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淘汰

文章日期:2018年9月26日

說實在,我想沒有做Front Office的人會喜歡Compliance。

對於非金融業的人來說,Compliance確實是一種難以解釋的工種。最常見的一種誤解,就是將Compliance同Legal混淆;然而在金融世界內,除了要遵守法律外,還有由各監管機構,就不同範疇不同業務所制訂的各式指引,雖然無法律效力,但行內人想繼續「搵食」,這些指引依然是不可逾越的界線。如何令業務合乎規例,就是Compliance的工作所在。

大台新劇《再創世紀》,回帶了發生在十年前的雷曼事件。雷曼爆煲,幾乎是一件沒有贏家的災難,除了Compliance。「受惠於」金融海嘯,監管機構不斷收緊金融業運作,金融機構為了要令所從事的業務「對得人、拜得神」,安然地在合乎各式指引下平穩經營,紛紛大肆擴充Compliance部門。要知道海嘯後,金融業陷入了幾年的寒冬,股市一潭死水,投行為求減低開支,Freeze Headcount已經算是較有良心的行為,裁員亦是難以避免的最終結果 ------ 唯獨是Compliance,一個逆市中仍能不斷擴張、越請越多人的部門。

早幾年投行間搶Compliance的情況有多誇張?敝行有位前同事,一年來被人挖了三次角,每次人工均有50%以上的升幅。具經驗的Compliance,薪金確實可以水漲船高。逐漸地,Compliance不再純粹是Supporting角式,沒有盈利能力的他們,人工也開始拍得上Sales、Trader等FO Role。大學Graduate Trainee也開始有人會以當Compliance為目標,認為「錢」途無可限量。

由於市場內具經驗的人不多,開始有做Audit的人轉來當Compliance,說核數同Compliance相近之處甚多,也一樣要做審查工作;之後開始有做IT Programming的人轉來當Compliance,說可以監控交易系統內Non-Compliance之處;再之後有其他行被裁的人來當Compliance,說由現在的自己查過去的自己,又有甚麼「竅妙」不知道?再之後有英文好的文科生來當Compliance,說Compliance工作需要接觸大量文件,英文好自然事半功倍。由於市場人手不足,導致Compliance的入行門檻節節降低,濫竽充數情況嚴重,大量行內人空掛Compliance之名而無其實,行業崩壞之勢,或許由此時開始。

「你肯定係唔抵得人唔駛跑數,一樣有FO咁高人工,所以先話人廢、唔鍾意Compliance啫!」我承認,我確實不值Compliance的人工,因為感覺就像香港樓市一樣,純粹是供求失衡而出現了泡沫,偏離了理論價值;然而港樓不也偏離理論價值多年?當有人願意承接,這就是真實價值,再不值也得接受,Compliance的人工也一樣。幸好經過好幾年的「盲搶人」,不少投行也意識到當年自己做了「傻仔」,Compliance擴張步伐顯著放慢,早前更聽過有投行裁Compliance。泡沫不再,實力不足的人少不免心虛,對於討厭低質Compliance的我,無疑是天大喜訊。

對FO來說,怎樣才算是一個好的Compliance?很簡單,六個字,「唔好阻人搵食」,清晰易明。好的Compliance絕對明白賺錢是投行的首要任務,因為自己份糧,也是靠FO賺回來。事實上,理性、具經驗的FO,也不會隨便踩鋼線,賺錢重要,但保住份工、保住個牌的可持續賺錢能力更重要。好的Compliance不需要介入太多,總之盡量合理化FO的行為,確保他們沒有犯規,並且在瀕臨犯規前出聲警示。遇上麻煩時,關起門來可以打生打死,但對外一定要鎗口一同對外,為同事們護航,這對大家來說絕對是雪中送炭。

然而更多Compliance的取態是,任何自己不明白、不了解的,都先行說個「不」字,以便將來若有甚麼麻煩,也可說自己否決過及阻止過。如果FO堅持,會再推說這不是Compliance的管轄範圍,叫你找其他部門申請。當繞了好幾個大圈,部門們一個推一個,最後又推回Compliance時,低質Compliance才施施然地用「語言偽術」,再一次重申不關他們的事,例如「而家未有機制去處理你嘅要求」,這句話是否似曾相識,一如林鄭在山竹襲港後的說法。之後更會強調如你要堅持,他們也沒有辦法,但不會承擔任何責任。好一個「推」字訣!這與只懂賴皮的香港政府有甚麼分別?

投行之所以要出重本請Compliance,表面當然是要合規,背後說不出的原因卻是,「唔好理我做啲乜,總之你用方法幫我令所有唔合理嘅行為變成合理,擋住啲Regulator;更進一步,Compliance的高薪其實是「安家費」,必要時要為「君主獻頭」,這是老闆知Compliance知FO知你知我知的事。然而不少Compliance又要錢又怕死,高薪每月照樣收著,但對FO卻諸多刁難,不明白的事Ban,但又不願花多點時間去理解;不懂得的事要Ban,但不懂得的事卻多得很。為了領功,卻又要管些「雞毛鴨蒜」的事,如同事有沒有在Trading Floor用手提電話、中秋send給client的果籃有沒有超出禮物Policy的標準等。明白的,這類規則層次夠低,適合他們的水準;難道還指望他們明白交易系統與金融產品特性?

幾年前,Compliance成為了投行界內最光明的範疇,無論是Fresh Grad抑或是轉行者,均對Compliance趨之若鶩。現在我大膽預測一下,Compliance已過了最高峰的時刻,行業人數漸趨飽和,優勝劣敗的淘汰將會迅速發生,屆時,Compliance或會成為裁員最多的投行工種,情況一如十多年前科網股爆破後的IT一樣。

羅仕揚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