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經濟學神】陌生的香港

文章日期:2018年7月3日

最近不少人陸續說覺得香港陌生,恐怕在海外逗留過回來後的人,感受良深。回歸早在20年前發生,要陌生明明不應是現在的事,但又感覺實在,甚至遍布在香港每個角落。若要找一點當作癥結,應該是價值觀顛倒,而顛倒還是由政府帶頭,「教導」市民要作個甚麼的人才會升官發財,近年還要急速加劇。漣漪擴散,滲入城市各家各戶,陌生的大概不是香港人,而是城市現在秉行的那一套,與文明、正直這些美德漸行漸遠。 

短短數日假期,價值觀顛倒這個念頭又再浮現起來。七一回歸,前水務署長林天星獲頒銀紫荊,當年鉛水風波中的「專業不足,固執己見」,突然變成「確保香港市民獲得持續可靠的食水供應」,犯了錯是不用承擔,卻反而得到獎賞,這是政府向外宣揚的官場價值觀。至於僭建事件中謊話連篇、又強行撐「一地兩檢」合乎基本法的律政司長鄭若驊,淡忘於市民視線外仍可坐享高薪厚祿,劏房、醉駕的陳茂波,亦可升職做財政司長。走甚麼路的人才可升官發財,政府已以身作則告訴下一代。

然而這是巧合嗎?港鐵(0066)接二連三工程出事,目前最大嫌疑的承建商禮頓另一工程港珠澳旅檢大樓又另生事端,至今仍未獲窮追猛打,至於多番隱瞞鋼筋削短的港鐵,卻被告密者中科興業指事態遠比港鐵所公布的嚴重,惟事發後中科興業其他工程項目反被港鐵制止中標。禮頓、港鐵安然無恙,最多只被政府輕嗔薄怒,而中科興業為人命挺身而出,明明做的是正當事,卻要受罰,於此政府又有否出手相助?獎與罰的對象剛好對調,政府像是要昭告市民,做好份內事是錯事,欺上瞞下是正確。

日內還有《明報》記者遭警察毆打的調查出爐,投訴不成立固然是難以令人信服,但警察投訴課卻要多加一句警務處長一向確保屬下「以禮待人」。既然警務處以至政府無意制約權力,照此事例,意味警員作此行為其實沒錯,等同鼓勵警員下次再做也無妨,警員的紀律也只是一紙空言。

這些零碎事件有遠有近,這數日更一連串爆發數宗,仍不足以為七一遊行造勢,終究只有五萬人,也足見不少市民對是非歪曲的社會已經麻木,又或者無力置喙。今日社會的氣氛是如此,20年、40年後在此氣氛生長的下一代,要抱着甚麼心態才懂得這個出生地的遊戲規則,也大概不言自明。對香港前途,又怎能不悲觀。

賈文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