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坎坷的偽中產

文章日期:2017年9月14日

比較從來都是痛苦的,因為總有人過得比你好。就算高薪厚職如上周提及的Alex,幾經努力,終於爬到了投行中層,收入不菲,生活依然覺得不滿足;只因圍繞在他身邊的,盡是與他同Level、甚至是更高Level的有錢人。別人食的、穿的、住的盡是比自己好,試問身處於這樣的氛圍下,又那會感到滿足?

有朋友說過,在香港生活,最快樂的有兩種人,一種是有錢人,一種是窮人。真正的有錢人不愁衣食,「想要乜就有乜」,生活優哉悠哉,就算要交稅,也可聘請專業會計師來將稅項減到最低,自然過得快樂。至於窮人呢?反正再怎樣努力工作,在物價日貴下也不易兩餐溫飽,在樓市扭曲下也難以覓得安身之所,倒不如舒舒服服地申請包括綜援在內的各式津貼,等政府來供養。至於房屋問題,苦候四五年輪候公屋雖然不易,但總易過自己儲首期上車。生活的最大煩惱省卻,要快樂也不是甚麼難事。

對比之下,最苦的一定是中產,特別是年輕的中產。前財爺鬍鬚曾曾對中產作出定義:有空喝咖啡、睇法國電影,有這種生活態度就是中產,但他卻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環:月入起碼要達到財爺般有30萬以上的一半,才勉強算是中產,但社會似乎並不認同這種看法。甚麼是中產?最具說服力的指標,應該是毋須政府資助就能買樓的,就是中產。看看本港申請居屋的二人家庭入息上限是多少?52,000元,除2是26,000元,即代表政府覺得,月薪有26,000元的,理論上就是中產,四捨五入「俾夠」3萬又如何?這群月入3萬、被政府視為中產的一群,卻偏偏是社會上最坎坷、最唏噓的一群。

根據本港大學生畢業後的職業升遷路線圖,21、22歲大學畢業,普遍月薪萬多元,這個起薪點過去十多二十年也沒有怎樣加過。不要緊,像上一代的前輩經常說,「後生仔俾啲心機,勤力啲做嘢,實得架!」。好,努力工作,朝九晚十二、不分晝夜的工作工作再工作,憑著「唔怕蝕底」、「唔怕被老點」的性格,工作七、八年,到30歲人,升了兩三級,做個小頭目,下面有三四個人手,應該算是不俗吧!能夠踏上這一步的,應該已是少數。看看戶口,人工由出道時的萬多元,現時已加到約3萬,七、八年間加了一倍多,算是不錯吧!可是在香港又夠做些甚麼?

3萬元,高不成低不就,與其說是中產,不如說是偽中產。為甚麼?政府為所有福利訂下的界線,3萬月薪能夠享受的應該是零。公屋申請不到,居屋沒有資格,但首期又儲不到,只能繼續與父母同住「黐飲黐食」,更慘情的是還要交稅,還要交給這個無能的政府。最慘情是踏入適婚年齡,女友趕嫁卻離上車很遠很遠,為保私人空間,只好每月交租,距上車越來越遠。再看看3萬元月薪的支出分佈,家用著量幾千,交通、飲食、月供保險、交稅、雜費等,幾乎已是餐餐快餐,1萬大元少不了,非常「慳家」的人應該可以剩下1萬至萬五大元作儲蓄。可以說,納稅後的月入3萬元偽中產,生活質素隨時比月入3千但申請綜援的人更低。

「你哋班後生,阿叔我當年人工得萬幾蚊,一樣供大兩個仔女讀書,一樣買到樓,係你哋有錢洗晒佢,先儲唔到錢啫!」這是我與母親羅師奶周末去飲茶時,親耳聽到「隔離枱」阿叔的真實對白,說實在,這比粗口更難聽。利申,我對這類自己幸運、生於香港發展周期,到現在已經「上位」,卻經常指責年輕人的老Seafood,最是反感。看看你的父母,確是人到四五十歲,人工依舊得兩三萬,但依然能夠「揹起頭家」,原因是當年的物價指數,已不能與今時今日相比。

樓價佔人工比例的假設,是很多人也推演過的計算,我也不厭其煩再計一次。不用回到很多年前,就當回到2000年吧!一個正常的兩房單位,索價200萬元,大學生人工起薪點為1萬,當年一成首期可以上車,未計雜費,不足兩年的人工已夠付首期。再看看今日的樓價,兩房單位索價600萬元的盤已買少見少,辣招下600萬樓要付四成首期,就算很「叻仔」的大學生,一畢業就有2萬元起薪點,也要120個月,即12年工作的薪水才有首期,試問要怎樣做生涯規劃,才可以找到一塊瓦片遮頭?可能要找吳前局長解答。台灣有句說話紅遍網絡:「上一代買房是生涯規劃,這一代買房是人生夢想」,實在說得太好。

至於老Seafood,我不是說他們沒有付出過努力,但問題是即使現今的年輕人再努力,也肯定達不了上代人的高度,為甚麼?當年發展中的香港機會處處,各行業都處於膨脹階段,職位數目增加,上位速度自然快,甚至很多資質平庸的人,也能獲得晉升機會,不是嗎?看看自己工作的公司,不是總有幾個「死唔斷氣」、工作能力偏低,但又不肯與時並進的老前輩嗎?時至今日,大部分行業都處於收縮周期,科技取代人手,職位日漸縮減下,能夠保得住份工已算不錯了,五六十歲的老一輩不肯退下來,四十歲的可能仍然是中層,試問三十歲的又如何有得升?就算強如李嘉誠,讓他年輕70年再發跡,在現今大財團壟斷下,他也不可能再成為地產大亨。因自己幸運地生得逢時、「食正條水」而今日身處高層的老Seafood,再以批判的眼光來挑剔下一代人吃不了苦,這才是最可恥的。

話說,政府最近放風說推出「首置上車盤」,希望覆蓋入息高於居屋上限,但又儲不到首期的偽中產置業。成效如何,尚屬未知之數,但我聽過一個手持幾個物業放租的前輩說,「樓價就算唔升,都梗係唔好跌啦,最好班後生一世買唔起樓,租我啲樓再交租俾我,幫業主打死一世工就啱啦!」你看,這就是上一輩留給年輕人的「恩典」。

羅仕揚

●Like「明報財經 mpfinance」fb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