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招職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日

這頓晚餐,來得有點突兀。

眼前與我共晉晚餐的這位小姐,在大部分人眼中,肯定是位美女。長髮、大眼、薄唇、瓜子面,淡掃峨眉,但年輕就是美,不用太多的修飾,光滑緊緻的肌膚,已經令人砰然心動。一字膊的白色中裙,剛好露出亮到反光的雙肩;裙子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恰如其份地露出了修長美腿,但又偏偏不覺得暴露。能夠與美女約會,當然是件幸事,但由於這位小姐比我最少年輕十歲,我覺得尷尬的,是怕若碰到熟人,別人會以為我找PTGF。

「多謝Jacky介紹你畀我認識,又好多謝你唔怕我白撞肯嚟見我,我實在對投行工作好有興趣,想知道你哋日常工作係點。」溫柔但毫不造作的女聲,完全與她的外貌相配。當然我來赴約之前,完全不知道會面的,竟然會是一位年輕美女。難怪Jacky說介紹一個師妹給我認識時,會說「益咗你」、「肯定唔會令你失望」、「驚你多謝我唔切」。

對,為甚麼會有這頓晚飯呢?事緣任職Big Four的舊中學同學好兄弟Jacky,畢業多年仍心繫母校,每年都會參加大學的Mentor Program,為師弟妹指點迷津。眼前的這位美女,正是他的Mentee之一,今年剛大學畢業,時光飛逝,數數手指,Jacky和我真的剛好大她十年!呀,忘了介紹,這位美女叫Yanise,不就是大台劇集《踩過界》內朱千雪的角色?再望望,Yanise真的有幾分像朱千雪。Yanise告訴Jacky這位Mentor想認識在投行Trading Floor上工作的前線Sales或Trader,Jacky順理成章想起我,於是便有了今晚這個意外的飯局。

年輕人問起投行工作,目的通常只有一個,就是想入行。奈何世道逆轉,早年遇上這些情況,通常我也會做好心,將年輕人的CV send給公司HR或相熟行家,有沒有Headcount、面試機會就各安天命;但近年投行縮減人手已到了縮無可縮的地步,就算有Headcount,也以行內有經驗人士優先,Fresh Grad最多只能以合約形式聘用。不過話分兩頭,像Yanise這種高質美女,就算in投行,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機會,最低限度PB RM應該會爭住請。「答你問題之前,畀我問條問題先,點解對投行咁有興趣?你又唔似想入行喎!」這是直覺,如果想入行要找投行人問路,七月實在太遲,應該早在去年年底已經敲門,現時已有Offer在手等返工。

「係,你講得啱,我無興趣做投行,朝九晚五工作唔啱我。」年輕人實在太年輕了,就算美女也忍不住要搶白,香港打工仔怎會有返朝九晚五的福份?像投行FO,大部分人七點左右已回到公司,為開市做準備,忙了一整天,能夠六、七點收工已屬萬幸。「我明我嘅問題可能好敏感、涉及商業機密,但我確實想知道投行嘅Trading Method係點,Trader會用咩方法去判斷隻股份會升?係你哋有內幕消息,定係真係有啲散戶學唔到嘅技巧?」嘩,問題如此廣泛,又夾雜著坊間對投行的誤解,要解釋連串問題,起碼三小時。「你好似仲未答我點解想知呢啲嘢喎!你想做全職炒家?」這是Yanise問這串問題後我唯一想到的原因。

「唔係,我只係想做KOL。」答案確實令人有多少驚訝,難怪Yanise說起來也有點腼腆,像是已被人取笑過很多次。社交網站的盛行,造就了KOL文化的出現。有名氣、有Like有Share有Followers的KOL,搵食機會不少,推一個Post可能已經收幾萬,但想不到KOL已經Advanced到可以成為Fresh Grad的理想工作,這職業也確實相當招積。KOL的普及,拉低了素人成為名人的門檻,但做KOL真的如此容易?單是沒有穩定收入已經是致命傷,再加上網絡世界的競爭全面,恕我膚淺,女KOL顏值最重要,其他都是次要,這刻我當然覺得坐在我面前的Yanise是美女,但掃一掃面書、Instagram上的美女KOL,比她美的多的是,要突圍而出,談何容易?

「如果你想講我太天真,想不勞而獲,唔腳踏實地做嘢等等,請隨便講,我已經聽過太多,我唔介意。」Yanise深呼吸了一口,像是豁出去似的。「其實只不過係換個諗法,以前想紅想成名,要去選香港小姐讀藝訓班,而家就去做KOL,但KOL要有特色,唔可以齋靠樣。你睇吓,有人打機成為電競女神,有人游水幫港隊攞牌成為女神,有人做yoga做到變女神,仲有人做時裝設計師兼model,著返自己設計嘅衫成為女神,仲有好多旅遊、美容達人,甚至係生仔、育嬰達人,一樣有佢哋成為KOL嘅市場。趁後生,點解唔試吓?就算衰咗,我都仲有時間返轉頭。」

「咁你嘅市場,就係想成為炒股女神?」這才是Yanise竭盡心思想認識投行人取經的原因吧!但我記得十年前出現過的一位美少女股神,最後也到了一間中資券商找份正職。「少年股神、美少女股神通常無乜好下場喎!」Yanise笑著說。「我只係覺得Finance係自己本科,又有興趣炒股,坊間又好似冇乜後生女做財演,又冇乜人講投行點炒嘢法,點解我唔請教吓身邊嘅投行人,再學以致用呢?話唔定真係聚到班網民,累積到人氣,成到名好過打份工呢?」這是我不太理解的想法,或許這就是代溝。

「你唔覺得,冇份正職,好似好無安全感,好似對社會好無貢獻咩?」這是我用盡氣力問出的最後問題。「咁你每日炒炒賣賣,又對社會好有貢獻咩?」Yanise不加思索的回答,剛好刺中了作為投行人的死穴,我,實在無法反駁。

羅仕揚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