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愛我別走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11日

「今日再見,可能要好幾年先有機會再見到大家,老土講句,有緣再會!」Kelvin拿起酒杯敬酒,眾人一飲而盡。

「講真,Sydney又唔係真係咁遠,又係旅行熱點,大家總有機會去旅行去到,到時異地再聚,喺你屋企住返三五七日,你唔好趕我走就真!」舊同事A調笑著,眾人馬上起哄。Kelvin連聲說句「歡迎歡迎」,乾杯、飲、再乾杯、再飲,Kelvin擺出一副一往無前、不醉無歸的姿態,看來這餐Farewell Dinner,註定最少要有好幾人醉倒街頭了。

這幾年,確實多了不少朋友離開,離開香港遠走他方,成為別國公民。數數手指,舊同事Kelvin移民,已經是我過去兩年內的第三個Farewell Dinner,之前有另一個舊同事,以及一個中學同學,任職投行及貴為專業人士,都是典型的中產。離開不易,但留下來更難,不是說外國的月光特別圓,但香港每況愈下是大家眼見的,與其等死,不如到別處尋找機會。無錢走不了沒辦法,但有能力離開的,近幾年激發你想走的的誘因越來越多,特別是有下一代的,更加不想他們在現今的香港成長。

「Kelvin我其實我好佩服你,講真在座咁多位,邊個無諗過移民?」舊同事B帶著幾份醉意,吐露出自己也想走的心聲。「移民真係一啲都唔易,好簡單咁計數,歐美澳加邊個地方都好,投資移民嘅門檻越嚟越高,又唔捨得喺香港做IBank嘅收入,驚去到外國搵唔返呢個數,自己嘅積蓄好快洗晒。諗吓又計吓,計吓又再諗吓,結果計咗三五七年,都仲係停留喺諗嘅階段。」看來這段說話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只見席間有兩三個人,不自覺地點頭表示認同。

「講真,呢樣嘢真係要多謝老婆,如果無佢,又邊夠分走?」Kelvin自斟自飲,在未有人「隊」的情況下,竟然又將酒杯內的紅酒灌進肚內,看來他的情緒確實很高漲。少許補充,Kelvin的太太不是金融業同業,聽說好像是從事心理輔導、職業治療等一類醫務工作。「唔講唔知,原來呢幾年澳洲喺技術移民,多咗好多Health Care工作嘅配額。全靠佢拉高個分,先增加咗移到民嘅機會。」澳洲一向是人口老化問題嚴重的國度,早幾年聽說護士、老人照顧等相關工種的移民相當吃香,想不到現時已再擴展到其他醫療工種。

「Agent話,唔單止係人口老化嘅問題,仲有新移民嘅問題。」醉醺醺的聲音,Kelvin已開始口齒不清,但大致上仍聽得出他的論述。移民顧問說,過去十多年通過投資移民到澳洲定居的,不少都是英語程度普通的華人,他們對醫療服務有需求,但當地卻缺乏懂得華語的醫務人員。為此,澳洲政府這幾年在技術移民的配額內,新增了不少醫療相關職務,而且分得十分仔細,細至連物理治療、職業治療、精神科、骨醫、影像剖析等,都有專門的配額;而懂得華語的,雖然沒有明文指會增加成功移民的機會,但代理統計卻覺得背後絕對有加分。Kelvin所引述的代理說法是否屬實,當然無從查證,不過他能成功出走,確實已是個活生生的成功例子。

「我未醉!」通常說未醉的人,其實已經「到頂」。果然,過不了幾分鐘,Kelvin已在桌上醉倒過來,臉已埋在雙臂中,我們幾位舊同事相互苦笑,也繼續聊天。「Kelvin話,等去到澳洲先生仔,如果繼續留喺香港就唔考慮,其實真係好醒!」已經兩個小朋友的同事B說。「如果無小朋友,兩公婆就算去邊度,其實都無咩好怕,但有小朋友呢?就完全係另一種講法,單單驚唔夠錢洗,已經足以阻止你任何出走嘅計劃。」

「你仲未認命?我就一早認咗命,我知自己已經走唔到。」一直沒有發言的舊同事C突然說出這句話,震驚在場所有人。「分離從來不易,要走,就要捨棄好多嘢,工作、事業、朋友圈,去到一個陌生嘅地方從新開始,但呢啲都唔係最難,最難係自己嘅父母,你走咗,唔通剩低佢哋留喺香港?如果帶佢哋走,首先要計夠唔夠錢,就算負擔得起,要佢哋離開一個已經生活咗六七十年嘅地方,一把年紀仲點重新適應?」這是移民的老問題,亦是為何眾多在九七前移民他國的人,最終選擇回流返港的原因。

「所以,我唔期望自己可以走,只係期望仔女可以走!」我大概已猜測到他的想法了,就是先將仔女送出國讀書,之後再在當地畢業、找工作,最好落地生根,就真正撇脫地成為異國公民。事實上,有類近部署的人不少,而且早在十多年前已作準備。單在我身邊的同學,已有不少赴歐美升學後,順理成章不再回港,再在當地與同樣遠走他方的華人子女結婚,正式移居他國。父母都是偉大的,自己捨不得丟下父母,但卻不介意子女丟下自己移民去,牽腸掛肚的滋味不好受,但卻寧願把悲傷留給自己。我不禁對舊同事C肅然起敬起來。

「唔好講到我咁偉大,只係我懶,唔想再適應一個全新嘅地方,搵過一份全新嘅工,由頭做起。」舊同事C說。「又或者,當香港嘅生活環境再惡化,我會狠下心腸真係走,因為我唔想親眼見到,呢個我成長嘅地方,正式壽終正寢。」聽到這句說話,眾人唏噓。

愛我別走。正如你所喜愛的女子,如果不是真的說出口不愛你,或許仍存一絲幻想吧。你對香港仍有幻想嗎?

羅仕揚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