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阿爺給過你甚麼?

文章日期:2019年8月8日

有時真的很不明白,港府是真的不理解示威者衝擊的原因,還是心內明白、卻刻意去轉移視線。由政治風波演變成暴力衝擊,反送中運動持續兩個月,絲毫未有平息跡象。市民最氣憤的,是政府對主流民意的無視。厚臉皮的將「市民有和平表達意見的權力」說了一遍又一遍,但卻意見接受、態度照舊,市民覺得和平表達得不到有效回應,才是將行動升級的原因。再譴責暴力多一百遍,也只是本末倒置,對解決困局毫無幫助。

不知何時,市民對高官的要求,竟然降至只求「講人話」般低。開市之際聽著特首記者會,才領悟到「講人話」根本不存在於政圈的現實。林鄭如同播放錄音帶般的內容,毫無新意。張建宗雖然佛系,但語氣畢竟比林鄭誠懇得多。波叔榮升廢中之廢,說了一大堆早已公布的數字,說明香港次季經濟有多差,然而反送中自六月才開始,四五月的經濟轉向明顯來自貿易戰。就算近期股市大跌,也是特朗普加關稅、將中國列入貨幣操縱國影響為主,衝突只是加深了跌幅。想將經濟差全部入示威數?也未免太小看金融人的智慧。

金融人政治光譜普遍偏藍,只因金錢至上的入骨理念,覺得安定繁榮才能搵錢。近十年,無論是政府高官、金融業界,甚至普羅大眾,似乎都有這樣的一個概念:「中國有錢,人人也想要錢,跟著中國就有錢」,於是人人也去討好北大人。我不排除對於做生意的大老闆來說,親中是吸金的入場券,但卻未必人人也是大老闆,親了中也分不到餅仔,大有人在。那麼,對於普通的中環人來說,1997年至今22年,阿爺究竟在經濟上,給了香港甚麼好處呢?

說甚麼很多中資企業南下、帶來很多資金、創造很多就業機會等,只是流於表面的好處,畢竟中資企業也要拿著錢「走出去」,香港只是在主旋律下,為北水提供了就腳的降落點。我嘗試想有甚麼政策,是香港實質上真的有得益 ------ 真的「有錢落袋」、真的開拓了機會、真的增加賺錢渠道。恕我才疏學淺,想來想去也只想到三個:CEPA、自由行、滬深港通。

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是03年沙士後中央送給港人的第一份援助禮。由於CEPA不涉及港府批錢,亦不牽涉到立法或修例,基本上沒有甚麼異議,中港兩地就簽署並落實安排。對於香港來說,CEPA讓不少香港專業人士的資格,可直接在內地獲承認,雖然要在內地執業也不是說做就做,但起碼制訂了門檻,有法可依。至於其他兩地零關稅、增加兩地合作機會等,對於打工仔實在太遙遠,也無從知悉獲得的好處有多好。

不過,將CEPA有關金融及貿易行業的好處想深一層,不難發現它是讓港資北上,而非讓中資南下。CEFA讓本港專業人士北上,名義上讓他們接觸到一個更大的市場,但當年中國入世僅僅兩年,很多專業在技術上仍未與國際接軌,港人北上反倒似向中國輸出專業技術。金融業也一樣,CEPA降低了本港銀行北上開業的資本開支,但實際上亦讓國有銀行學習到具制度、規範化管理銀行的專業方法。不過,當年港人港商在沙士後確實山窮水盡,我提供技術你提供市場,也算是幫助香港度過難關。如要說是中央送禮,勉強只能算是你來我往、互惠互利罷了。

說到要北水南下,自由行是最直接的刺激經濟措施,這亦是CEPA框架下的安排,不過其影響之深遠,需要額外討論的篇幅。自由行也是中央眼見香港在沙士蹂躪下推出的救緩措施,希望放寬內地人到本港旅遊,刺激被沙士重創的旅遊業及酒店業。自由行推出的頭幾年,確實是歌舞昇平,畢竟從最低點復甦,低基數讓一切也只能變好、很難變壞。然而幾年過後,問題開始來了。內地顧客質素低劣,還可站在為人民幣服務的前提下一忍再忍;但本港在交通、道路空間、必需品供給上,被內地客「撐爆」了Quota,香港人開始忍無可忍,也演變成近十年對內地客的負面情緒。

誠然,自由行支撐了本港的零售業、旅遊業、酒店業等,但帶來的負面影響亦一樣多,單是內地客狂搶奶粉,逼到港府最終推出「限奶令」,才能力保本港嬰孩有奶吃,已見其害;「搶奶」同時亦是一個反思自由行究竟是誰人獲益更多的好例子。內地人來港消費,對本港經濟的刺激毋庸置疑;但內地難道沒有奶粉、沒有名牌袋、沒有化妝品嗎?當然不,內地人來港掃奶粉,是因為他們不信任國產奶;來港買包包買化妝品,是因為內地買要付奢侈品稅,說穿了也是為了自身利益。如果有個與香港一樣短途的地方,可以提供到與本港一樣的商品,內地客也肯定趨之若鶩。即使說,阿爺給的自由行,對象是香港,只因香港有內地人所需要的,是一場各取所需、互惠互利的等價交換。

至於滬港通、深港通,不用多說,大家也明白我想指出亦是一個互惠互利的機制。滬深港通推出初期,其中一個廣為流傳的好處,是讓本港股民獲得投資港股沒有的板塊,如軍工股等;但機制發展至今,大家也明白到北上資金少、南下資金多的趨向,上述好處已鮮有人提及,畢竟企業管治水平有待改善的市場,監管有出現「熔斷」等蝦碌的風險,外資港資的投資意欲也相對有限。

或許你會問,北水南下買港股,不正是對香港有利嗎?資金增加,我們吃金融飯的人當然歡迎;但北水買港股,某程度上,是受港股沒有升跌停板機制所吸引、受不少H股較A股折讓所吸引、受流通性高所吸引、受沽貨套現容易所吸引、受內地人熟悉但無得買如騰訊(0700)等所吸引,亦即是說,是港股的特質吸引了北水購買,滬深港通機制只是提供投資渠道,港股市場受惠北水南下,北水也受惠於多了港股這種靈活透明的投資工具。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這些名義上阿爺送給香港的禮,實際上並非單向的禮,而是雙向的互惠互利;反過來說,即使阿爺不送,北大人為了獲得當中的利益,也會非送不可,就當我不懂如蔣議員般,飲東江水也要感恩吧。然而,阿爺要取這些禮中的利,香港的國際性、獨立性才是關鍵所在。近期北大人經常強調「一國」才是「一國兩制」的根,或許沒錯,但若「兩制」逐步變得模糊,香港變成了如其他內地城市般,阿爺可從香港取得的利,也只會越來越少,這亦可能是他們「盲撐」林鄭的代價。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