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亂世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13日

臨近年尾,各張Desk的P&L大數,大致已塵埃落定。不是嗎?到數的,早已計劃年終放假外遊,甚至已經出發;未到數的,難道還指望剩餘的兩三個星期能扭轉乾坤嗎?與其擔心,不如先放輕鬆,等待明年二三月派B仔時才憂愁吧!

對比2017年的大牛市,2018年實在過得不易,不易在於可以賺錢的月份太少,如果觸不緊,很可能已稍縱即逝。此話可解?2017年是慢牛,股市緩緩上升再逐步破頂,除了一隻「股王」騰訊(0700)外,由此至終都未見過氣勢如虹的大幅度攀升,更遑論雞犬皆升的瘋狂狀況?也因此,究竟是處於牛一或牛二,一直是去年不少股評家爭論的熱點。

這種慢牛上升的好處,在於為投資者提供長時間的入市機會。基本上任何人在去年的任何時段入市,只要嚴守止賺,幾乎都能獲利。去年投行的生意好做,亦是基於大戶的入市意欲高,買了再買再加倉。從同事及行家的口中得知,不少行與Equity相關的業務,去年盈利均破了08年的紀錄。當然投行今非昔比,即使比08年賺得更多,花紅亦及不上當年的一半,回報大不如前,這是行業衰落的悲哀。

到了今年,一月依然好景,破頂的幾個交易日,終於有點10年前剛入行的大牛市感覺。追升者眾,反手沽貨的被認為是「傻仔」,只因2017年開淡的,能夠捕捉到短時間回套而獲利的人不多。經驗讓投資者堅信大市仍有上升空間,買盤繼續入市,投行自然生意滔滔。農曆新年前後,同事行家笑逐顏開,甚麼「一個月已到了全年Budget一半數」、「咁少,我過年前已經七成啦!」、「可能First Quarter已破舊年Record」等的說法,不絕於耳。一語成讖,一個月到了全年一半數後,結果,全年確實只得這一半數。

市況的反覆,比風的轉向更快。一月大牛市後,股市突然氣派全失。恒指由高位回落,但卻挑不起投資者入市撈底的興致。騰訊大股東配股,猶如一個深水炸彈 ------ 原來騰訊也會跌的,而且是大幅度、顯著的急跌。之後大市縱有起落,投行客戶已成驚弓之鳥,寧願按兵不動,也好過行差踏錯。中美貿易戰開打,為港股更添亂局。民間智慧如坊間股評、精英分析如大行報告,突然一面倒唱淡,但港股卻非一下子進入熊市,而是日升日跌,而且是在短時間內大升大跌。波動至此,願意落盤的客戶更少;就算有盤,也不容易做對沖;就算做到對沖,利潤率也不怎樣高。結果,一二月的發財好市過後,炒房盈利變成了如一條線般的停滯不前。

貿易戰這三個字,是環球股市下半年的焦點。誰大誰惡誰正確?有人說,從美股和A股下半年的走勢,已大約知道這場另類冷戰究竟誰勝誰負。是的,股市在經濟學被視為最Efficient的Market,在資訊高速流通下,市場任何風吹草動,也可通過人的行為反映在股價上;但別忘記A股只是半開放式股市,外圍的風吹草動,碰上政策框架下的護航,影響瞬間消失。港股夾在中心才最慘,這晚「侵侵」發了個Twitter,港股立即跟隨外圍四散;那日外交部發言人發個言,又或者President Xi與「侵侵」通個電話,股市又急速反彈。這種短時間內大上大落的走勢,變成了港股的新常態。

單日逾千點波幅的日子,以往並不算太常見,除非是出現一些對環球局勢均有深遠影響的大事,例如前年英國脫歐公投邊開票邊開市,以及「侵侵」勝選美國總統當日,恒指都曾急跌逾千點。交易員最喜愛這些大日子,只因單邊走勢通常有路捉、有得Hedge,二來大波動的日子通常有錢賺。不過自特朗普上台後,股市大波動再不由大事件所專有,「侵侵」無定向的出牌,令大市經常出現預計不到的大上大落。Trader今天才為急跌做了對沖,轉眼間明天已大幅反彈,「做來做去得個吉」,亂中無序的走向,又怎能不對未來的P&L感到心灰意冷?

照計外圍挑戰如此嚴峻,中央應該全力護盤才對。A股股民經常為大市的支持位起代號,如「熔斷底」、「政策底」、「鋼鐵底」等,就是預期當滬指跌至某個水平,中央便會出法子令大市不要跌穿若干支持位。然而,這些不少人期待的畫面,今年從未出現,更慘情的,還有要落井下石。

股市每年都有些主題板塊,如去年的科技股、汽車股,而今年就輪到醫藥股和教育股;不過今年的焦點來去匆匆,市場本來預期國策、需求等會對這些板塊有利,不過就在稍為歌舞昇平之際,國家就急不及待推出一些新政策來為難這些行業,而且國策出得甚無章法,甚至有時這天出了利好措施,過兩天又變成收緊調控。有人質疑是高官內鬥導致朝令夕改,其實貿易戰都已經打到門口了,還有甚麼條件來內鬥?

至於我們工作的日常:Research這天才出報告唱好這行業,Sales們好不容易才Pitch到大客肯「買嘢」,終於有數交。然而隔天不利板塊的新國策出台,相關股份價格瞬間大跌。大客打來埋怨Sales,Sales打去埋怨Research,這種輪迴沒完沒了,甚至到年底即將收爐的這幾天,還在間歇性上演。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責任在於如何在亂世中替公司賺最多的錢。然而這種亂,卻嚇得投資者只敢退後一萬步。有危才有機?不,明年亂世持續下,我著實有點悲觀。

羅仕揚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