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ng floor說故事

【羅仕揚blog】摩笛的詛咒

文章日期:2017年7月13日

這陣子,大摩的分析員,應該風騷得很。

能夠百發百中,「係威嘅」!過去半個月,摩根士丹利發表的多份股票分析報告,尤如金手指,幾乎話升就升,話跌就跌!這個例不虛發的報告N連環,始於6月24日,唱好中銀香港(2388)的「摩笛」一出,中銀單日急升逾6%。如果說追買一隻強勢股沒有甚麼值得炫耀之處,能夠「推郁」大笨象滙控(0005),就顯得格外威風。大摩6月29日發表報告,調升滙控目標價到84元,「增持」評級就像火藥引般,燃點起整個市場追買滙控的瘋狂,「獅王」在當日甦醒大升逾6%,這個升幅對於滙控來說,應該幾年才有一次。

推升算不上甚麼?「摩笛」挑戰高難度,反手看跌。上周三,大摩發表報告唱淡中資電訊股,積弱甚深的中移動(0941)跌多些少,也許沒有人會在意,但連有混改憧憬、上半年表現理想的聯通(0762),也在當日急跌逾4%,這就足以彰顯「摩笛」的大能。自此之後,「摩笛」幾乎成了神話,市場資金追買「摩笛」愛股。上半年被看淡、銷量落後的長城汽車(2333),在大摩護航下,於上周四單日急升近8%。連一直甚無「睇頭」的內銀股,「摩笛」本周二響起後,竟然連建行(0939)及工行(1398)也分別被吹高逾4%及3%。做Research能做到如此呼風喚雨,應該夫復何求了。

對於股民,「摩笛」有如股海明燈,好像中銀、滙豐、長汽、建行及工行,都並非一日到位,而是在報告發出後,開市先升少許,再在日中擴大升幅,換言之散戶絕對有足夠時間「買貨」等升,而且持久力驚人,像中銀及滙控,不單立即變亦得,連慢慢變都得,股價連日破頂,連「坐貨」都有得賺。不過,對於其他投行分析員來說,「摩笛」卻並非福音,嚴重點說,更猶如詛咒,特別是對持有與大摩相反意見的人,隨時會被FO的其他Sales找晦氣。

「大摩早前的報告說,滙控的目標價是84元,理由是……,我們團隊早前聽取過你的意見,說現階段滙控估值已不便宜,理由是……,我們亦將你的看法轉告給客戶。到今天,滙控已差不多75元,距離大摩的目標價又近一步,客戶都埋怨說錯失了機會,你可以解釋一下,你的理據是否已經不再正確?」一封這樣的電郵突然傳來,原文是英文,為方便閱讀翻譯成中文。行文用字不卑不亢,文句似是刻板的直述,但卻偏偏有種咄咄逼人的感覺。電郵的上款,是敝行銀行業的分析師,而下款呢,原來是資產管理部門的一位MD。直得一提是cc的,竟然是全個Asia Pacific的FO同事,從這個並不多見的做法來看,這位MD明顯是來者不善。

投行的分析Set-Up一般是這樣的:會發表報告,即傳媒會報道的大行報告,撰寫的是Sell Side Analyst,當它們捱更抵夜完成報告後,便會在每天早上6、7時左右,通過一些命名為 ”Asia Outlook”、”Stock Market Insight”等的電郵,自動傳送給Front Office (FO) 同事及訂閱的客戶。Sales、RM或PB消化過這些報告後,會向客戶Sell一些新的Trading Idea,再Pitch他們該如何操作戶口內的資產。能夠遊說到他們落盤的,已經算是初步的成功;如能進一步令他們「做」一些不同類型的衍生工具,Sales便算是「有數交」了。

然而天氣不似預期,分析員沒有水晶球,股價發展也往往未必跟從理性。像大摩般近期做到「一推就郁」,客戶有錢賺,自然願意Trade多幾轉,分析員當然會被「跑數」的FO同事奉若神明;但發表報告後卻效果不彰,甚至看升而股價偏偏向下、看淡卻又偏偏後抽呢?一次半次當然沒有誰人會怪誰,能夠百發百中早已做了股神,何需來打工受氣?但總不能經常錯誤,畢竟Bloomberg也會記錄著各分析員在發表報告後的股價表現;而更重要的是Sales要跑數,如果客戶多次跟從分析意見後沒錢賺、甚至要輸錢,試得幾次自然不肯再落盤。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也難怪這位MD要發個給全世界的電郵,向這位分析員興師問罪了。

「多謝你的電郵,我認為滙控的基本因素沒有改變,唯一改變是近期部分資金,選擇性流入一些走勢較穩定的股份,但這並不足以改變對滙控的估值。至於大摩的報告,瞬眼一看也有可取之處,待我詳細分析過後再回應吧!」事隔幾小時,被MD直接「挑機」的分析員終於回應,也是cc給全世界,但卻只是輕抽淡寫地回覆,一副「你吹我唔漲」、說完等於沒說的態勢。有人說,學識寫電郵是辦公室的生存之道,如果想在職場苟且偷生,看來這門技藝必不可少。

「謝謝你的回覆,現時滙豐股價已高於你設定的目標價,部分客戶說不再信任我們的分析,如果你是我,我該怎樣建議我的團隊向客戶提供意見呢?」MD在幾分鐘內迅速回覆,這次連上款也沒有,簡單的幾句已完全感受得到他的問責精神。附近的同事也在竊竊私語,互相笑問大家是否認識這兩位正在打筆戰的主角,一派等吃花生的模樣。奇怪的是,這串電郵再沒有新的回覆,一天沒有、兩天也沒有。有人說,是分析員的上司、另一位MD打了去資產管理部門「拆掂佢」;也有人說,是要求問責的MD被比他高級的MD責難,說他不應做場「大龍鳳」出來。真相如何,當然不能得知。

面對「摩笛」的霸氣外露,其他分析員該如何自處?保險的做法,當然是跟風,大摩「吹乜」就跟「吹乜」,但這又會否因怕「孭鑊」,而喪失了分析員獨立的獨立性呢?

羅仕揚

●Like「明報財經 mpfinance」fb專頁!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