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經濟學神】捱苦後的人品

文章日期:2018年5月29日

捱過苦的,會衍生兩種人。一種是不想別人受自己一樣受過的苦,上岸後盡力幫助人,例如李嘉誠,小時讀書難,長年特意捐錢興學,或者癌症病人死後會成立癌症基金會;另一種是極力保全自己眼前利益,寧願他人受苦也不想自己再次辛苦,代表人物就有陳百祥。無奈的是,第二種人往往嘲諷多於提醒,對社會貢獻不是最多,但聲音卻是最大,在香港也是為數不少。

一樣是搭香港七、八十年代的經濟順風車而發跡,但人品各自懸殊。陳百祥論香港房屋尺寸小,覺得以前睡過客廳沒問題,所以其他人也不必大驚小怪,反而說香港已比美國西雅圖流浪漢幸運。看到其他人困苦,陳百祥不打算思考如何令社會更美好,卻是用更困苦的人來比較,使其他人的困境變得合理,即只要香港一日未到全民埃塞俄比亞饑貧兒童的底線,一日陳百祥仍可理直氣壯地住在九龍塘又一村,而沒有繼續住在他當年覺得沒問題的梳化。

然而陳百祥不是特別跑出來的一個人,而是代表很多那個年代、那個階層的臉孔,臉上的傲氣多少建基於當年的運氣。「你來得香港住,你應該接受高地價」,這類說話在上一輩口邊耳熟能詳,陳百祥只是其中一個播音機,但享盡七、八十年代的光輝歲月後,又有否想過當年搏殺時的香港環境確實有變?

數字卻能證明一切。

據傳媒引香港史學家鄭寶鴻統計,七十年初豪宅區大坑道呎價約140元,一般市民月入約500到1000元,即不吃不喝每月買到約三呎。現在用到最遠的天水圍比較,呎價約8000元,但2017年人均工資約15000元,兩呎亦買不到。現在在香港住,要接受高地價,那麼陳百祥年輕在香港住時,又曾否接受過高地價?他連接受高地價的機會也沒有,就可以站在高地指點江山。如果一個地方的本質是應該要無限量接受,那他是否同樣要接受香港的住屋爭議,而關上他的嘴巴?不接受不一定等於消極抗拒,亦可以是促進社會更美好的原動力,這個道理卻未必是只想獨善其身的人所容易明白。

不少人口氣大,是因年輕時把握到香港上世紀的黃金時機,亦是某個時代與社會背景所造就,無從埋怨。同樣地,現在不安於房屋問題的人漸漸成為主流,也是時代使然,既然如此,為何既得利益者總愛擺出一代不如一代的嘴臉?每代年輕人必然有不盡善之處,但上一代不少人的說話是提醒抑或風涼,還是能分辨一二。比起湧之不盡的冷言冷語,也許現在仍未上岸的人,需要的不一定是實質的資助,而是微微的體諒和鼓勵,這比享盡利益後,不時將《獅子山下》高唱入雲來得更實際。

賺到錢有太多因素使然,很可能是叻仔,但賺到錢又有餘力去惠及他人的,才是有用的人,而這類人,通常都是比較謙虛。

賈文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