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炒賣的代價

文章日期:2020年1月9日

似乎沒有甚麼,比錢,更受香港人重視。

    武漢不明肺炎來襲,不過無論是病因、傳播途徑,以致實際疫情,港府似乎也不甚掌握。當然以內地報喜不報憂的風格,又豈會讓外界得知疫情究竟有多嚴重?即使過了17年,內地在通報上已比03年沙士進步得多,但你真心相信武漢只有50幾個患者?再問多次,當香港也有40多個懷疑個案,作為疫情的源頭,你真心相信武漢只有50幾個患者?就算是最深藍的藍絲、共黨鐵粉,心中也早已有了說不出口的答案。

    不過香港人關心的,除了自身安危外,主要還是錢,不太在乎別人的生死。看看某些網媒對不明肺炎的論述,短時間內就已將是次疫情與沙士連結起來,簡單回顧當年的患者及死亡人數後,隨即將焦點放在對經濟的影響上。甚麼旅客減七成、失業率升至8%以上、淘大樓價低見50萬以下等,短短三句話,似乎已概括了香港人那三個多月的悲慘歲月,無知程度媲美前立會議員王國興,以午餐肉為單位去計算拉布的影響。

    當然,香港人更懂得的,是借災難發災難財,而且技術屬於世界級。有過沙士的經驗,在武漢肺炎爆發之初,已見有香港人第一時間到藥房瘋搶口罩,「早買早享受」,這幾天城中更出現口罩荒。一盒50個獨立包裝的口罩,由不足50元炒貴一倍至100元,已經算是「良心價」。有藥房順勢將口罩加至原價10倍的498元,更聲稱單日已售出約100盒!當股民還在沉迷抽赤子城(9911)、九毛九(9922)等人氣新股,又借孖展又要捱低中籤率,又有多少新股可短時間內升價10倍?倒不如趁機會囤積口罩,回報或者來得更可觀!

    香港人最擅長炒賣,炒iPhone、炒演唱會門票、炒車位、炒樓、炒鋪,是不少香港人的成功方程式。若不明肺炎疫情未散,可以預期在未來幾周,消毒噴霧、酒精搓手液等,都會出現炒價,更肯定會有 (或已有) 日本藥妝水貨團,從日本空運日本製、防花粉專用口罩來港販賣;甚至會有港人無懼疫症風險,願意北上散貨,畢竟內地人口更多、需求更大,而且他們比香港人更明白Made in Chine產品的「質素」有多好,肯定願意以炒價向日產口罩投以信心一票。當然更值得加許的,是港人對賺錢機會的把握力及行動力。

    港人對於賺錢的熱衷,從來不容忽視。N年前,當年市區兩房單位售價仍然在600萬以下,曾經有位投行前輩親口說,渴望沙士有天重臨,屆時必定重錘出擊入市,因為歷史證明港樓樓價只升不跌,任何負面因素消化過後,樓價必定會越級再上,甚至越過之前的高位。如果說這句話的人,是渴望上車卻始終儲不夠首期的人,我還可原諒是因儲首期速度追不上樓價升幅,被氣餒感沖昏頭腦所致;不過說這話的人,卻是一個手上已最少持有兩個物業的中產,渴望疫症重臨,純粹為了財富增值。植根了這種邪惡的想法,猶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但偏偏,卻是不少向錢看的港人心中真實想法。

    見微知著,從口罩價被瘋抄,可以看到港人對商機的掌握,而事實上,如何賺更多的錢,一直是港人的信仰,而且是自小培養的。想想小時候,父母是用甚麼方法去哄你努力讀書?「宜家努力啲讀書,將來先可以搵份好工、賺多啲錢!」是不是很熟悉?我相信這是不少人成長期間,必定從長輩口中聽過的對白。對於香港人來說,「賺多啲錢」是終極目的,「搵份好工」只是「賺多啲錢」的途徑,而只有靠「努力讀書」,才可更易「搵份好工」。這三部曲,籠罩著大部分港人由3歲至30歲的人生,考公開試、大學選科、找工作,無不以「錢」作為首要考慮因素,這對於凡事講興趣、講工作意義的外國人、外國教育制度來說,是匪夷所思的。

    正因如此,當年長一輩眼見年青人,可以為了民主、自由等不能用金錢來量化的普世價值,付出時間、前途、甚至生命來抗爭,他們不明白;當不少工作多年、略有財政能力的80後 (1980年出生的人,今年剛好40歲,而40歲似乎是黃藍群組的一個重要分水嶺),願意捐出金錢到抗爭或支援組織,願意光顧黃店再付上大額貼士,他們也不明白。因為這些不將錢放在首位的價值觀,完全違背了他們過去幾十年所緊抱的信念,令他們質疑自己是否做了幾十年「傻佬」,墮入了追逐金錢的圈套,而這是一向自詡精明的他們所不願相信的。

    「佢哋都冇付出過,梗係唔介意『攬炒』,難為我哋努力咗幾十年,俾啲暴徒咁破壞!」相信一定聽過身邊有人說過類似的論調,更聽過有長輩抨擊年輕人因為「廢」、「買不起樓」,所以才去搗亂。如果搗亂就能買到樓,我肯定有大量支持「止暴制亂」的藍絲,以及上文提過希望沙士重臨藉以買樓的投行前輩,第一時間會加入搗亂行列。這些論述,完全反映他們與年輕人之間的鴻溝有多闊,因為他們再一次從「錢」、「買樓」等角度,去剖析別人的行為。不是說錢不重要,畢竟抗爭也先需要填飽肚子、有錢才能支持黃色經濟圈,而是比起金錢,年輕人更重視能否在未來尋找到希望。

    說回被炒貴幾倍的口罩,人人都明白,當口罩供應在幾個星期後增加,炒價肯定不再,而無良商家肯定會被消費者所記著。然而,短視的商家依然選擇將短期利潤,凌駕於口碑、品牌等長遠影響之上;情況不是與貪圖苟安、凡事以錢先行的一群,將子孫在「五十年不變」後的生活拿來炒賣,對他們被日漸收緊的權利與自由置若罔聞一樣嗎?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