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幣傢伙,港交所!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27日

要數年底前本港財經界的最大粒花生,必定是人稱「幣少」的加密貨幣界KOL,在深水埗大撒金錢,榮登各大報章頭條的壯舉。雖然幣少無牌,算不算是財經界人士仍有待商榷,不過這個出位行徑,成功達到宣傳之效。派錢,應該說是如同「撒溪錢」般撒錢,確實低端兼庸俗,但偏偏受眾最受,甚至連中環精英、投行財俊,茶餘飯後也會說起此君作話題。即使討論他是否騙子,起碼他不再只是瑟縮在面書內的一個網絡人士,也算佔據了主流傳媒些許版面。

自從比特幣破頂再崩盤,各類依賴加密貨幣為生的人或生意,搵食確實比之前艱難。不少外資投行管理層一直對比特幣口誅筆伐,加密貨幣是不少投行不能觸碰的禁忌,崩盤與否,對投行確實無甚影響;不過以我所知,私底下有買賣加密貨幣的投行同事雖然不算多,但不能說沒有,甚至連挖礦合約,也聽過有同事「少少哋」買幾張沾手。

我不知道這類挖礦合約、甚至是加密貨幣本身,是否真的如不少財經專家般分析,是一種純粹針對貪婪人性的騙局;但我深信任何投資產品,都屬於一種供求關係,即是市場有需求,才會有供應 ------ 如果不是比特幣急升,廣受淘金者追捧,又哪會有這類衍生產品供應?另一個投資的金科玉律是,只要在不觸犯法律的前提下,任何買賣都是你情我願,也因此打死無怨。所以,對於年底前傳出港交所拒絕批准礦機公司比特大陸上市,也確實有點意外,但也矛盾地覺得不太意外。

詳細分析比特大陸已經上載到披露易內的招股書,此刻已意義不大。可以想像,上半年比特幣價急升,人人去挖礦,礦機銷售自然理想,礦機公司業績水漲船高,並非難以預測;下半年比特幣價急跌,礦機銷情亦順理成章有所放緩,至於影響有多大?如果比特大陸堅持上市,明年一月要補Stub,業績如何到時自會揭曉。我與主流看法不同的是,我不覺得礦機公司被拒上市是「抵死」,我反而覺得港交所拒絕無理。人人都知道礦機公司正在趕搭最後一班高鐵,利用最輝煌的一段時間,趕快上市Cap水走人,但上市不是一直都是如此嗎?遠至十年前的金屬、基建股,近至近年的醫藥、教育、一帶一路股,誰不是趁熱潮Cap水?既然機制允許如此,只要礦機公司無做假數、無虛假資料,風險因素寫到明,港交所憑甚麼拒絕?

如果拒絕上市的報道屬實,讓我推敲一下港交所的理由。擔心比特幣繼續跌,礦機公司上市後「執笠」,令散戶血本無歸,應該是主因吧!不過,港交所不是只是平台提供者嗎?就算具監管機構的身份,也應是條例上的把關者,而非企業是否經營不善、行業是否已臨夕陽的判斷者。況且,港交所是由何時起開始關心企業的前景?美圖(1317)從未賺錢,欠缺明確盈利模式,港交所照批上市;美團(3690)挾第二隻「同股不同權」股份之勢,明明虧損龐大、盈利無期,港交所可有Say No?難道港交所怕買比特大陸的人將來輸錢,卻不擔心用招股價抽了美圖、美團的人,確確實實已經輸了錢?別和我說礦機公司業績肯定是Down Trend,被拒有理,明顯更Down Trend更風光不再的毛記葵涌(1716),為何又獲批?

聽過有古肅的證券界前輩說,比特幣始終是邪魔外道,不是正規投資產品,與之相關的企業怎說也有違道德,港交所拒絕有理。我呸,港交所何時成為了孔廟?凶險的魚缸何時成為了講道德的學堂?況且說道德,銀娛(0027)、金沙(1928)等賭博股不是更有違道德,卻偏偏成為藍籌?金界控股(3918)賭到去柬埔寨,彈珠機公司DYNAM JAPAN(6889)更玩到去日本,港交所為何又照批?那些年,夜店股Magnum(2080)一樣能夠成功獲批上市,上市幾個月就發盈警,一年後更連殼也賣掉。港交所何時監管過?

比特大陸的待遇之所以不同,說穿了,只是港交所「淆底」,不敢成為首間批准礦機公司上市的交易所,開創國際先例,這就是上文所說不太意外之處;即使港交所CEO李小加一向愛出風頭,也擔心「槍打出頭鳥」。更深層的推算,是將來若礦機公司真的出事,港交所成為眾矢之的,會被到時被稱為「苦主」的投資者責難,更會成為立法會議員的質詢對象;情況一如當年金管局在雷曼爆煲後的慘況。逆向思維反問,為何風險同樣大的「同股不同權」股份,卻獲得港交所「黃袍加身」,年內大力推廣?當然不同!幫助阿里等中概股回歸,本身是國策,亦是小加從北方接到的任務。至於比特幣,根本沒有任何北大人當它是一回事,嚴格來說,比特幣在內地更是被禁的!

說了這麼多,想說的其實相當簡單:如果無犯法無隱瞞,礦機公司根本不應被拒上市,因為若它是垃圾,自然會被市場懲罰。此話何解?又要說說小米(1810)這個最佳例子,本來主席雷軍想獅子開大口,Cap到幾多就幾多,但最終市場覺得不值,最終也只能縮減集資規模。礦機公司如果有本事,只要有人肯買,它定價幾多都可以;若市場覺得不值,自然會減價;若無人問津,企業最終會選擇擱置上市,熊市下大量「縮沙」例子放在眼前。至於散戶,明知風險大也要去買,「你情我願,打死無怨」;說不知道風險大嗎?自己未有了解清楚風險,這不是散戶的個人責任嗎?

水清無魚,不是說港交所不應強化監管,而是監管應從披露、機制上著手,而非以投資者的賺蝕為目標。如果驚散戶虧損,這只是反映港交所,已退化、墮落到與內地交易所同樣程度罷了。

羅仕揚

其他報道:

【緊急狀態】傳美國最快1月下令禁止美企購買華為、中興設備

【中美角力】中國商務部確認1月中美面對面磋商

【A股收市】上證跌穿2500點水平 創逾4年新低

【高管停職】中石化兩高層被暫停職務 AH股價急挫

【亞股收市】亞股全線造好 日股颷750點 創逾2年最大單日升幅

相關新聞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