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經濟學神】少了網絡文學的香港

文章日期:2018年1月23日

豆瓣閱讀最近宣布自豆瓣集團分拆,並完成6000萬元人民幣的首輪融資,又一間網絡文學平台準備振翅高飛,國內媒體36氪甚至形容網絡文學市場經歷「爆發到過剩的階段」,閱文(0772)在香港上市時亦獲超額認購逾600倍,大陸文學市場已經成形,那麼向來自傲於人文質素的香港,文學本來是獨樹一幟,又為何如今在網絡文學盛宴缺一席位?

閱文去年又引發抽新股潮,看書不看書都去抽,畢竟新概念在新股總是吃香,最近股價又較招股價升逾五成至約84元,股民賺了蠅頭小利固然快樂,但原本香港是最有資格發展網絡文學平台,原本是領頭羊,現在卻淪落得賺得大陸新股小利而高興,談不上雄心壯志。

回顧上世紀的華文文學,主流有金庸、衛斯理,言情小說有亦舒與張小嫻,均可在華文世界鶴立雞群,如今大陸的電視劇,仍在不停翻拍金庸,或擬仿50至70年代的武俠小說另創新風,當日香港的文學地位已然遠超處於火紅年代的中國大陸,至今猶有殘餘的影響力。

點算歷史不是要眷戀昔日光輝,而是對比為何今日落得如斯境地。要計的話,90年代至2000年初期香港網絡、手機發展得必然較大陸快而成熟,如今手機仍較大陸普及。據Statista所統計的2016年手機滲透率概況,中國是53.3%,香港則達72.37%,可見香港現時仍遠高一籌。當文學與手機在上世紀仍走得較前時,卻始終未能造就生於香港的網絡文學平台。

其一固是老生常談的投資風氣,當今閱文背後的靠山是如日方中的騰訊(0700),現時地產商除了長和(0001)外,其他財團都穩守家業,離不開地產,最多可能是新世界(0017)鄭志剛將地產項目打扮得有藝術氣質,要不就是新地(0016)間中贊助閱讀的活動,不少初創公司均在訪問提及香港財團總不敢投資新事物,要論抱負則鮮有突出者。

其二閱讀氣氛始終欠佳,香港大眾事業、學業異常忙碌,生活節奏急速,看書也講求心境平靜,不放些時間熬不能悟出書中大道理,而在香港一分鐘停下來都是罪惡;而香港作家一有新作,海報隱沒在城市的角落,但如英國哈利波特、日本村上春樹新作面世,對當地卻是新聞,海報書店掛在當眼處,書本在香港的地位似乎不夠高。香港政府會削閱讀津貼,但時任教育局長卻吹噓月看逾30本書,是政策追不上理想,或其實根本低估了香港文學、藝術的潛力。

香港文化博物館去年設置金庸館,紀念一時無兩的金庸武俠世界,彷彿成為隔着玻璃觀賞的一尊古董,遙望着大陸一個復一個網絡文學平台發圍,在台上敲響上市鐘,香港股民擁在台下為股價歡呼,卻忘了這刻站在台上的,本應是自己。

賈文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