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Château Rayas十年新酒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26日

【明報專訊】「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一想到這位一生奔波就是為了追求一官半職而絞盡腦汁的孔子的這句話,把它用在炎黃文化對於追求完美無瑕,什麼好東西都要自己親身經歷的這種執著,就會覺得最自然不過的事了。有北京朋友聽說我和教皇新堡的Château Rayas莊主Emmanuel Reynaud熟悉,想託我代買一箱酒。

「Château Rayas是夢幻之酒呀!對於重口味酒精濃度較高的南羅訥河谷,聽說Rayas是眾人皆醉我獨醒,在一片沙地之中,更是避免充分日照全是朝向往北,單一的歌海娜品種在二手木桶中醇化。」聽朋友還沒有喝過這款教皇新堡,對它已經如此嚮往,這種心情難道不類似2500多年的孔子嗎?

人間仙露 年產僅1萬瓶

「在國內市場上找不到,哪你怎知道這酒的名字的?」 當看到法國的名牌手袋在國內暢銷,德國的寶馬在小小的溫州到處招搖過市,不是因沒有喝過Château Rayas而感到遺恨的心情的表現嗎?「Château Rayas在法國很出名,可說是一瓶難求。酒莊只不過是10公頃的葡萄園,畝產量很低,平均一年也只不過出產一萬多瓶教皇新堡。一般的法國人是不會買這麼貴重的紅酒的。下次上酒莊順便給你帶一瓶。」

說也可能沒有人相信,莊主Emmanuel Reynaud是個難得碰上的怪人,和他這麼熟悉,也就是賣一瓶酒。正如他強調的,「是仙露呀,每年就釀造這麼小量的一萬來瓶,全世界一分就沒有了。我也得讓想喝上它的人都有機會嘗嘗。」

年份太新一定是冒牌

朋友打開的這款是2008年的。真是大文豪手筆的評語呀:「Rayas打破了歌海娜難釀成精巧細緻的葡萄酒,優雅不遜勃艮第好酒。剛開瓶的極度細緻的夢幻仙氣,像是關於存在的一種更高幻象,無法言語描述,慢慢過渡到了的濃郁覆盆子和紫羅蘭花香,隱約的辛香料和檀香的深沉,奢華而溫暖,就像生活裏的煙火氣。」

如果在市場是碰到2008年以後的Château Rayas的教皇新堡,一定是冒牌的。為了使紅酒適合飲用,莊主把紅酒放在酒莊簡陋黑漆漆的地下酒窖存放10年才讓它出門,真是十年磨劍呢!

G20峰會未開已聞火藥味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APEC論壇上和習大大針鋒相對,以致連一個裝飾門面的聯合宣言都流產,似乎給月底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的習特會蒙上了一陣火藥味。不過考慮到最近金融市場的動盪,油價的大幅下跌及道瓊斯指數在200天平均線下方的掙扎,而中國經濟在國際經濟格局巨變中所遭受的壓力,無論是特朗普或習大大都有暫時鳴鼓收口水戰的需要,給金融市場帶來喘氣機會,暫時減緩道瓊斯指數的下行壓力和鞏固上證指數的反彈力度。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