社論,想着十年前因毒奶粉而「尋釁滋事」的趙連海,以至今年重蹈覆轍的毒疫苗,應該如何維護公共利益,還候黨的指教。

賈文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