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文章日期:2020年6月25日

「走?一家大細有老有嫩,去得邊度?」

限聚令一放寬,中環的酒吧又再次興旺起來,只因大家的Happy Hour癮已被壓制得太久。這天,同事們不甘後人,相約收市後到樓下的酒吧喝一杯。當然,近日因國安法而掀起的移民熱,也是高腳枱旁必定會提及的話題。

「最大問題係,究竟你有幾大決心一定要移民?」移民首推財力,40來歲的同事A,是席間其中一個如果想走,應該有能力移民的人,有樓有車有老婆有仔女,是典型的香港中產家庭,當然任職投行的收入會比一般人更高。「『相信政府,唔怕!』當然係傻人先相信嘅廢話,但我唔覺得國安法會搞到我哋呢啲平民,如果唔係去到生命財產受威脅嘅地步,點解要走?」同事A邊說邊做著大媽們的V字手勢,惹得眾人紛紛發笑。

同事A的想法,是身邊不少典型中產的政治取向:心內不齒政府的所為,亦不相信強權與港共對國安法的承諾,心態上是偏黃的;不過口裡說不,但身體卻沒有計劃作出絲毫改變,繼續上班、繼續搵食,更害怕社會不穩定影響到手持的資產價格,行為上是偏藍的。不過,生活在極資本主義的香港,你卻很難怪他們,特別是有家庭負擔的人,就算對政府心懷不滿,又如何叫他們去為抗爭而作出犧牲呢?

「正因為有小朋友,所以先要搵路走!」同事B鋪路移民已經鋪了好幾年。直接移民英國花費甚高,他聽從移民顧問的建議,先找個東歐小國進行投資移民,國籍到手再遷移到英國。雖然英國脫歐曾令他怯過一怯,但及後聽說問題已獲解決。「搵錢,當然係香港好,但你唔會想小朋友將來生活喺呢度,唔好講咩洗腦國民教育,只係呢度由細競爭到大,能力稍有不足就會被淘汰,已經大大影響到小朋友成長。你點知自己仔女嘅能力,係咪一定應付到競爭?如果係注定要被淘汰,倒不如早啲去接受另一套教育制度。」

移民的決定,從來都不容易,財力只是門檻,就算有錢,能否在新地方重新展開生活,也是需要考慮的因素。有錢到可就此退休,當然到何處也沒有分別;但錢若只夠移民,移居當地後仍要找工作賺錢維持生計,找不找到工、找甚麼工、收入有多少,就成為三個移民前必須要找到答案的難題。若有子女的,學業能否銜接?會否追不上進度?突然變成全外語授課能否適應?若有父母在堂,能帶走父母同時移民的例子少之又少,如何安排他們的留港生活?牽一髮動全身,移民需要深思熟慮,倒不是一句不滿政府、不滿國安法,就可瀟灑地、不帶走一片雲彩地離開。

「外國制度、外國教育,唔駛講都知比香港好,但呢個決定真係好難做。我認我市儈,咩都以錢行先,但好老實一句,我哋去到外國,可以做啲乜?」同事A回應說。「睇睇各個移民熱點,台灣,經濟差到不得了,就算肯減薪一半,都未必搵到我哋熟悉嘅金融工作;日本南韓,言語不通,揀都唔輪到我揀。新加坡係有些少機會搵得返人工差唔多、性質都差唔多工作嘅地方,但新加坡咪又係假民主,同香港有乜分別?」同事A連珠炮發,忍不住要呷一口酒回回氣。「歐美當然係夢想移民地,但撇開夠唔夠錢去,而家呢個後武肺時代,人人反華, 外國人分唔清你係中國人定香港人,而且嗰邊都講緊反種族歧視,你覺得我哋去到真係有運行?」

「逃恥。」一直未有發聲的同事C,突然爆出這兩個字,令正激烈討論的眾人為之愕然。同事C是席間最不用擔心移民的人,因為他本身有加拿大國籍,小時候在97前隨父母移民加國,千禧年前後回流本港讀書、工作至今。若留港生活不如意,只要買張機票,就可以在另一國度展開新生活,羨煞旁人。「走是逃恥,不走,也是另一種逃恥。」同事C的說話猶如佛偈,令大家摸不著頭腦。

逃恥,我所認知的逃恥,是女神結衣BB年前主演的日劇,全稱為《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劇情大致是講述日本大學生難搵工,被辭退的結衣只好屈就為家傭,以「契約婚姻」的形式,替一位獨居職業男管理家務衣食,並漸生情愫。看這內容,幾乎與移民毫無關係,難道他的意思,是指移民只是逃避,但無計可施下,這是唯一有用、達致自由生活目的的方法?

「世上無樂土,外國嘅生活,並無好多人生活中咁理想,搵食艱難、生活枯燥,係當年我父母返嚟香港嘅原因,而我肯定呢個決定無做錯。」同事C以過來人身份侃侃而談,格外具說服力。「其實你哋講得無錯,有錢唔駛做嘅,去邊度生活都不成問題;而乜都冇嘅人,由於機會成本低,亦可以話走就走,只不過無錢,人哋唔歡迎你啫。高不成、低不就嘅我哋,先係最難走,為咗仔女好想走,但為咗錢又唔敢走,於是說服自己,就算強權點專制、點樣將民主自由越收越緊,都盲目咁催眠自己唔關我事,唔通唔係逃避?」

「不如幻想吓,如果呢刻英國真係俾有BNO嘅人居英權,但要求3年內要移居當地,你覺得有幾多人會走?」80後香港出生的人,大部分都持有BNO,但要我就此決定離開,卻顯然不易。「或者,可能最終走嘅人,只係得一兩成。好多香港人成日都話想走,但喺搵錢面前,好多人都只係講吓。始終今日嘅香港,危機感冇97前、啱啱經歷過六四事件後咁沉重,我父母當年覺得回歸係世界末日,所以先『的起心肝』移民。」誠然,身邊不少中產朋友,覺得只要不理政府、不討論政治,就可以生活如常,缺乏末日感,令逃避成為了常態。

「逃避雖然可恥,但逃避同政治相關嘅所有議題,專心搵錢卻是有用的,最起碼在照顧家庭上,肩負起應有責任。」同事A及B不禁點頭,似乎說到他們心坎裡。「其實,強權咪就係睇死香港人呢一點囉!唔通佢哋真係相信,若果有得揀,支持政府支持國安法會係多數?不過,普羅大眾有得揀咩?或者有得揀嘅,只有努力做嘢交多啲稅,又或者頹廢唔做嘢拎綜緩等政府養。」

說到悲觀處,連手中的一杯酒,也幾乎喝不下了。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