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經濟學神】高鐵,荒謬。

文章日期:2018年5月8日

高鐵,荒謬。

荒謬是出自前九廣鐵路主席田北辰口中,身在建制派也忍不住直斥,高鐵有些目的地竟要香港乘客在廣州南落車,另買車票才能抵達。

政府經過反高鐵示威、多番超支、一地兩檢爭議,8年來一步一步矢志建設高鐵,只緣「方便」二字,一切爭議都用「方便」二字抵擋,而今日港鐵(0066)主席馬時亨說乘客或要中途落車買票,一口氣將8年以來政府的立場從內部瓦解,高鐵一路走來的不是城市,而是政府一個接一個的大話。

高鐵要起,是要接通整個國家,日本新幹線上世紀60年代已完成任務,接通東京、大阪、名古屋等經濟都市,雖曾被批大白象,但落成後東京往大阪時間由近7小時大縮為4小時,2年間經濟效果高達5000億日圓,足以抵消當年建設費3000億日圓,堵塞悠悠眾口,現在旅客搭同樣路段更快至2.5小時。以整個國家經濟版圖看,香港已歸入中國,與北京、上海等城市以高鐵接通是大勢所趨。

故而政府多年來的口徑是:不起高鐵,香港會被「邊緣化」。

當年的運房局長鄭汝樺說過,現任的陳帆說過,前特首曾蔭權說過。馬時亨更曾說,高鐵勝在有一地兩檢,「你可以搭地鐵上深圳轉高鐵,甚至搭巴士上深圳坐高鐵都得!點解要喺香港上車,就係一地兩檢嘛!」既然如此,如果搭高鐵要中途落車買票,那為何不搭地鐵、巴士上深圳塔高鐵?那當初為何要實行一地兩檢,而不直接在大陸做兩地兩檢兼買轉乘的車票?

沒有一地兩檢,香港會被邊緣化,這句話前特首梁振英、現任政務司長張建宗都說過,但今日沒有一地買票,卻無人出來說香港會被邊緣化?

泛民陣營的反對聲浪只能代表一半人,因香港有另一半人以經濟發展為着眼點,未必反對高鐵。當初高鐵興建時,政府文件說是有考慮兩地兩檢,後來暗中改為只會一地兩檢,至於本來預留作一地兩檢的福田站口岸,又無端消失,最後逼到眼前的只有西九一地兩檢,「無可奈何」地強辯到合乎基本法。對那批期望高鐵帶來經濟效益的市民來說,政府三番四次出事,更超支約三成,只要高鐵最後有效率,中間差漏猶可寬諒,但如今,高鐵最終也要乘客中途落車,一併推翻甚麼方便、快捷,連政府最後的薄弱理據都成廢話,叫那批不反對起高鐵的穩定派市民情何以堪?

泛民提出的修正案如租約日落條款、大陸口岸區只實行大陸出入境法律等,並非沒有理據,並非不可斟酌,但都全數否決,一地兩檢草案委員會主席葉劉淑儀甚至形容議員不懂撳掣表決是「低能」。如果政府是目光遠大得希望力排眾議,只為建一條萬世流芳的萬里長城,市民都已經綑綁雙手讓政府起高鐵,怎麼起出來的卻是一個觀塘音樂噴泉?

花逾800億元,說來說去是不讓香港邊緣化,到結帳收貨,才發現售票系統早將香港邊緣化。幫納稅人管錢的是掌櫃,管得不好的是爛掌櫃,姑且可以辭退,但管得不好又不能辭退的,叫作強盜。

賈文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