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專欄】絲.裂

文章日期:2019年7月25日

反送中引發的民怨未有緩和跡象,林鄭政府要迎難而上的「難」,也不斷升級。可以想像,就算沒有屯門、上水、沙田、西環的遍地開花,就算沒有元朗令人髮指的鄉紳暴行,政府未來幾年要作任何施政,也會變得舉步為艱,再不會如過往幾年般議會「數夠票」便說了算。

然而,在一片討伐政府的聲音當中,我們很容易圍爐偏聽,以為「倒林鄭」、「反送中」是主流民意,而忽略了在黃藍角力中,除了黃營茁壯成長外,亦有更多淺藍走向深藍,令兩個陣營的支持者更趨極端。在理性思辨、良知批判下,正常人或許很難理解,為甚麼會有人願意支持這個施政混亂、滿口謊言、自相矛盾、傲慢又不肯認錯的政府?

連登上,有高手寫了篇高質文,利用法蘭克福學派理論,剖釋了支持政府者的心態,指教育水平較低的人較易傾向建制,盲目崇拜及附和權威下,漸漸失卻批判性思考的能力,從而順從地相信當權者的一切。Marketing界KOL徐緣更編撰了一份《藍絲攻略》,將日常所見的藍絲分成十多類,包括愛國型、利慾型、穩定型等,再各自制訂「柔」說脫藍的策略。說是「柔」說,只因並非單純以理說服,因為大家對理的見解有別,最後通常變成「公說公有理」,反而利用同理心讓他們感同身受,從以將藍色逐步漂淺,成功的機會似乎更高。

作為金融人,利益永遠是核心價值,「至為重要」得如同林鄭眼中的一國兩制,也因此金融界、商界特別多藍絲。明白的,商會傳統上都傾向建制,畢竟官字兩個口,要做生意也得看政策的風向,就如同鄉事環頭的警察,即使罔顧市民安全、違反警例,也要看鄉紳臉色做人。商界的藍絲,說穿了就是利益共同體,雖然未必知道會否分到利益,但若不依附就肯定沒有利益,也因此在衝量值博率後的利益前提下,還是會選擇乖乖效忠。

不過,並非所有金融人、商人也有大生意做,亦未必人人如波哥般可以有收成期。更多的只是打著一份中資企業的工,位處於中高層,領著一份不用憂柴憂米的薪水,又或經營著一檔小生意,掛著商人的虛銜。他們自稱藍絲,但卻連建制的邊皮也沾不上,就算想去親建制,也不知從何入手。這類崇尚利益、但連餅仔也分不到的商界藍絲,並非不知道港共政權不是好東西,也明白西環正逐點逐點地蠢食著香港,但卻依然催眠自己,盲目擁護著威權盡失的政府,期望自己的忠心有天可得到利益的回報,但卻不知道空想永遠沒法成真,這或許才是最可悲的。

明明黃底,卻依然選擇做藍絲的,商界、金融界內還有部分人是出於恐懼的。「如果共產黨要夾硬嚟,你邊有辦法可以抵抗?」類似說話是這類藍絲的慣常說法。分析身邊屬於此類型的同業,不難發現都是較年長、年紀坐五望六的前輩。他們有的是在文化大革命前後來港的,更有部份是家人曾受過共產黨批鬥的,幾經辛苦才來到香港重新過活。正因為他們曾見證過共產政權的恐怖,才會產生因恐懼而順從的想法,甘心染藍。

誠然,恐共型藍絲其實沒有講錯。對比他們見過、或身邊人感受過的恐懼,中央手上還有更多可去得更盡的手段,而當一切最後要訴諸於強權與武力時,港人手上確實沒有甚麼東西可以抗衡,極端情況下或許更會演變成另一次的天安門事件,他們的恐懼也並非亳無道理。也因此,這類恐懼型藍絲的數目正在減少中,因為稍為有能力的,都已探討著移民的可能性,就算自己走不到,也最少想把子女送走。身上披著順從的藍,只為爭取最多的時間,作出最妥善的離開安排。

來到今天,香港似乎已沒有回頭路,政府似乎做甚麼也難以消除民憤,但是以利益行先的中產、商界、金融界,仍渴望重回穩定的生活,就算回到佔中與反送中之間的幾年,社會撕裂持續,但只要觸碰不到彼此的底線,表面上相安無事也總比現在好。前有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的言論,後有總商會近日的聲明,似乎正釋出這樣的善意。深藍或會覺得這種取態等於向黃絲低頭,深黃則堅持五大訴求寸土不讓,但政府若能做到一兩步,起碼不少站在政府對立面的人也會「收住一半貨」。

正式撤回修例,是沒有人明白為何政府至今仍不願做的訴求,唯一想到的只是林鄭死要面子死不認錯,況且條例既然已「壽終正寢」,說句撤回又有甚麼所謂?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方有否使用過份武力,也是合理之極的訴求,特別是經過元朗黑夜後,警方負面形象已無可挽回,就算如何撐警,也再找不到繼續撐下去的理由。只有成立由法官牽頭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找幾個黃藍也認同的中立人士作公正調查,警隊形象才望置之死地而後生。

反送中另一個比03年廿三條處理得更差的地方,是問責班子至今竟然無人被問責,令問責制名存實亡。廿三條時,起碼有葉劉君子獻頭,再有因偷步買車而民望極低的梁錦松順勢辭職,總算消除了些許怒氣。現今的問責團隊內,律政司猶如廢人,潛建、申報等私心德有虧的問題多不勝數,修例處理上幾近逃兵,法律問題從無、亦不敢以法律觀點去應戰,甚至連公開發言的時候也不多,下台應是眾望所歸。林鄭強保廢人,或許又是另一個死要面子的例證。

沒有人喜歡大熱天時去遊行,也沒有人天生喜歡去示威。黃藍也好,若政府連一步也不願去做,只懂如錄音機式般去每星期譴責n次,撕裂只會更嚴重,黃藍只會更趨兩極。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