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

【經濟學神】崩壞的專業

文章日期:2017年12月22日

一位醫生被指捲入謎網,下落不明,一位醫生因美容生意奪人性命,入獄十二年。翻開小學常識書,醫生形象總是小朋友的正義偶像,但一翻到報紙,醫生卻變成名利為先的嫌疑犯。現實與常識有落差,常識無常,從前學會的醫生、律師、議員等遙不可及的典型社會棟樑,數月內一個接一個形象崩壞,所作所為與自己的崗位徹底相反,是香港這幾年轉變太快,還是我們對香港從來都認識太淺?

David Webb攤開謎網地圖,康宏高層被捕,曹貴子淪為眾矢之的。明明當屋邨醫生收入穩定,踏入股市被稱為「殼股玩家」,最後玩得一身蟻。由財經版翻至港聞版,家庭醫生周向榮創立DR醫學美容集團,有人殘廢有人死,自己也鋃鐺入獄。醫生學歷、收入、地位俱高,明明衣食足而知榮辱,應該有已盡有,但還要更上一層樓,便把他人生死拋諸腦後。一個星期,醫生的形象由救人英雄變成謀財與奪命。這種對比只出現在醫生嗎?不是,接連數月的新聞,已開始顛覆我們對香港各種職業的認知,是分布在不同崗位的香港人造成。

我們看到警司朱經緯罪成,很大機會緊隨七警步伐入獄,警察執行私刑,與維持公義的公字剛成對比。我們看到律政司長袁國強被傳辭職,但任內推行一地兩檢,香港行大陸法律,明目張膽違反基本法,與維護法律公正的責任背道而馳,遑論公開場合大叫「殺無赦」的律師何君堯。我們看到立法會贊成修訂《議事規則》,將提交呈請書的人數門檻由20人拉高至35人,要調查官員瀆職已難過登天,制衡行政的立法會變成袒護行政。

我們看到入境處多次阻擋台灣學者入境而不給理由,號稱歡迎資金自由出入的香港,入境處卻阻人入境,在說踢水貨客行李的示威者是破壞香港「好客之都」的形象,卻不敢對入境處說半句。我們看到傳媒公司篡改記者稿件,淡化六四屠民歷史,HK01總編輯龍景昌還可以委過於記者「寫得不好」,甚麼為民發聲、捍衛真相的傳媒,公信力再自閹得體無完膚,2年前接受《大學線》訪問還敢聲言要將記者裁培得「獨當一面」,最後要記者「食死貓」。

香港這幾年令很多人說陌生,在上世紀大家還會歌頌「獅子山精神」,說的是同舟共濟,上述有多少職業本來就是不憂柴米,但一將社會責任放在同一天秤上,卻總選擇不如為自己保住眼前份工,或賺更多名利。

聖經《利未記》說:「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不可摘盡葡萄園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園所掉的果子;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但在香港獲寄予厚望的社會中堅,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是道德、制度均告頹廢的劏房。做人為社會留有餘地,有那麼難嗎?

賈文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