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潘迪藍:A股看3因素 留意MSCI決定

文章日期:2019年1月14日

【明報專訊】A股為去年全球表現最差的主要市場之一,今年能否重拾升勢,需視乎三大因素有否改善和明朗化的迹象,包括中國宏觀政策方向、股市和債市流動性收緊,以及中美貿易戰。

去年,上證綜合指數和深證成分指數分別累跌24%和32%,受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貿易不明朗因素拖累,以及最關鍵一點為中央打擊影子銀行,導致市場流動性收緊。而更重要的是令到民營企業失去主要融資來源,引致債務違約增加,並且導致企業要把股份作貸款抵押,引發信心危機,在追加保證金要求下,使數百間小型民企面臨要拋售自身股票的威脅。

中央打擊影子銀行 滯後影響浮現

中央言論進一步鼓勵增加對民企借貸,這也令自身政策方向不明朗,並顯示影響中國股市最大因素仍是政府的政策取向。在過去6個月,中央一直嘗試在審慎和刺激經濟政策中取得平衡,嘗試繼續去除金融風險,推動國企去槓桿和控制污染,同時又提供足夠支持保持其平穩增長。這種謹慎做法曾在一段時間取得成效,直到打擊影子銀行對企業的滯後影響,於去年10月和11月開始浮現。

債券市場違約和股權抵押的恐慌,正同樣源自中央持續打擊影子銀行,導致民企的流動性收緊。隨債市和股市危機日漸升級,令制定政策的官員感到震驚,並以鋪天蓋地的言論大力支持,推動地方政府增加多個臨時流動性來源,並促使央行承諾為民企增加融資。

然而,去年11月的數據反映,中國信貸增長速度似在減慢多於加速,市場人士關注中央只是短線救火,但欠清晰的政策方向。例如當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本月4日考察三大銀行,同時預告全面降準後,股市隨之上揚。而人行亦在當日傍晚宣布降準,但股市在下個周一復市時卻仍然受壓,反映不論官方言論和或降準都不會直接為企業帶來額外流動性。

市場情緒要轉向正面,實在需要官方立場上更明確的支持,特別是在信貸供應方面。 國務院去年12月下旬時,便批准今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配額,而非如往常要等到3月,這的確帶來支持,但單憑這點是遠遠不足以恢復市場信心。

短線救火欠清晰方向 難恢復市場信心

與此同時,中央為緩和股市和債市流動性危機所推出的措施,結果亦好壞參半。去年12月的債券違約率下降,18家企業共違約92億元(人民幣,下同),低於11月的35家企業拖欠175億元,違約持續下跌反映資金流動性改善。其間股權抵押亦逐步減少,由11月佔總市值的9.3%,跌到12月時的9.1%。最重要的是,民企的股權抵押佔比同樣下跌,佔整體市值由11月的21.4%,跌到上月的21%(縱使最大股東抵押其超過五成股份的公司數目增加,由11月的1181間升到上月的1198間,佔市場33.7%)。

除了中央政策和市場流動性外,沒有人能有信心預測中美貿易戰的結果。我們認為在3月雙方取得良好談判結果的機會略高於五成,但如果將所有寄望放於談判結果和時機,這是鹵莽的投資所為。而最誠實的立場是,如果中美有建設性舉動,將會有利於市場。

勿全部寄望放在中美貿易談判

不過,從宏觀角度看,中國第一季經濟數據可能較差,這不會改善市場情緒,但同時亦不太重要。皆因如果市場情緒受三大因素左右,分別為中央政策取向、市場流動性和貿易戰等都有改善迹象,經濟數據差的壞消息可能被市場忽略,甚至視為好消息,因為會刺激更多政策支持和更佳流動性供應。

另外,在今年2月底時,指數公司MSCI明晟將會宣布是否把A股佔新興市場指數比重,由5%提高到20%。即使A股去年表現嚇人,有一定股票停牌,這也是MSCI拒絕再進一步增加A股比重的主要原因,但停牌股票數量已大減,由203隻(佔市場5.9%)跌至目前的13隻(0.4%)。從MSCI角度出發這是非常正面,也反映未來或再次提高A股比重,一旦成真將帶動今年A股上揚,比重增加亦猶如錦上添花。最後,投資者需觀察宏觀政策、債務違約和股權抵押情况,以作為決定離場時機的信號,並在中美達成或未達協議之前,都避免太相信貿易戰的預測。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