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忠誠廢物請讓位

文章日期:2021年3月18日

吃了「誠實豆沙包」的鄭司長在接受外媒訪問時,脫口說了中央更改本港選擇制度是“Taking a step back”,弄得林鄭班子內的眾官員要亡羊補牢,紛紛走出來護航,重申本港民主未有倒退云云,盡顯愛國者本色。噢,更改選舉制度當中的「更改」二字,在當局的定調中或許也算大逆不道,應該跟著黨姓、用上黨的字,說是「完善」本港選舉制度,才算是符合國情。

選舉制度是否真的完善了,仍有待辯論,不過民主成份是否減少了,答案卻顯而易見。然而不知出於甚麼原因,當權者敢做不敢認,還派了大批建制打手對抗坊間輿論,甚麼「民主成份不是靠直選比例有多高來釐定」等歪理,聽到也令人不禁失笑。廣東人有句諺語,叫「又要做妓女,又要拿貞節牌坊」,雖然略嫌粗俗,但卻道出精粹。若果有人坦坦白白,說改變制度有助統一立場,以助收拾殘局,大家反而會明白;明明是降低了民主成分,卻偏偏用謊言哄騙自己「民主沒有倒退」,說服不了自己,卻想去說服人,除了可笑,也反映作為奴才,只能向主子卑躬屈膝、不能有獨立思考的可悲。

一錘定音,一切塵埃落定,港人也沒有甚麼可以做。金融人只向錢看,就算對「完善」選舉制度的方法有微言,但或許也對「完善」後的香港有些少卑微的期望:香港會否從此政通人和?會否再度百業興旺?套用《蘇乞兒》的名言,若百姓安居樂業,豈會有人想做乞丐?或許在中央的眼中,覺得消滅反對聲音後,政治上少了爭拗,就會有更多時間處理房屋、經濟、貧富懸殊等更深層次、也更困擾市民的問題;若最終問題能夠得到紓緩,百姓感念中央出手後,行政立法才更能做實事,就自然沒有人想做乞丐了,愛國之心亦悠然而生。金融人也很期待有這一天的來臨,若經濟真的好轉,加上有北水聲援,恒指5萬點又豈是夢?

不過,理想和現實,永遠也有一大段距離。就算出發點多好,以香港官員的「才能」,以建制派立會議員的「質素」,要達到政通人和,談何容易?誠哥在N年有句名言:「有能力嘅人唔出聲,無能力嘅人爭住做」,一語揭穿了建制派的底牌。曾經聽過一個年長的堅實藍絲在2019年時抱怨;為何香港這樣亂、林鄭這樣無能,習主席不直接派個有能力的人來管治香港?當然,堅實藍絲不了解《基本法》訂明要「港人治港」,無票投的老人家也一時記不起特首要靠選委投票產生;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類近想法的藍絲並不少。也因此,中央「完善」選擇制度中令選委會復辟,可近乎直接委任立會議員,在藍絲間其實極具市場,他們都對獨具慧眼的中央,能夠委任賢能去解決香港困局充滿期望。

234還是333,這兩個謎一樣的密碼,最終結果仍有待中央決定,但選委會界別的立會人數,肯定不會少於30人,而地區直選在最壞情況下,只得20席,就當泛民從此再無資格參選,光是建制派也未必夠分,更何況還有紫荊黨等後起建制組織,還要放兩三個偽民主派擔當「忠誠反對派」的角色,以顯示中央容得下反對聲音。音樂椅位置不夠,只好又將要分餅仔的人,由地區直選轉移至選委會議席上。來來去去都是這些人,也難怪劣幣驅逐良幣的情節,輪迴地在建制圈子內上演。

沒有了反對派,全世界也「睇實建制派枱戲」。「係咪喺建制入面,搵幾十個精英做議員都咁難?」這是另一位金融界藍絲前輩,在當年「等埋發叔」事件後的感言。天知地知單眼佬都知,建制議政質素經常被人所詬病,就連藍絲擁躉也經常恨鐵不成鋼。不是說建制內沒有能人,但庸人卻遠比能人多;也因此才有愛國學者田某所講的「忠誠的廢物」之說。田某說,「忠誠的廢物」不是針對個人,而是一種現象,所指的就是大眾普遍對建制議員能力感到疑慮的觀感。就算葉國謙的反擊再強硬,他心底也許也不得不承認,現時的建制派,能力比他當年的建制黨友盟友如曾鈺成及陳婉嫻等,實在低得多。

如無意外,建制在新制下肯定會有更多議席,但若果中央真的為香港好,利用選委會的權力委任更多具能力的愛國者,才是市民所樂見。若果因地區議席不夠,最終為了分派利益,而將預計地區選不到的「忠誠的廢物」轉到選委會委任上,建制陣營的形象永遠不會好轉,任你說到多美好的「完善」制度,也會讓人覺得是小圈子「圍威喂」,永遠吸引不到具能力的愛國者,願意走入熱廚房出謀獻策。

說到底,「忠誠的廢物」是否存在,根本不是議題;如何將「 忠誠的廢物」摒出新機制,才是撥亂反正之道。

近月令人側目的建制人物,先有涉嫌違例駕車開會在先、之後又誤認《衛報》為世衛報紙的郭某,可說是丟盡建制的面子。將調查文件交給調查對象修改的周某,還直接將具調查對象修改紀錄的文件呈交,丟架程度亦不遑多讓。開會訂生果的女議員,開會長期處於睡眠狀態的年長議員,議政質素有目共睹。還有那位盛傳曾用粗口問候林鄭的女議員,套用新任廣播處長說唱粗口歌「唔Decent」的標準來說,她也「唔Decent」代表建制當議員。套用斷水流大師兄的名言:「我唔係針對你,我係話在座咁多位,都係垃圾」。

作為金融人,當然也特別留意代表金融服務界的立會議員張某,開會訂大閘蟹,還可以歸咎於林鄭讀施政報告讀得又長又悶;到近日預算案建議加股票印花稅,張某聲淚俱下地代表業界,說港府所為實屬殺雞取卵,一副為業界請命的態度,努力做好「忠誠反對派」的角色。既然張某如此反對,也請考慮代表業界去否決這條已進行首讀的草案,才算對得起投你票的功能組別選民,否則也只是講一套做一套,充當政府的橡皮圖章,變成「忠誠的廢物」。

金融人最懂得認清現實,既然改變選舉制度已無法逆轉,倒不如想想新制度要怎樣運作,才算是對香港最有利。千萬不要利用立會議席,作為報答支持者忠誠的回報,只有趕走廢物、擇賢者而居之,才能阻止劣幣驅良幣。「10個!我要打10個!」期待立會有一天,最少有10個具謝偉俊質素的建制議員,更期待有百業興旺、港股升上5萬點的一天。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