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取消資格

文章日期:2017年10月19日

「大家準時到啦!多謝各位!」將於年底結婚的阿Tim,向舊同學逐個遞上喜帖,笑逐顏開,喜上眉梢。人到三十歲,每年秋冬兩季都是財力的考驗,只因舊同學、同事、朋友相繼踏入適婚年齡,紅色炸彈一個接一個;不過像阿Tim這類相識於微時的舊同學,兄弟情是難以用金錢來衡量的,我們衷心祝福他踏入人生新階段之際,人情也不會介意額外「重手」。

「阿Tim,咁你結婚之後住邊呀?租樓?定係已經『唔聲唔聲』買咗樓做業主?」另一個舊同學問。香港人實在可憐得很,幾乎生活的所有,都要和買樓掛鈎;特別是結婚,女友希望你有樓,外母更要求你一定要有樓。記得運房局前局長鄭汝樺曾經講過「結婚唔一定要買樓」,更指「買樓可能少了很多選擇,多了很多摩擦」。放諸於幾年後的今日,這句說話剛好成為了事實的相反:有樓男一定多了很多女伴作選擇,無樓男則會與女伴及外母多了很多摩擦。

「你咃無聽過『這些機會不屬於我』咩?」阿Tim苦笑說。「一路儲錢個樓價就一路升,你點儲都追唔上樓價嘅升幅,Standard兩房單位,一年升成百幾萬,全年人工都無百幾萬啦!」這是肺腑之言,就算如何平步青雲,30歲人年薪過百萬,依然只是少數,又如何追得上樓價的升幅?「我同我女友都想生小朋友,想要BB就唔可以太遲結,無計之下都要租住樓結咗婚先。」阿Tim的故事,就像很多80後一樣,拍拖多年,打算將來有小朋友,「合久必婚」是順理成章;但樓價升得太猖狂,買樓成為結婚的前設,買不起樓成為了爭拗的根源。不想演變成「合久必分」,也只能屈服租樓結婚去。

「邊個唔想好似Irene同Norman咁,有份安定嘅鐵飯碗政府工,仲一早買咗樓,結婚生B一條龍,都唔知幾令人羨慕!」阿Tim提起席間同是舊同學的Irene和Norman說。記得Irene兩夫婦嗎?任職政府工的她們,也曾經在本欄出現過,其中Irene更是令人稱羨的AO,畢業多年,現時人工肯定已達六位數。上次提及他們時,應該是去年兩人斥資逾800萬,購入港島東某大型屋苑一個三房單位的時候。貧者越貧,富者越富,兩人去年購入的單位,現時市價已突破1,000萬,短短一年,賬面獲利已達七位數。

「阿Tim你咁講嘢即係玩我啫!」Norman笑著說。「我哋都係咬緊牙關,兩個人夾份,再問埋屋企人借錢先夠錢買,而家仲爭銀行成幾百萬錢,三十年按揭,甩身時已經係退休人士。」這是過謙的說話。低息環境已經持續了好幾年,就算美國加息,香港息口依然低企,有能力供樓的人不少;不過首期的要求實在驚人,600萬樓以上的首期最少四成,連同釐印等費用,最少有280萬樓才勉強有能力上車,試問有資格的人有多少?已故權威股評人曹仁超曾說:「不要讓500呎綁住你的青春」,但對無殼蝸牛來說,能夠有供樓的資格,已是一種福氣。

像Irene和Norman的買樓故事,在世俗人眼中,應該算是成功例子,而在以收入多少來評價一個人「有幾叻」的今天,她們更肯定會被譽為「叻仔」、「叻女」;但別忘記Norman所說,高薪厚職如他們,也要問屋企人借錢,才勉強負擔得起首期,政府工一樣也要慈父慈母關照才能買樓。「無咁大個頭就唔好戴咁大頂帽,邊個叫佢哋買三房?」同學之間總有些甚麼也要批評,不知是羨慕還是妒忌的人。然而,如果連任職AO的人,也沒有資格買一個三房單位,究竟甚麼人才有資格在香港買樓?

誠哥經常說:「買樓要量力而為」,買樓隨時是一個人一生最大的投資,當然要計清楚自己的負擔能力,才決定是否「去馬」,但這個「量力而為」中的「力」,卻與香港人越行越遠。任職高級公務員,以收入計已經屬於香港就業人口的首5%,甚至是首1%,雖然他們有能力買樓,但選擇一樣有限。買600萬以下的樓,財力上當然綽綽有餘,但600萬以下、擁有合理面積的兩房單位,又有多少選擇?樓價一突破600萬,首期要求隨即變了四成,所需成本亦要Double;高級公務員的人工勉強夠資格負擔,但已相當吃力。樓價一到800萬以上,按揭上限變了最多500萬,只要樓價高過833萬,已經借不足六成,即使像Norman般的高級公務員也負擔不起,需要找家人幫手。

問題是,如果連收入是本港就業人口最高1%的人,買間得體些少的樓也不夠資格,究竟香港林林總總的瓊樓玉宇,又有甚麼人有持有的資格?住在元朗某大型屋苑的的同事A,或許能提供答案。「唔知幾時開始,出出入入撞口撞面,大部分都係內地人,連落會所做gym,周圍聽到嘅都係普通話,唔講仲以為去咗內地酒店嘅gym房。」以為新界區較貼近內地嗎?住在奧運站上蓋某豪宅屋苑的同事B亦身同感受。「我見到嘅大陸人,唔係一個半個,自己一個人嚟香港做嘢、租樓住嗰啲,而係一家大細,手拖一個,手抱又一個,落咗嚟香港定居生埋仔嗰啲,仲買埋樓組織小家庭,香港人都無佢哋咁爽皮。喂,乜而家申請落嚟香港好易咩?」單程證配額多年來風雨不改,每日150個。

「如果早出世幾年,用返而家個人工,努力啲儲錢,可能已經儲夠首期,夠資格買樓先結婚了。」臨別時,最有剛性置業需求的阿Tim這樣說。對,香港人擁有物業的資格,確實因樓價的升幅而隨年月遞減,但可悲的是,還有些人懵然不知。「最怕其實被取消資格,還不知道拼命掙扎」,這句歌詞點破一切。

羅仕揚

●Like「明報財經 mpfinance」fb專頁!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