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新譚

譚新強﹕王敏剛先生,「絲路」走好!

文章日期:2019年3月15日

【明報專訊】周一在北京公幹時突聞噩耗,在扶輪社認識了廿多年的好友王敏剛先生,因病去世,終年70歲,非常可惜。在此我以沉重的心情,對Peter的家人致以最深切的慰問。

這個消息來得意外,因為一向以來,Peter熱愛運動(家族遺傳),滴酒不沾,生活非常健康。在現今60歲才算中年的世代,70歲絕不算「古來稀」,簡直可算天妒英才,英年早逝!

Peter是個大好人,相識滿天下,對所有朋友都非常真摯和熱情,平易近人亦毫無架子,是所有人的好榜樣。在公眾眼中,大家主要知道的只是Peter連續當了6屆人大代表,服務國家超過25年之久,是位有名的愛國商人。他過身後全國各界人士對他高度表揚,包括人大代表會和香港政府各主要官員等。但不幸見到有些與他政見不合的人,也說了些頗為涼薄的說話,甚至懷疑Peter身患重病仍堅持出席兩會的動機,真的對Peter非常不公平!他的所有朋友都知道他是最勤力和盡責的人大代表,極少缺席,且經常提出有建設性意見。真的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為人勤力盡責 樂於聽取意見

我未必完全認同他的政見,但他的愛國之心,不止毋庸置疑,更可說是毫無保留,全身奉獻到簡直有點天真的地步。在我跟他的接觸和交談,他固然說出他的觀點,一般都非常支持中央的政策,但從不把他的意見強加於他人身上,亦很願意聽取其他人意見。

Peter也非常崇拜孫中山先生,記得他非常贊同孫中山提倡的五權分立,比西方推行的三權分立(行政、立法和司法),再加上另外兩權:考試和監察,以此防範貪腐、用人唯親和利益衝突等問題。可惜的是,在執行層面上,雖然台灣政府擁有考試院和監察院兩個機構,但並未真正達到五權分立的最理想和平衡效果。

致力開發大西北 拓展敦煌文化旅遊

王敏剛生於一個富裕家庭,爸爸王華生是有名的「船王」,創立了中華造船廠,後來業務也有拓展到地產和零售等,亦早在上世紀80年代已開始投資內地。王敏剛自小就讀喇沙,他和弟弟王敏超都是游泳健將,大學就去了加州柏克萊大學念機械工程。

人生是充滿變幻的,雖然王敏剛出身與水有密切關係的家庭,讀番書,留學美國,但後來隨着自己真正有興趣的人生和事業道路卻幾乎剛剛相反。他不單熱愛祖國,全心全意服務社會。在上世紀90年代初,中央呼籲「開發大西北」,很多港商都參加過一些招商考察團。大部分人去過就算,但王敏剛竟然真的從此愛上了大戈壁的西域風情。有朋友以王維名句「西出陽關無故人」來勸喻他小心一點,但王敏剛以極大勇氣和毅力,大手筆投資了1.5億元人民幣在敦煌,興建了非常宏偉漂亮地坐落於鳴沙山沙漠旁、採漢唐風格的「敦煌山莊」,是當地第一間五星級酒店。後來他成立了絲路旅遊,積極推廣沿着絲路的文化旅遊,後來據說更曾想投資在吐魯番的火焰山建酒店(如成事,不知服務員會否打扮成牛魔王和鐵扇公主)?

十多年前,有幸去過敦煌,參加了一次在戈壁沙漠舉行的徒步挑戰慈善賽。雖然沒有得到獎牌,但大漠的浩瀚風光,終生難忘。我們都住在敦煌山莊,受到Peter的熱情款待,在山莊庭園內,設下了美味的烤全羊宴。記得當時正好是中秋,大漠的月亮更加大,更加圓,庭園內更點滿各式各樣的燈籠,一邊吃烤羊肉,一邊猜燈謎,彷彿穿越回到古時!

有一段時間,外國遊客非常喜歡到絲路旅遊,參觀莫高窟和其他景點,敦煌山莊的生意也非常好。但不幸反而引來當地一些人眼紅,企圖搶走王敏剛的合法業權。不清楚最後紛爭如何解決,雖然他貴為人大代表,但始終猛虎不及地頭蟲,感覺上他是吃了點虧,但他為人樂觀,一點都沒有改變他對推廣絲路旅遊的熱忱。

敦煌山莊熱情款待 難忘烤羊宴

近年王敏剛更響應國家的一帶一路發展大計,參加了聯合國絲綢之路計劃,曾在多國介紹和推廣絲路旅遊業。他曾多次親身組成高級考察團,到訪伊朗和烏茲別克等國家,更有計劃在當地投資。兩年多前,聽完王敏剛形容當地的風土人情,Shiraz(西拉)的美酒和更醉人的景色,我們一班朋友都對伊朗非常神往,很想去旅遊一趟。他的同事更幫我們度身訂造了一個豐富的行程表。本該已成行,但一問到簽證問題時,就有點卻步。之前去伊朗旅遊,毋須直接在護照上蓋章,可以在另一釘在護照上的紙章上蓋,去完旅遊後可隨時撕走,毫無痕迹,應對往後去美國旅遊絕無影響。但據王先生同事說,不幸此例已改,必須在護照上直接蓋章,所以我們就決定放棄了。

後來更聽到一個恐怖案例。另外有位朋友,他的太太和女兒去伊朗旅遊,參加了一個旅行團,經匯豐(0005)戶口付團費,然後就出發。旅遊歸來後不久,匯豐一語不發,單方面關閉他們一家人所有戶口,包括沒有去伊朗的丈夫!而且不止匯豐,恒生(0011)也同樣關閉他們全家人戶口,連朋友的馬會會員恒生卡都被取消,變回每月現金結帳。我問朋友太太,伊朗是否真的很好玩,值不值得這個代價,她說當然不值得。我也替他們非常不值,建議他們向金管局投訴,可以附上一家人吃燒豬的照片,以此證明跟極端伊斯蘭恐怖份子絕無關係。

明顯匯豐是被美國和英國因伊朗、利比亞和蘇丹等國洗黑錢行為而被罰到怕了。在2012年,為了避免美國的刑事起訴,除付了19億美元罰款外,司法部更指派了一位前紐約市檢察官為匯豐的「compliance monitor」(合規監督),每年須費數百萬美元,由匯豐自付,但直接向美國司法部報告。

匯豐怕洗錢罰款 亂刪戶口矯枉過正

所以從此匯豐變得矯枉過正,每憑見到任何與伊朗等國的交易,都必須對美國當局直接報告,而且很多時都會「處以極刑」,立刻關閉戶口了事。近年很多人都可能有此經驗,到匯豐開戶口(尤其企業戶口),非常痛苦,有如審犯一樣,根本是在趕客!

所以後來華為太子女在溫哥華出事,報道指出事件是被匯豐舉報出來的,一點都不意外。可能根本不是匯豐自己可控制的,是被此獨立合規監督直接報告給美國司法部的。

(中環資產持有匯控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