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Work From Home也要Work

文章日期:2020年7月23日

    疫情反彈,Work From Home再度成為常態。政府一如既往凡事慢半拍,早在當局公布前,不少企業上周已搶先一步安排員工留家工作,又或分Team A Team B輪換上班。對比3月時的措手不及,汲取了經驗的管理層早已制定了WFH的流程,再次啟動應急機制,倒沒有出現上次的手忙腳亂;不過站在人力資源角度,如何確保WFH員工的工作效率,依然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WFH變成Work From Hill,幾個月前已由某銀行的幾位新鮮人示範;然而從任職於幾間銀行的朋友聽聞,經過3、4月的示範,不少銀行高層對WFH依然趨之若鶩,更有感這是縮減成本的好方法。聽說,有銀行已決定待今年租約期滿後,明年將大刀闊斧縮減寫字樓租用面積,同事們輪流上班,再在回公司辦公的日子Share辦公桌。計起「縮數」,高層們比任何人更精打細算,租用面積及辦公桌減少,意味需要支援的桌面電腦也可減少,IT Support人手或許亦可縮減;更少人回公司上班,甚至連茶水部的咖啡茶、洗水間的洗手液廁紙損耗也可減少,隨時連茶水阿姐、清潔女工也可請少個。

    不過在高層的如意算盤打響前,首先要問一個問題,Work From Home和Work At Office,日常營運和盈利能力是否真的沒有改變?疫情肆虐下,大部分企業今年生意難有出色表現,明顯地不是一個適合用作比較WFH優劣的時候。說實在,外國不少大型企業早在幾年前,已分階段落實讓員工WFH,甚至有研究說WFH能讓員工更能達至Work Life Balance,然而在「捽數」成風的香港,Work Life Balance本身已是奢想,這亦是香港始終未能「跟風」的原因。疫情讓本來10年後才能有望在香港普及的工作模式,被逼提前降臨,不過管理層若想將WFH恒常化,實際操作上要解決的問題依然不少。

    中小企其實是最易達成WFH的一群,公司未必有嚴密的系統,一部裝有Windows和Office的電腦,只要能接通公司電郵,就可隨時隨地開工。大企業雖然資源較多,但架構大員工多機密也多,一般都會使用自行研發、或買回來改裝的專屬系統,倒不是家中任何一部電腦就可連接得上。筆者工作的投行等一類金融機構,就更難WFH,試問一般的家用電腦,哪能隨便就能接駁到保安嚴密的交易系統?交易員在買賣途中,家中Wifi突然斷線,損失如何計算?Trading Floor同事慣於同時觀察4、5個熒光幕的報價、資訊等作即時反應,哪位同事的家中會預留多個熒光幕接駁電腦?也因此,這類需要高階硬件配合的工種,先天已很難WFH,能夠分Team A Team B分開在不同地方工作,以免「一人瀨嘢、全Team遭殃」,已算是很不錯的安排了。

    硬件是付錢就可解決的問題,但軟件卻需要員工配合。自律是WFH的基本要素,對於一些多勞多得的工種,例如地產經紀、保險經紀,本身已大部分時間在外見客,剩餘的文件文書處理,究竟是在公司抑或留家完成,對營運沒有大分別,由於回報與付出掛鈎,也不怕員工不自律。又例如上文所述的銀行業,賺錢全靠「放數」,RM在外見客收集文件,再回家撰寫Proposal提交申請到風險管理部門等候審批,過程也確實沒有一定要在辦公室才能處理的工序。銀行前綫員工的花紅與完成交易量有隱性關連,即使是WFH也不會不去跑數。另外,Project-type 或Task-base的職務也適合WFH,不理過程,總之在指定時間內完成指定工作就行,WFH更有利分配時間。

    不過,對於一些每月穩定出糧、回報與付出關係不夠明顯的工種,又或貢獻難以用盈利能力來衡量的工種,例如Marketing、IT Support、Accounting等,缺少了上司氣場的籠罩,也沒有了辦公室需要工作的氛圍,缺乏動力令「性本懶」的人性逐步顯現,工作效率亦難免大受影響,這亦是不少老闆抗拒將WFH恒常化的主因。

    筆者親身經歷,某天早上開市前察覺交易系統有小Bug,慌忙找Programming同事處理,驚覺往日早上8時半已有人Standby的他們,竟然全數WFH,卻無論是電話、What’s App等也乏人回應。上司當機立斷,立即致電予該組的Team Head,但竟然連主管的電話也接駁到留言信箱。到開市已個半小時的早上10時半,Programming同事才施施然應機,說睡過了頭不好意思,更「吹漲」地指小Bug不急於即時處理。至於Team Head呢?外國人老頂一句「早晨當然落樓跑步」,再配上一句「平時我也是10時才回公司」的理所當然式回應,秒速令涉事同事「O咀」,也只能慨嘆一句「有這樣的上司,才有這樣的下屬」。

    WFH的另一難題,是找人開會永遠找不齊人。儘管科技發達,通訊軟件發展一日千里,然而安排視象會議,總會有同事舉手說家中網速不佳、可能斷線,光纖寬頻年代已不知進入了多少年,用這藉口抗拒開會未免說謊得太明顯吧。到下一步商討開會時間,有兩個孩子的女同事卻說自己每天10時至1時、3時至6時也無暇會議,因為早上要陪同孩子用Zoom上堂、中午要煮飯、下午要陪孩子練琴等,一天只有小部分時間有空。有同事不禁問一句:「究竟公司出糧俾你工作、定係俾你湊仔?」女同事表面不動聲色,但幾日後提出質疑的同事卻收到HR通知,說有人Whistleblowing指控其言論涉嫌歧視職業女性、涉及職場霸凌。懂得玩弄制度,明明做錯事也去指鹿為馬,這和特首林鄭有甚麼分別?

    王維基的HKTVMall早前要求WFH的員工,要在電話響三聲內接聽,更禁止員工外出等,措施無疑是過嚴;但要求WFH同事在辦公時間內,能夠在致電或傳送訊息後的15分鐘內回覆,卻顯然是合理期望,別忘了WFH也是要Work,而非Work Away From Holiday。大膽預測,WFH恒常化後,就算撇除疫情、經濟等因素,企業肯定會再裁員,WFH讓老闆知道誰人才是幹實事的主力、誰人缺少了也不會對營運構成影響。冗員們貪圖留家工作「扮工」的一時之快,最後或許只會落得真的賦閒在家的下場。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