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制裁的意外受害者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26日

    縱使侵侵千萬個不願意,但白宮易主似乎已經如箭在弦,不過特朗普一日仍是美國大當家,一日仍是手執全球最大權力的人。進入白宮生涯的倒數階段,侵侵沒有放軟手腳,繼續在科技及金融領域向中國施壓。就在對上一星期,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人或企業,投資31間據稱由中國軍方擁有或控制的公司。名單上的企業,相信香港散戶絕不陌生,因為當中包括三大 中資電訊商中移動(0941)、聯通(0762)及中電信(0728)的母公司,以及多隻基建股的母公司等。

    以往美國對中國的制裁,鮮有「搞到」金融業,主要都是與貿易 (如加徵關稅)、電訊(如限制供貨華為)及科技 (如Tiktok及微信支付禁令)有關。就算將特首及多名高官列入制裁名單,所牽涉到的,都是能不能夠繼續為他們提供銀行服務般的小層面,影響僅屬個人;然而意想不到的,是這份以為僅限制美國人投資的禁令,卻意外地為不少本港金融機構、甚至監管機構帶來難題,而且事隔個多星期,似乎亦未有任何解決的方案。

    「Alert! Trump blocked US investment in 31 companies!」這條以紅色粗體格式化後的句子,就是在侵侵簽署行政禁令的那個早上(香港時間),由Compliance在開市前,煞有介事地向所有Front Office同事寄來的電郵標題,不過電郵內容幾乎是吉的,只是轉發了Bloomberg News,再附上兩份PDF,分別是美國當局公布的兩份企業清單。既然是Alert,Compliance究竟想警示大家甚麼呢?遇到相關股份的落盤,有沒有指示操盤的同事要怎樣處理?Sales同事又要如何應對客戶的查詢呢?沒有,甚麼都沒有。

    直至10時,Compliance又有新電郵,這次倒加添了一些新指示。英譯中後的大意如下:「由於名單內的31間企業,並非香港上市公司實體,但禁令卻可能限制美國人或企業,投資於名單上公司的相關股份,因此我們將向監管機構查詢哪些股份該被視為『相關』。當有完整名單,我們將會公布,同事們如遇上相關股份的交易,請格外注意。」這個電郵的精髓,在於「相關」這個詞,英文是Related。名單上31間企業的相關股份,究竟是哪些股份?既然連牽涉到哪些股份都不知道,同事們又如何格外注意?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這份應該出現的名單,一直都沒有出現過。

    或許看到這裡,大家也不明白行內人在煩些甚麼。特朗普的行政禁令,禁止美國人或企業投資由中國軍方擁有或控制的公司,這是很清晰的;名單上有31間公司,亦是十分清晰的,但難題在於名單上列出的,大部分都是集團母公司。若果每間公司都像中移動集團、聯通集團般易認,隨即聯想到本港上市的中移動、聯通,當然最好;但禁令中的中廣核集團,是否包括中廣核電力(1816)、禁令中的南方工業集團,是否包括南京熊貓(0553)等,自然就要好好推敲禁令中的「相關」多相關。再進一步,中國鐵塔(0788)的股東包括禁令上的三大電訊集團,又是否涵括在禁令內?根本沒有人說得清。

    怕自己推敲有錯,Compliance向監管機構查詢,是合情合理的舉措,然而不單金融機構怕觸礁,監管機構也一樣怕踩中地雷。無論是Compliance、Legal抑或是Front Office的查詢,與不同業務的同事及行家引證過後,交易所的口徑幾乎一致,不會提供禁令所牽涉的股份名單,更反過來要金融機構自行申報會否受影響。

    據悉交易所的理據是這樣的:其實有沒有股份名單,如果你的客戶有美國人、美國企業,就無論如何都會受到影響;如果你的客戶沒有美人美企,就根本不怕受影響,股份可以繼續買賣、生意也可以繼續接。聰明的人,從來不會與監管機構作口舌之爭,因為根本「拗唔贏」,因此亦「無謂拗」;不過據線人透露,交易所手中不是沒有一份潛在股份名單,不過卻不會告訴你,因為即使權威如他們,也和各大小行的Compliance一樣,怕自己算漏了一兩隻,免得承擔及被追究責任。

    然而,金融市場的真實運作,並不如坐在冷氣房內的監管機構高層想像般簡單,前線同事倒不可能因為客戶是美國人或美資美企就拒接生意,就算客戶識相地自行避開31間制裁企業的相關股份,若果他落盤買賣盈富基金(2800),我們又應否提出警示?別忘記中移動是藍籌股,更是不少指數的成份股,通過盈富持有若干比例的中移動,一樣中伏。為免誤墮法網,嚴格執行起禁令來,不單止ETF,隨時連期指買賣亦受限制。雖然,違反禁令的是買賣的個人或企業,但作為交易的執行方或投資的存託行,倒不是一句「沒有責任」就能置身事外。

    Goldman上星期出了一份報告,想到的比上述所指的更遠,就是指數編撰公司MSCI,因為美資的身份,可能因應禁令而需將一系列股份剔出指數。MSCI指數在資本市場的地位不用多說,大量基金都是以追蹤MSCI相關指數為Benchmark。Goldman估計,若果基金要沽清可能被剔出MSCI指數的持股,市值將達280億美元,姑勿論市場買盤能否將沽盤全數接收,就算能,價已不知壓低了多少檔,沽貨時間肯定以月計、甚至要一兩年。杞人憂天?不,只是未雨綢繆。

    「話唔定拜登一上場,就推翻晒侵侵簽落嘅行政禁令呢?」樂觀的行家如是說,不過即使新總統與中國關係有多好,在貿易、關稅方面等倒可能有商有量,但卻肯定不會一刀切推翻特朗普政府的所有決定。2021年1月11日禁買、11月11日要沽清,是禁令設下的兩大死線。船到橋條自然直,股價升跌不重要,不要「搞」到各位同業、無風無浪返工放工,才是最重要。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