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Château Durfort-Vivens 2015的另類瑪歌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3日

【明報專訊】多年前曾經在瑪歌村的一個酒窖品嘗過Château Durfort-Vivens紅酒,實在沒有留下什麼印象。這次為內地朋友做諮詢往波爾多採購一個集裝箱紅酒,卻重新發現這家酒莊的與別不同之處。

Château Durfort-Vivens有悠久的歷史。酒莊名字裏的Durfort源自十四世紀顯赫家族,另外的Vivens是十九世紀初當時莊主的名字。在1855年巴黎世博會波爾多左岸紅酒評級中獲得二級列級酒莊的名銜,對它的期待可想而知。更不要說十八世紀末當時還未有登上美國總統寶座的傑弗遜在目前依然吸引人一讀的、他的波爾多紅酒品嘗旅行日記,內裏高度評價了Château Durfort-Vivens,把它僅僅排列在左岸四家一級列級酒莊之後。可見在十八、十九世紀,酒莊的日子曾經如何風光。

赤霞珠比例達九成罕見

Lurton是波爾多酒莊名門望族,現任酒莊莊主Gonzague Lurton繼承了祖業後,大力改善葡萄園的種植方式,採用了生態動力法。招待我們一行人的是年輕家族成員Pauline Lurton,安排一次3款年份的小型垂直品嘗。酒莊葡萄園連接波爾多梅多克四大一級酒莊之一的瑪歌酒莊,增加了對葡萄土壤的信心。左岸名酒村以波雅克村紅酒的雄勁見稱,四大一級酒莊佔其三,為拉菲、拉圖及武當是也。一般瑪歌村酒中的葡萄品種梅樂(Merlot)比例較高,融入了不少女性的柔和。

2015年是酒莊第三年用生態動力法種植葡萄。乾燥溫暖的冬天不算是理想的氣候條件,但依然帶來了葡萄藤所需要的足夠水分。春天稀疏的雨水和陽光為發芽和開花帶來了理想的環境,而7月初的猛烈日照促進了葡萄果實的變色,7月底的幾場降雨及時為葡萄的成熟製造了良好條件。瑪歌村酒以酒質柔和細膩見稱,是因為梅樂的比例和赤霞珠平分秋色。這款2015年的Château Durfort-Vivens的赤霞珠比例高達90%,赤霞珠的黑加侖子口感躍上紙面,頗為十分罕見。其他2010及2012年的就難免遜色了。

聯儲局不加息反利淡道指

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在紐約的演說口脗有所改變,對於加息前景市場解讀為由鷹轉鴿,道指強勢反彈。這輪加息周期的力度遠比上兩次慢,而且和所謂的中性利率3厘依然有一段距離,如果說對明年的投行所預測的3到4次加息可能因為美國經濟周期的見頂而有所修改,雖然說特朗普開口大肆抨擊,12月份的加息預期料依然實現。其實根據前兩次加息周期的經驗,道指只有在重新開始減息才會下跌,顯示經濟的下行趨勢,因此若12月停止加息反而是利淡。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