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中環人的優越感

文章日期:2017年7月27日

「中環 Landmark / Jardine / 英資系 > 中環 IFC > 長江 > 金鐘 PP 1,2 / 花園道ICBC Tower系 > ICC > 中銀 > CITIC Tower > 灣仔北中環廣場 > 上環中環中心 > 政府總部 > 其他落地玻璃寫字樓 > 其他非落地玻璃寫字樓」

話說,某知名職場博客上載了一篇細數中環「鄙視鏈」的文章,同事在面書看到並分享出來,隨即引來Trading Floor一陣哄動;而上述的寫字樓排名,可說是最具爭議的序列之一。「唔係吓,IFC邊有可能『低呢』過Landmark、Jardine?長江有Goldman,應該同IFC同Grade囉!」某女同事這樣說。

作為一個在中環IFC「打躉」多年的投行員工,不能否認的是,能夠在中環上班,確實有一份格外的優越感,雖然這種優越感主要出於虛榮;而在芸芸中環寫字樓中,IFC更具格外尊崇的地位。真人真事,舊同學聚會,席間有人寒暄問大家在哪區上班,正常人會怎樣答?當然是中環、灣仔、金鐘等以地區先行,但一個同樣在IFC工作的男同學,卻搶閘說出IFC這三個分開沒有意義、但合起來卻甚具魔力的英文字,隨即惹來部分女同學豔羨的目光。另一件真人真事亦曾經在本欄分享過,有女同事不時在面書分享IFC上班的點滴,例如辦公室落地玻璃望出的維港、樓下Apple Store的人流,甚至是IFC Mall內法式甜品店的Crème Brûlée,為的只是想炫耀自己在IFC上班。IFC的地位可見一斑。

對於「鄙視鏈」的排名,我又覺得同事反應似乎有點過大,應該這樣說,Landmark和Jardine等英資持有的商廈,租客通常是商會、醫生或律師等Professional Firms,專業人士社會地位高人一等,自然對這類英資商廈另眼相看。對於金融業、證券業來說,會在Landmark、Jardine租寫字樓的金融機構一向甚少,IFC在這個界別中自然是龍頭。

在IFC上班確實不錯,交通極方便,樓下直通港鐵、機鐵站,二期樓下及商場電梯位都有的士站,除非在放工等極繁忙時間,否則要找一輛的士代步,並不算是難事。樓下一大間高檔超市,機鐵站內連阿信屋都有,為Office零食上糧不是夢。曾經有一位由首爾出Trip到香港的韓裔女同事對我說,來香港出Trip是 ”very dangerous task”,因為樓下商場名店林立,稍一不慎隨時「荷包」失守;而對男士來說,商場的四樓平台設有多間酒吧,想與同事、行家Happy Hour,抑或是與「隔離枱」女同事聯絡感情,幾步之遙已有「落腳點」,大概也沒有甚麼藉口推搪吧!

至於如何解決「食」的問題,IFC選擇亦算多。與同事或客戶的午飯聚會,商場的多個中、高級食肆不在話下,平台的酒吧在午飯時間一樣有Lunch供應。工作繁忙想吃過快飯?樓下有效率極高的麥記、地鐵站內有美X和大XX兩大快餐,還有可供外賣的米芝蓮點心店,「平平地」食一餐一樣有選擇。當然更重要的是IFC可以叫外賣!翠華以至其他在德輔道中沿線的茶記,甚至部分在半山扶手電梯附近的食店,不少都肯送外賣到IFC。或許有人覺得肯送外賣沒有甚麼大不了,但能夠有外賣食,已經是一種恩賜!有轉工到一海之隔ICC投行上班的舊同事吐苦水,說ICC方圓百里內都無肯送外賣的食店,失去了才學懂珍惜,才明白到「外賣非必然」的大道理。

不過,如果純粹以工作地點定身價,也未免把中環人看得太膚淺了,因為他們更膚淺地,會以任職的投行劃分階層。「GS > MS > JPM > UBS > BarCap > CS > BNP > Citi > BAML > HSBC > StanChart > RBS > CITIC >其他投行 > DB」,職場博客內「鄙視鏈」的排名雖然極具爭議性,而且也與現實有明顯出入,不過Goldman與大摩排頭兩位,而落入凡間的Deutsche排包尾,應該沒有甚麼異議。Goldman位於長江中心,而大摩更遠離中環座落ICC,但誰人會看輕這兩間投行龍頭?由此看見,IFC工作這地位也並非如此無往而不利。

題外話,說到中環最佳寫字樓,我雖然偏心自己工作的IFC,不過在「鄙視鏈」內僅低一格的長江中心,亦是優質之選。撇開其他不談,單是風水上已無懈可擊,作為首富誠哥運籌帷幄的大本營,龍穴又豈非尋常庶民可以理解?中環人口耳相傳,長江中心座向微微傾斜,並非完全向北望海,有助避開太陽的光煞;長江中心左右分別有滙豐及中銀兩大地標,形狀恰似盾牌及利劍,長江中心左手持盾、右手持劍,邪魔外道又豈能埋身?大行高盛多年來始終緊守長江,自然有其原因。

近十年,投行經營大不如前,於是想出遷冊Office的行動減省開支。像大摩、瑞信等搬到ICC,還可以說是由一幢甲級寫字樓搬到另一幢甲級寫字樓,但更多投行的做法,是將FO、MO、BO等不同部門分拆至不同地區。FO由於要見客,仍然留守中環本陣,令前綫員工仍能保有中環人的優越感,但其他部門呢?MO、BO能夠搬到太古坊、One Island East等港島東地區已算不錯,次一等的選擇有九龍灣MegaBox附近的商業區;像滙豐、中銀等在奧運站附近有自置物業,也可說是在西九龍上班。最爆的是美林當年將BO大遷徙至葵涌,這個創先河的降格行動,當年也被中環人熱議。

看!不經意之間,我也不自覺地為上班地區作排名;而可以預期的是,不久的將來,西九龍一帶上班的應該最缺乏優越感,為甚麼?一地兩檢下,連邊界也可以淪陷,還有甚麼剩下來值得自豪?

羅仕揚

●Like「明報財經 mpfinance」fb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