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傷.信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3日

中環機鐵站內臥虎藏龍。夾層內,除了那間門外總是排滿等候群眾的點心店添好運外,最令中環人念念不忘的,就是那間阿信屋。

寫字樓上班的人一定明白,午餐過後到下班之間的幾個小時,往往是最難捱的一段時間。午飯後飯氣攻心,午市又偏偏成交淡靜,呵欠連連下,一兩包零食往往是救命靈藥。相信不少辦公室族群,都會設立「零食基金」,或由上司打本,或由同事夾錢,用作購買日常零食之用。中環可以買零食的地方不多,IFC內,除了那間貴價超市外,就只剩下阿信屋。每天午飯時間,阿信屋熙來攘往,充滿來「上糧」的OL們,大包小包,只為苦悶的返工生活加點味道。

阿信屋就是這樣一間為生活加點味道的企業,也因此它的創辦人林老闆突然過身,市民的哀悼之聲不絕。香港人仇富,企業家從來惹人生厭,更遑論悼念他的離去;但林老闆不同,因為比起滿身銅臭、高呼「侍產假一日都唔應該有」的商界代表,他更像一個普通市民。林老闆的營商理念,簡單一個字來說,就是「平」。他採用平買平賣、薄利多銷的策略,寧願只賺取微利,也希望用最抵價錢回饋消費者,但「平」卻不代表「差」。有報道說,林老闆當年在日本311大地震時雪中送炭,主動向日本供應商求購貨品。多得林老闆的努力,才令港人今天能夠享受價廉物美的日本零食。

然而金融世界像嗜血的鯊魚。企業中流砥柱離開,競爭對手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借機吃掉對手。就算之後出再多的澄清聲明,只有最初的說話才是最真。缸邊的「花生友」最愛混水摸魚,既然有人出聲表示收購意向,兼且提供潛在估值,股票市場當然趁勢炒作。從來都說股市最冷漠無情,這邊家破人亡,那邊炒起掛鈎產業,像當年四川大地震後,市場資金竟然憧憬重建炒起水泥股;又像當年匯豐(0005)、渣打(2888)大裁員後,預期受惠開支縮減股價反升,就是最好的證明。阿信屋母公司CEC國際(0759)股價在林老闆逝世後急升,最主要原因當然是憧憬賣盤;但另一方面,也反證資本市場普遍覺得,林老闆的後繼者未必有能力、或有心繼續營運這盤蝕本生意,先行為股價加上賣盤溢價。

回看阿信屋的業績,這盤生意確實不易做。事實上,阿信屋已連續三年虧損,縱使最新一份全年業績,虧損收窄至約3,200萬元,但經營環境也不見得明顯好轉,毛利率改善不了或許是主因。光顧過阿信屋的人肯定認同,它所出售的日本商品價格極低,當然你拿包土炮珍珍來和日本薯片相比,珍珍的Absolute Value可能更便宜,但一包10元的日本薯片,若用會員卡或電子支付後只賣9元;同一包薯片在日本當地也隨時賣120至150 Yen,折合成港元,幾乎與本港同價,試問林老闆的毛利有多少?有同事曾說,寧願阿信屋加少許價,也必定要保住公司不要「執笠」,否則中環又少一個買零食的好去處。

不過要加價也不是如此容易,只因阿信屋的常客,早已預期了貨品帳面價不是實價,結帳時肯定再有優惠價打折。沒錯,先不說集團行之多年的會員制,其巧借各種節日名義來進行折扣促銷,顧客們早已見慣不怪了。提供折扣得益的是顧客,但經營者卻只能更咬緊牙關。「今日唔好買住,星期六日就有折」、「9折邊抵?早幾日有82折,上星期仲試過75折!」久而久之,顧客養成了等折扣才「幫襯」的習慣。兩年前,林老闆曾嘗試停止折扣,改以更低公價定價,但營業額在當月隨即急跌,逼得他走回提供折扣的舊路。可以說,折扣令阿信屋生,但也一直拖住它後腿,可算是一種非典型Winner's Curse的體現。

還有就是新鮮感的倒退。家中的抽屜內,還放著一張n年前阿信屋的會員卡,時至今日已被TNG內的電子會員卡所取代。當年阿信屋的殺手鐧是「變」,甫入店內,入目的是各種新款日系零食;隨兩星期再去,早前的款式已不復見,貨架又換上了其他新款。擔心這次錯過了下次買不回,是當年每次到阿信屋買入大袋零食的誘因。然而當阿信屋發展成逾200間分店,保持新鮮感不再是易事,維持穩定的貨源才是首要考慮。近一兩年,作為阿信屋粉絲的我,已甚少見到有新款日系零食上架,反而加多了韓國、台灣的食品種類,日系零食主要也是熟口熟面的桃哈多等。新鮮感降低,也自然影響了顧客的消費意欲。其他諸如擴張過度、經營太多副業等,這是林老闆在生時已致力解決的問題,在此不贅。

來到了十字街口,如何令踏出的每步更瀟灑?如何改善毛利率、改變顧客折扣的習慣,以及增加新鮮感,將會是後繼者主要面對的三大難題,不過問題又豈止這些?阿信屋在過去幾年「做生咗」不少死鋪,將一向人流較少的鋪面,如商場的最角落、出入口在橫街的鋪位重新帶旺。然而到了續租關頭,業主眼見承租的是阿信屋,加租是意料中事,只希望各位業主感念林老闆激活了死鋪,租金上能高抬貴手。確保貨源、穩住供應商也是重要舉措,像日本供應商感念林老闆當年雪中送炭,過去幾年才拒絕了其他零售商的叩門,現時主事者有變,要向供應商表明經營風針依舊不變,也是當務之急。

林老闆曾對傳媒說,阿信屋公務繁重,每天只睡4小時。明白林老闆以一個逆流大叔之勢,50多歲時才從廠佬轉型做零售商,每天背負著數以千計員工的生計責任,自然久夜難寢。傷.信,為創辦阿信屋的這位巨人帶來傷心的告別,只希望他能在另一個世界好好休息。

羅仕揚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