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圍爐的偏聽

文章日期:2017年8月24日

雙學三子的判刑,是過去一周最令人傷感的新聞。網上的討論是熱烈的,周日遊行的人數,亦反映了事件確實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然而在我身邊,無論是同事、行家抑或舊同學,特別是工作背景及入息範圍相若的,似乎對判決的態度都是冷淡的。就我個人感覺而言,對於政治,中環人還是抱著一貫「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佔中後的一段短時間或許好些,但過得兩三年,一切又回復平靜。

對於民主的追求,身邊的中環人態度普遍是「有當然好,但冇咪冇囉,又唔會冇飯食嘅」,精神上的支持或許有的,金錢上的支持已屬非常個別,行動上的支持更是講多做少。要他們在遇到不公義時抗爭嗎?先衡量一下有甚麼潛在回報吧!強權壓迫下要上街嗎?如果上街後可以不用交稅,願意參加的中環人數目,應遠比願意上街爭取真普選的人多。「經濟動物」不是浪得虛名的,這都是香港這個資本到不能再資本的社會狀況所煉成的。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近日接受訪問的「求仁得仁」論,惹起了極為兩極的反應。一石激起千層浪,我八卦地到報道了石狀訪問的各媒體面書Post看,有人對其看法大感認同,亦有人不屑一顧,但總括而言,不同意其言論的Comment明顯較多,部分偏激的回應更說「估唔到連法律界都歸咗邊」、「條友收咗錢」。網上的世界是傾向民主陣營的,不過另一邊廂,石狀這個訪問卻意外地成為不少同事、行家在面書上Share的Post。這群平時不太理政治、不留意時事,只關心「今晚食乜好」、「下個月旅行去邊度玩」、「打風係咪終於有假放」的中產,有甚麼原因突然燃起他們對時政的興趣,更要在面書上Share Post?自然是因為石狀的言論,某程度上反映了不少中產心中的看法。

網上有一個術語,叫「圍爐取暖」,意思是人總喜愛與想法相近的人「埋堆」,當他們聚起來互相分享著相近的思維,這群「圍爐」的人就很容易認為自己是主流意見,也只有自己的看法才是真理,其他不認同的人都是「港豬」。這群追求民主的人,經常在面書發表言論,但看來看去也是同一批人的看法,Newsfeed出來出去也是志同道合的朋友Share出來的「啱Channel」新聞,很容易誤以為全世界的人都與自己看法相若。不能否認的是,香港支持民主的人,肯定較支持建制的多,這從歷屆立法會、區議會選舉的選票比例中,也可得知一個大概;然而兩者的差距卻在持續收窄,近年最樂觀也許只是六對四的比例,60%對40%,這可不是一個很大的差距。

有人或許會說,建制派獲得的選票多,只因他們出動蛇齋餅糭,又或是利用「掌手雷」將一批批根本不知甚麼是投票的公公婆婆,從老人院運到票站去。不能否認確有這樣的情況出現,但卻不要忽視社會上確有一群人,不是無知的牛頭角順嫂,也不是激進的維園阿伯,而是一群學歷高、職位高、收入高、年紀約三四十的知識分子,切切實實地支持建制派,這是我個人在金融業打混的過去十個年頭內,親身體會後才驚覺有這樣的一群為數不少的人存在。記得上屆立法會選舉,理應屬於中產領域的太古城票站,投票投到「打晒蛇餅」直至凌晨?當大家高呼連沉默的中產也站出來,香港民主有希望之際,你們記得該票站得票最多的是哪位候選人嗎?是葉劉!中產投票投到凌晨三點,原來是為了投葉劉!諷刺吧!

要肆意批評石狀的言論很容易,中肯、涼薄、以偏蓋全、只為捍衛法律界尊嚴等,都是幾個最常見的評論,但更重要的是,為甚麼會有一群人,應該說是有一群中產,對石狀的言論如此認同。身邊部分的泛民支持者,特別是較激進、行動派的一批,總相信在香港支持民主的人是大多數,然而殘酷的現實是,中產是否支持民主,已屬一半一半,而就算是支持民主的中產,普遍都屬於和理非非式、傾向泛民的政治光譜內,而在關係到金錢、利益等範疇下,更會如「牆頭草」般突然傾向建制。

原審裁判官說得好,「年輕人想法可貴之處在於較為純真,但可能衝動偏激而忽略後果,就如錢幣兩面,有美好一面,也有缺失一面」,雙學三子作為學運領袖,他們抗爭是為了令香港變得更美好,並不涉及到個人利益,這是無庸置疑的。石狀的「求仁得仁」論確實說得太直接、太苛刻,但他將法治精神放在最崇高地位的看法,卻是說到了不少中產的心坎裡。當然要反對這種看法的理由可以有很多,最常說的一種是當法律存在不公義時,公民抗命以修正法律漏洞應豁免刑責,但「違法就要付上刑責」的普世價值太深入民心,一下子要將整個價值觀扭過來不容易。當然,整個案件最可恥的,是政府將法律工具用作政治用途,像石狀所言,三子案有否政治檢控成分,尚有值得斟酌之處,但DQ案卻肯定「走唔甩」,排除異己的味道猶如司馬昭之心。

那天看了一個報道,說黃之鋒在獄中聽到有不少香港人在周日上街遊行,「喺張床上笑咗出來」。香港人對民主真的如此渴求嗎?有人說,當老一輩的人逐步淘汰,追求民主的年青選民越來越多時,香港的民主路仍然有得走;但我眼見身邊本身在讀書時期會參與遊行的朋友,到近年來成家立室、升職加薪、變成中產階級後,想法逐步趨向建制。黃之鋒的笑,未免太過樂觀。

羅仕揚

●Like「明報財經 mpfinance」fb專頁!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