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國安法承諾,講個「信」字

文章日期:2020年5月28日

​有人說,《港版國安法》一出,港股應聲下挫千三點,反映經常譴責「攬炒」的當權者,才是最終實現「攬炒」之人。政府的「股市總有波動」等廢話回應是預期之內的,只是想不到連特首林鄭也會化身股評人,說股市及後回升,引證國安法會影響經濟僅屬過慮。當然,港府要派定心丸,說立法利多於弊,甚至更強硬地說立法利弊沒有討論空間,因為「只有利而沒有弊」,大家也不會感到意外。然而,容我撥盤冷水,若認為立國安法就會「攬炒」股市,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港版國安法》的立法是粗暴的,這點不容置疑。法例事前沒有經過任何諮詢,只說國家安全涉及國防事務,便硬生生將條例塞入基本法附件三內,法理上中央有權這樣做,但觀感上絕對難看。然而,就當我太樂觀吧!個人深信、甚至市場似乎都相信,《港版國安法》的目標並非一般市民,甘心做隻「港豬」,又或者心有不甘、但敢怒不敢言的沉默之眾,又或力撐黃色經濟圈、只敢做不違法支援工作的人,只要不觸碰某些紅線,理論上生活並不會受到影響;這與去年的《送中條例》一樣,中央針對的是「白手套」、走資貪官等一樣,蟻民根本連被中央針對的資格也沒有。

 

​作為財經人,最關心是立法對經濟及金融的影響。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首先出來獻頭,獻媚地說「有法律、有制度、有執行機制維護國家安全,國際金融活動才可無憂地繼續進行」,不過自從他廁身行會後,金融沙皇的冠冕早已褪色,一個日落西山的過氣財金官員,說話的份量又有多重?至於其他財金官員如波叔之流,能力及影響力更低,重複的廢話聽一萬次也不會有印象。要特別上心的,反而是金管局總裁余偉文向業界公會的致函中,強調立法不會改變資金自由流動及聯匯制度。為何要向業界特別強調這一點?自然是因為業界有憂慮,才更需要解畫及護航。

 

​過去一星期接觸到的客戶及同業,對國安法的觀感都是負面的。負面的不是條例的本身,而是立法的方式。正如特首及中央官員所說,西方國家都有國安法,而且條例更嚴苛,外資對國家安全相關法例並不陌生。然而一條法例由無到有,只是經過短短幾日就表決並即將生效,完全顛覆了社會對法例出現的過程及概念。「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外籍同事以聖經《創世紀》的經文來戲謔國安法的立法過程,雖然對宗教略有不敬,不過以無神論者自居的中共,一向將自己視為神明,這絕對是具諷刺意味又最合適不過的比喻。(希望將來國安法立法後,這不會被視為勾結外國勢力吧。)

 

​或許坊間輿論,都集中在討論國安法如何限制自由,但重點似乎不單在條文內容上,而在立法模式上。外資擔心的,是突然發現中央原來有權,隨意將某些自己喜愛的法律,放入基本法內馬上生效,這違背了他們對本港法律一貫的認知。此例一開,若將來阿爺對外資看得不爽,隨意放條條例入基本法去抵制外資,他們放在本港的資產豈非變得不安全?「中央講明唔會影響外國投資者喺香港正當權益,唔好杞人憂天製造恐慌!」無疑,現階段外資不是「國安法」中的被針對對象,但一切也講個「信」字,信中央不會改變遊戲規則、信當權者會信守承諾。然而,「信政府,唔怕」只是美麗童話,面對一個是說謊慣犯的政權,信任的基礎有幾多?

 

​近日中美關係變得緊張,似乎有重演80年代美蘇冷戰之勢。幻想Mode啟動,當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中美升格進行金融戰 (事實上金融戰前哨戰現已進行中,首回合為美國加強企業監管,中概股加速回歸),難保中國不會將美國在港的投資者視為外部勢力,再利用國安法去凍結美資金融機構或美國人在本港的資產。別忘記條例內的任何字眼,定義權在中央手中,套用外交部發言人的慣性講話模式,定義法例字眼是內部事務,中央對任何干預均堅決反對,不容外部勢力說三道四。若落得如此田地,外資亦有冤無路訴。

 

​正因外資有這種憂慮,才會令恒指在上周五急跌逾千三點,當中又以「外國勢力」的匯控(0005)及友邦(1299)跌得最「甘」。在可見的將來,國際金融股弱勢似乎難改,坊間更有「匯豐30蚊不是夢」的前瞻性預測。然而,拖低兩隻外資股,最多令一眾本港地主跟隨受壓,也未必足以「攬炒」股市,只因恒指成分股內「揸莊」的,現時已經是中資股。對於中資股來說,香港立國安法與否,根本對其營運沒有絲毫影響,皆因主營業務在內地的他們,一早已被國安法所覆蓋,有他們撐著,恒指就算再大跌,也很難跌得很深。

 

​誠然,國安法對資本市場的影響肯定是負面的,絕非如財金官員大合唱般「有國家安全才有穩建金融體系」,但墮崖式股災只是主觀意願,投資者對港股前景的信心,難免因國安法而動搖,但距離崩潰仍有很遠距離。也不得不讚讚空降中聯辦的駱惠寧及空降港澳辦的夏寶龍,為求達到目的,不再糾纏程序是否合理及正當,直接將內地法律,用法律罅塞入本港法律內,讓你對「一國兩制」不再存有幻想,果然是強打山西煤礦及強拆十字架的鷹派強人。噢,中共仍然衷心覺得正對香港履行「一國兩制」,只不過他們對「一國兩制」的定義與一般香港人不同,而如何定義則不容別人說三道四罷了!

 

​近日曼德拉很忙,在即將停播的《頭條新聞》中,最新一集有一個與曼德拉有關的笑話:「一國兩制與曼德拉有甚麼關係?」「好多人話見過一國兩制,其實只係曼德拉效應咋!」不過香港人擅長能屈能伸,金融人更是當中的表表者,抬頭望,為了搵食搵錢,不介意去做「港豬」的,比比皆是。

羅仕揚

 

其他報道:

回應國安法美國選項多 包括經濟制裁與簽證

李曉佳:國安法下 清官能審國家機密嗎?

與美關係緊張 傳中國已購入逾10批巴西大豆船貨

軟銀願景基金計劃裁員10%

波音將裁減逾1.2萬個美國崗位 擬進一步裁員

中美角力升溫 恒指低開94點 本地地產股下跌

人行今進行2400億元人幣逆回購 滬指開市一枝獨秀

天能動力澄清指控失實 將進一步澄清 今續停牌

美國稱港失自治 或停優惠關稅 華為孟晚舟面臨引渡 港股ADR跌197點

經濟重啟蓋過中美角力憂慮 道指高收 升553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