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經濟學神】無人問津的單車舖

文章日期:2018年4月3日

共享交通概念在香港誕生了數年,有些一路順風,有些處處碰壁,當然公眾關心的是政府應如何配合發展,而另一邊廂,舊有的行業下場卻鮮被提及,好些人畢生的營生工具更可能因此付諸流水,不少是值得同情,但畢生只抱一項技能則注定被淘汰,尤其在這個時代。

兩年間共享單車在新界百花齊放,大概以每半小時收費3至5元,租金約略與單車舖相若,後者通常是黃昏時還車計收60元。現在共享單車賣點是容易交收,以方便代步的名義來取締舊式單車舖,實質做一樣的生意。近日到了大埔一趟,長滿鐵鏽的單車一大紮捆在街邊燈柱,紙牌寫着20元租出,較兩年前劈價剩三分之一,連舖位也懶得租。隨着政府向共享單車大開綠燈,意味向來靠租賃、維修單車的舖主從此不得不改行。鄰岸的台北市早於2012年已引入相類的Youbike,如今平民已習慣以此代步,當地單車舖也表示生意跌剩兩成,只能與香港的舖主同病相憐。

同樣處境,卻不一定可即時套用在的士業。較共享單車更早引入香港的共享汽車Uber便撞到天花板,法院判定違法,警察逮捕拿不出保單的司機,的士司機逃過一劫,旋即歡呼慶賀。

有些人以畢生積蓄投得一個的士牌,讓後代不用擔心生計,Uber出現對這類用家委實不太公道,但不少的士牌是落入數個大業主手上。據的士聯合交易所截至2017年12月數字,登記的士車主人數7586名,首7名車主擁的士牌1649個,逾車主總人數兩成,坐收車租。如今Uber失利,市區的士牌價仍企穩600萬元以上,的士租金自然沒有誘因減價,業主可以繼續賺租金或炒賣牌照,只有的士司機繼續在鋼線上搵兩餐,反而新式call車服務興起,司機還會自動吹雞示威,為大業主護駕。

然而共享汽車哪日找到合法的形態捲土重來,沒有人知道,例如GoGoVan亦早在側面斷的士業右臂,到時大業主賺夠租金,出售的士牌仍可套現轉身,反而的士司機隨時無處容身。不過即使身為小市民,一技傍身外沒有長處,到時「冚旗」又可怪誰,Uber暫時敗北卻可讓的士司機有緩衝期,準備好下次悲劇重演時如何求生。又想起長和(0001)李嘉誠曾表示熱愛《周易》的「君子以自強不息」,勉勵年青人要有競爭力;他老人家多次預見本業見頂,縱身跳入新行業,最後總是比他人走得更前。也許不必求成功如他,但要保住生計,要知道一本通書用到老,今日已變成守株待兔。相信其他行業也應以此儆惕。

賈文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