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見習有限期

文章日期:2018年8月30日

來到八月最後一個星期,又是一年一度與Intern道別的時候。

Intern見習生,對於我們這些在金融業已打混多年的老油條來說,從來都充滿新鮮感。別誤會,這裡所指的新鮮感,並不單指男同事對女Intern的幻想,雖然有顏值高的女Intern出現,確實會得到更多額外的「照顧」。事實上,新鮮感是建基於初出茅廬的衝勁和活力,這對工作變得麻木的我們來說,最為珍貴。

Intern是一個奇異的生態系統。為了進入這系統,早在去年的十一、十二月,HR已著手籌備這個將於暑假舉辦、為期十至十二個星期的計劃,當中包括酒會、做義工、分享會及Final Presentation等活動。大型投行的Internship Program,每年總會吸引成千上萬、來自世界各地知名院校的大學生來申報,也因此選拔永遠是最「嘥時間」的過程。大學生沒有工作經驗,理論上處於同一起跑線,哪麼HR會以甚麼準則來甄選考生?簡單來說,就是以學校取人,不是來自一線院校的,申請表直送堆填區,由於涉及歧視成份,這是大家不會明言、但人人都知道的準則。即使同屬一線院校的,GPA不夠高的,也一律要被叮走。經過一輪高分留底、低分淘汰的殘酷過程後,剩底的Resume應該大約有200份左右,數字由HR提供,聽說每年也差不多。

下一階段,是由Director Grade以上的一枱之首,決定今年轄下的枱,有否聘請Intern的需要,再向HR申請。Trading Floor上,總有某些枱特別多Tedious的Daily Task,也因此特別渴望有Intern來分擔粗重功夫。「夠數」的枱也特別喜愛請Intern,藉以彰顯其人強馬壯的聲威,這也是合理的,難道「唔夠數」的枱,正在為生死存亡拼博之際,還有餘力來調教新人?之後,Director會因應其個別業務的要求,如某些枱需要Programming奇才,又有某些主管想找個法文翻譯等,要求HR按條件再遴選合適的Candidates 來面試。來回幾轉後,Intern人選終於在五月左右成功落實,六月正式上班。

說Intern是生態系統,是因為這和大自然一樣,有進有出。認了吧,任何大學生做Intern,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畢業後「有得留底」,正式成為投行的一員。這個是一個你知我知、上司知HR知,連Intern之間都知的事實,每年二三十人來,好市的可能留低十來個,淡市的只能留低幾個,甚至一個都沒有,多少人進、多少人出,是整定的,但也有方法可以改變機會率。Intern為了獲得Offer,會把握機會盡量表現自己,但偏偏又怕露出明爭暗鬥的馬腳,會惹來其他Intern杯葛,故此總是表現出一副「淡定有錢剩」的神態,但卻在一邊打量別人,一邊計算自己留低的機會。

當然,Intern們這些青澀的勾心鬥角,放在我們的法眼內,其實不值一哂。雖然Trading Floor不如熱播劇《延禧攻略》般的紫禁城內,日日上演著我害你、你害我的戲碼;但能夠在Floor上生存,或多或少都有些演技傍身,也大致掌握到誰人掌權、誰人失勢。正因為我們看慣了高級版權鬥,這些Intern之間、隱隱滲於空氣的稚嫩張力,才格外令人覺得新鮮,也令我們在仲夏的Happy Hour帶來不少話題。

與身處其他行業的朋友說起Intern,反應通常都是負面的,一如網絡上經常看到對90後的批評一樣,懶散、欠積極、無交帶、港孩、「唔鬧得」,負面評語一籮籮,這對見慣投行Intern的我來說,來得有點陌生。畢竟,能夠進入投行成為Intern的,普遍都是名校畢業、學分超群的精英,也不知「揮底」了多少人,才有機會踏入這個Trading Floor。既然都是醒目仔女,就算要偷懶,也自然會偷得醒目些。我從來沒有見過欠積極的投行Intern,就只怕他們表現得太進取。記得某年有位來自清華的女Intern,一星期總有一兩天,會到樓下的c!ty'super買生果,再切粒給大家吃,你叫同事們吃還是不吃?事情的及後發展,是她的壯舉被一位MD叫停,而她最終也未能留低。

既然進取不湊效,究竟有甚麼方法可以留住上司的心,成功獲得畢業後的Offer呢?唔,這確是個Intern心底最想問、但又最不敢問的問題。坊間有很多Intern攻略,例如做好上司交帶的工作,不要擦錯鞋、不要講人是非等,但這些都只是基本,就算全部做對了,也不代表有得留低。說個非常殘酷的事實給大家聽,Intern能否留低,取決於公司該年有沒有錢,有錢多些Headcount、無錢少些Headcount,紅黑紅紅黑,「就係咁簡單」。好市時,有大行甚至試過整個Intern Class也全數聘請,但過得幾年,有多少還經歷得起Cut Cost裁員的洗禮,依然在投行內工作,就不得而知了。

其次也是關於錢的,就是Intern獲分配的枱,該年是否夠數。有數留低的機會大些,無數機會小些,也是十分簡單。作為一個Intern,你未必有權力知道該枱的P&L,但流連得幾星期,也總會知悉多少玄機。如果該枱的主管經常被MD叫入房「照肺」,又或組內經常召開Review大會,討論如何調整策略等,這張枱或多或少和現時的曼聯一樣,陷入危機之中,而Intern可以留低的機會就更小。這時應該好好看看附近的枱,不妨讓其他部門的主管認識你,就算未必有機會表現自己,最少也要留個好印象,說不他某天需要人時會想起你? 

吃過散水餅,這屆Intern又走了。緣起緣滅,只留下我們這群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中低層,繼續追求著P&L上幾隻虛無的數字。

羅仕揚

由9月開始此專欄將改為隔周刊登,謝謝支持。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