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請用香港方法控制香港

文章日期:2019年9月19日

警察濫捕、警權過大的新聞,經過好幾個月,依然佔據著報章的頭條,不過金融人的關注點,永遠也是和錢有關的消息。就在上周,國資委聯同多間國企高層來港參與論壇,也不忘到禮賓府拜會「除了三萬警力外甚麼也沒有」的特首林鄭。有報道指,早在會面前,國資委已在深圳「吹雞」,要求國企加大力度投資香港,增加對本港企業的決策及控制權。一時之間,中共想「揸緊」香港經濟的說法,甚囂塵上,令掌管商務的邱騰華局長也要出來解畫,叫大家毋須過份憂慮。

說毋須過份憂慮,也確是實話,畢竟在反送中運動出現前,具紅色背景的企業,早已在本港各行各業「插旗」,已經控制的經濟比率或早已超過大家估計。這方面,金融業人士感受最深,多少港資銀行、證券行,在過去十多年已先後染紅,現在仍然保持著港資大股東地位的銀行,不知還有多少間?高投資門檻,限制了不少行業的進入資格,如電訊、地產等,但強國最多不就是錢嗎?競投頻譜、入標投地,中資企業只要出得起錢,有甚麼不是手到拿來?正因如此,具戰略價值的電訊基建,以及本港最缺乏的土地資源,亦已逐點逐點落入中資企業手中。

港人對中共通過控制本港經濟來控制香港的做法,普遍不覺反感,部分更大表支持,因為任何行業需要有資金來投資,才有興旺起來的可能,筆者看法亦都一樣。事實上,本港既然由殖民地開始,已經定位為資金可自由進出的貿易港,任何背景的資金,只要通過合法的途徑來港,就應該張開手臂來歡迎,根本毋須將之區分為中資或外資。「大市場、小政府」,是港府一直恪守的經濟原則,配合健全的法治及制度,任何具資金實力的商賈企業,均有來港投資的自由,這也是為何這片小小的土地,能夠匯聚全球資本的原因。

正因如此,國資委「吹雞」與否,本質上也妨礙不了「有錢就能買」的本港商業硬道理,只不過「吹雞」過後,本來未有計劃來港投資的國企,也要「盡人事」來港投資些少來「表忠」;而原先已計劃投資、或已經有投資的國企,就要付更多的帳來完成國家任務。國企如想增加對港資企業的控制,從來只需要解決一個問題:錢。只要肯付錢,在這不見得有出路的香港,不知多少商家願意賣掉生意、拿錢移民?最怕是「口爽荷包__」,表面豪氣,但骨子裡卻拿不起錢,到最後又動用到國家權威,要求企業家「獻頭」效忠,低價奉上自己的私有產權,以作為愛國的表態。企硬不賣?強如馬化騰、馬雲,在國資委想將騰訊(0700)、阿里國有化的「司馬昭之心」下,不也一樣面臨政治上的焦慮?

當然,這些企業家的煩惱,我們交由企業家去煩,他們過去通過親建制來在生意上獲得方便,也預料到「出得嚟行,遲早要還」,在國家穩定、社會安寧的前提下,有需要犧牲自己......的資產,像大黨建議動用《收回土地條例》覓地建屋,或許就是國企來港Shopping前、地產商的表忠前哨戰。對於一介草民來說,中央若肯用經濟方法來控制香港,也確實是求之不得;用錢、打經濟牌來打動港人的心,總比通過制度上的暴力,如送中條例等來「偷雞」來得好。

對,或許有人說這種看法太功利,但將焦點全力放在金錢、經濟上,不正是現時港府的大力主張?港人近10年比回歸首10年更排斥內地人,除了因為中共收緊對港的管治、連番挑戰港人的底線,以及來港自由行的內地旅客的不文明行為外,來港定居的大批新移民,分薄了香港的資源,影響了土生土長香港人的利益,也是原因之一。

就拿每日150個單程證來作例子吧!若果來的是具資本實力的商人,來港是投資、開設公司、創造就業機會,港人豈止不會阻止,更會倒履相迎;不過對於經濟能力甚弱、來港也是靠申領綜緩渡日的劏房戶,恕我冷血,港府本來就不應該批准他們來港定居,因為他們不但未能對經濟帶來裨益,反過來更加重本港的福利負擔。這幾個月,港人對移民海外資訊的需求度大增,隨手翻翻,無論大國小國,外國若非要求移民有專業資格或技術,就需投資若干金額在當地以創造就業機會,這是外國為了確保移民人士能自給自足,不會分薄當地人的福利資源。世上除香港外,豈有任何區域歡迎外來人士不需付出甚麼,就可對當地福利予取予攜?

資源分配的不公,肯定是林鄭說要找學者研究的深層次問題中的最矛盾之處。若能套回香港一直奉行的資本主義,有錢的內地人來港大掃港樓,無問題,既然是資金自由港,當然也任由他們買;但新移民應只容許具財務實力或專業技術的人來港,將地域上原本擁有的福利資源,留回給自己人。這樣就算港樓被內地資金掃到多高,財務能力較弱的本地人,也可在不用與新移民格鬥下,輪候到公屋和分享到政府所提供的社會福利。

或許有愛國陣營的人會說,世上豈有如此「著數」的事,投資的錢想拿到盡,但卻不肯付出多少福利回饋貧窮的同胞。然而請緊記一點,香港提供一個公平的貿易環境,不用賄賂、不用走後門,這是商家有錢也在內地未必找到的平台,而且香港還有助中資企業引入外資,所以錢並不是白白投資,而且各取所需的。香港在積極不干預的經濟政策下,奉行的是最純粹的資本主義,不是共產主義,亦非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也因此,若想控制香港,也請遵守遊戲規則,利用香港的方法來控制香港。

羅仕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