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換血

文章日期:2020年7月9日

某位因曾高調表示內地朋友懂得用支付寶付款嫖妓而聲名大噪的經濟學者,近日又獻新猷。正當本港處於人心徨徨、移民成為茶餘飯後話題之際,這位學者揚言歡迎港人離港,更指最好有30萬港人移民,屆時樓價可望回落,亦可騰出空間,吸納內地專才為香港「換血」。

要走要留,從來都是個人選擇,不過移民的意思,就是移居到一個新地方、重新展開生活,而新生活當然需要錢,有足夠資本移民的普遍是中產以上,因此移民除了帶走這批具專業技能的中產外,還帶走這群中產手上的錢。當然,這位學者說得出大規模移民後樓價會下跌,亦表明他明白到有能力移民的,是有樓可賣的中產。當這一群佔據著本港不少行業中高層的精英離開,倒不是靠到內地輸入專才就可輕鬆「換血」。

「換血」這種講法,倒不是由這位經濟學者所提出,早在十年前,似乎坊間已經出現了「中國需要香港,不需要香港人」的陰謀論,意思是中國仍需要一個像香港般、資金可自由進出的國際金融中心,方便引進外資,作為中國企業通向世界的窗口;但隨著內地各專業領域的技術日益進步,內地專才已在本港各行業「插針」,香港人的價值亦日漸降低。誠然,過去23年,由內地移居至本港的內地人不計其數,除了醫生或律師等需要本地專業資格認證的職業外,沒有內地人身影的行業實屬少數,但夠膽說內地人已成功為香港「換血」嗎?不,似乎還有條相當長的路要走。

根據非正式統計,除了最基層、來港領綜緩輪候公屋的內地人外,具學識、具專業技術的內地人,在本港主要投身金融業,這情況也屬情理之內,畢竟內地人來港的目的是「搵錢」,而最佳的「搵錢」途徑自然是金融圈。本港金融業在過去20多年變化不少:港資銀行仍未被中資併購的只剩下兩間、大量中資證券行的開設、大量內地高材生進佔外資投行各職級等,這是有目共睹的。然而,根據筆者觀察,在眾多來自內地的競爭者挑戰下,手執本港銀行牛耳的,依舊是外資的匯控(0005);被歸類為本港一線水平的中資投行,暫時一間也沒有;內地人能夠在外資投行擔當具實權要職的,數目還相對較少。

Trading Floor 充斥著普通話,不是近年才有的新鮮事。任職於本港投行的內地人主要分兩類,第一類是單靠關係的高幹子弟,聘請他或她主要是為了「箍實」若干大客或企業。這類人不奢求在投行內嶄露頭角,甚至最好不用上班,只要讓他們拿個虛銜作交代、照樣出糧就行了。對投行來說,這也是一舉兩得的做法,反正他們的父母世叔伯,每年能為投行帶來10球8球美金的盈利,拿1球半球以出糧的方式回饋他們的後輩,也是穩賺不賠的生意。投行表面當然不會承認,但暗地裡也不怕做個順水人情。

至於第二類內地人,則是靠苦讀成材、通過種種考核,才憑實力成功投身本港投行的內地精英,他們大多畢業於北大清華,甚至是負笈海外的海歸派,「打低」了無數人才成就今日的景況,相信這類就是說要替香港「換血」的那位經濟學者所說的內地專才。起點是公平的,專才也要由最低層的Analyst做起,先做好中下層工作,才有望逐步晉升。別忘記就算第一類內地人帶來多少客戶,也要有做實事的第二類內地人好好照顧,才能從這群客戶手中鑽出盈利。

內地專才的優點極多,文字功力肯定在香港人之上,是一流的報告生成器;電腦技術也比香港人好,這裡所說是投行經常用到的Programming。勤力、上進、任勞任怨,都較香港人優勝。港人工時長,會邊做邊抱怨;內地人比香港人更捱得OT之苦,雖然他們也多說話,但也多做事,而且習慣服從的他們不太會抱怨,或許多年來的訓練,令他們學會就算抱怨也放在心中。筆者更曾遇過不怕OT、更視OT為獲得更多學習機會的內地年輕同事。相信我,就算他有些少造作,畢竟本人已在投行打滾十餘年,我還分辨出他的說話起碼有六七成真心。別忘記他們的背景,是「打低」了很多人才有機會來到一線外資投行任職,把握機會是他們發奮圖強的動力。

既然內地人這樣好,豈非引證了「換血論」可行?非也,大家有沒有發現上述所提及的內地專才所精通的,都是一些可通過進修而變得更純熟的技術?例如文字、程序編寫等,是靠內地人的毅力及專注程度較強所鍛練而成;但有技術、也要懂得「落地」,而香港人擅長的,就是如何將東西「落地」。驟聽「落地」,可能大家不明白是甚麼,最能夠意譯「落地」,是英文的 "Practical Skills"。

港人處事遠較內地人靈活,要內地人去寫一份Bilingual的計劃書,不到半天可能已交出一份極具水平的作品,但要內地人去策劃一個Project,要先做A還是B,抑或做C可以抵銷A和B等,不少卻籌劃幾周也未必有定案;反觀香港人較多懂得在短時間內決定流程,衡量如何做才最有效率。當某Project做完A和B後,在C遇上阻礙,較多內地人會選擇費盡心思去解決C的疑難,破解不了誓不罷休,結果及後的D和E也延誤了;反觀香港人比較多會先推敲C的難度,再在找救兵或找破解之法前先做D和E,再回頭看看C會否有轉機。其他在實戰處理問題時,港人較內地人優勝的例子,仍多不勝數。

當然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靈活性高的內地人不是沒有,不過以筆者自身接觸來說,比例相對較少。而且筆者也見過有內地人就是太靈活,經常在想方法鑽空子。還是暫且止住較好,以免繼續說下去會被指責傷害人民感情。

說回那位經濟學者所說的「換血」,要輸入內地專才,從來都不難;但要輸入能取代處事靈活的香港人,卻無疑太樂觀;因為「靈活性」這特質,正是成長於自由國度所衍生出來,在自幼要學習循規蹈矩的圍牆內,絕對培育不了。悲觀的是,我實在懷疑這一代的香港人,也許是最後一代具靈活性的香港人,畢竟下一代要被逼去學習「不要反對只要服從」,屆時毋須「換血」,這特質或已逐步消失殆盡。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