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經濟學神】港聞如何影響經濟

文章日期:2018年1月9日

最近鄰欄王弼文內提到,早勸朋友別費時看A疊港聞小丑戲,反而多看B疊財經及國際新聞才有益;要擴闊視野,後者確實有益於看A疊,但A疊那堆小丑戲,卻又干擾印在B疊的經濟,不看又會忽略一些危機,例如最近由一地兩檢引發的普通法議題,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講明,普通法制度在香港金融、商業等都確保香港持續成功,而同期許多小丑出來左右輿論,試圖訛傳基本法是不用普通法去看。若香港法制是吸引外資的關鍵,這批小丑是否等同危害香港整體福祉的害蟲?

一地兩檢的爭拗點是為何西九高鐵站可劃出一區行中國大陸法律,而《基本法》寫明「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而許多有建制背景的人都衝出來狡辯目前一地兩檢方案是合憲,甚或說《基本法》不應用普通法去看,反而要用全國法律去看,例如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前律政司長梁愛詩、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等。日前馬道立於年度法律開啟期禮致辭時,便大巴掌刮到上述小丑臉上:「《基本法》明文訂明香港實施普通法,而《基本法》的一些條文,不論直接或間接地,都顯然只是與普通法制度有關。」

普通法貴乎判案可引用往例,香港法院甚或可參考海外普通法地區的判例,令案件有例可循。馬道立有特意就此解釋:「(案例法)這項原則有其實際用途。它確保法律的可肯定性,即類似的法律情況會以類似的方式處理。這不僅為商業交易帶來確切性,亦可使普羅大眾在可肯定的基礎上進行日常事務。」原來普通法有例可循,反而令商業機構以至大眾心裏有個譜,按過往案例去賺錢或做人。

然而馬道立是精英心態嗎?普通法對香港商業、金融之好處,不是由馬道立一言九鼎。政府的投資推廣署網頁對外介紹為何要來港經商,其中一範正是因香港「奉行法治」,「本港法制沿用英式普通法,司法制度完全獨立。」內文彷彿就是馬道立講辭的註腳:「此外,本地各類調解及仲裁服務廣受國際信賴,在港作出的判決在全球多個司法轄區內均具有效力。」行普通法是香港招商的賣點,若學范太之流不用普通法去看《基本法》這部「小憲法」,國際企業還應不應該信任香港的調解與仲裁,還是改為欣賞香港法律的靈活變通、一地兩制?

當律政司網頁也表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一直奉行國際社會熟悉的普通法制度,是中國境內唯一的普通法司法管轄區。」而應否用普通法去看《基本法》仍可成為議題時,便知有許多人可以厚顏得罔顧黑白條文去為主子護航。不過也許有一日,投資推廣署與律政司兩個網頁內文都會消失了「普通法」這個字眼,令內容「更精簡」,就如警務處網頁2年前刪改六七暴動歷史,也如《動物農莊》裏的尾段,一樣的牆,卻換成不一樣的法律。

賈文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