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新譚

譚新強:擔心外交或軍事危機 對美國的考驗

文章日期:2019年1月25日

【明報專訊】早前曾提過,過去半世紀以上,全球最出色的geopolitical strategists(地緣策略家),肯定包括已故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和前任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兩位,堪稱東西瑜亮。亦有人認為美國前總統卡特政府國家安全顧問Zbigniew Brzezinski(布熱津斯基)可與基辛格匹敵,但我更欣賞前總理周恩來,因為他才是中美建交的真正推手,並非一般人以為的尼克遜和基辛格。

滾滾紅塵,如今除基辛格外,其他的都已成古人。現時全球局勢,風起雲湧,中美似乎正站在墮進修昔底德陷阱的危險邊緣,俄國更在一旁肆意搞局。Ray Dalio形容現時全球政經局勢,有點近似1937年的狀况,經濟剛從大衰退恢復過來,利率仍徧低,資產價格處於高位,貧富懸殊加劇,導致德國、意大利等地方的Nationalism(國家主義)上揚。非常不幸,最後結果當然是30年前發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目前形勢難與二戰前相提並論

我不太認同也不願接受現在形勢跟二戰前的局面作比較。我認為最少有四個重要分別。第一,雖說國家主義再度上揚,但其實仍只佔少數人。大部分尤其年青人,他們幾乎活在無國界的互聯網(中國例外),應驗了Marshall Mcluhan的global village預言。例如在英國,絕大部分的年輕人,都是支持留歐的。

第二,QE可能真的有份令貧富懸殊加劇,但當然並非唯一原因,科技發展可能更重要。只是賴有形的華爾街、富人、政客和外來移民,總比賴無形的AI、自動化、氣候變化、時代巨輪、巿場之手,和永遠最重要的自己。無論如何,現代民粹雖頗嚴重,但所謂西方窮人絕非真正肚餓,只是不順氣,不開心,整天怨天尤人而已。這種推動力似乎較為消極,雖會投反對票(如有投票的話),會上街示威遊行,甚至小暴亂,但真的搞革命的情况不多。更多人似乎選擇濫藥,每年美國死於opioid(鴉片)的人仍有好幾萬,比交通意外還要多。

西方民粹主義強烈 但不至於革命

第三,幸而暫時全球領袖中,似乎並無瘋狂到希特勒和日本皇軍這個地步的人。大家應已看出,朝鮮領袖金正恩當然不是一個民主政客,但絕非一個精神病患者。伊朗的宗教領袖,非常保守,但也非瘋狂。沙特的MbS年少傲慢,有點狂妄,但希望不會演變成大魔頭。俄羅斯總統普京老謀深算,對原有世界秩序構成威脅,但當然更非狂人,有非常厲害的克制能力。剩下來最擔心的當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確有病性自戀狂和sociopath傾向,亦有些精神和心理學專家企圖以此為由,推動憲法Article 25罷免他。但特朗普的病情尚未到這個地步。而且似乎他的本性並非太過暴力,中學時雖然念軍校,但反而越戰時找藉口逃避兵役。當上總統後,第一次命令轟炸敘利亞時,據說極擔心甚至敵方人命傷亡,是好事。

最後,當然現在接近10個國家擁有核武,仍是最有效阻嚇力。只希望不會再擴散出去,讓更多國家或更可怕的non-state actors得到此巨大威力武器。

Rudd分析 南中國海最易擦槍走火

曾見過有人問哈佛的Graham Allison教授, 在這亂世中,誰有資格繼承李光耀和基辛格,擔當中美等大國極需要的智者顧問角色呢?Allison想不出很好的答案。蜀中無大將,唯有廖化作先鋒,最後他只可推薦他的好友,澳洲前總理Kevin Rudd。他出身外交官,大學時已主修中文,對中國確有一定了解。但懂中文的老外很多,當然不等如就一定有智慧。Rudd屬工黨,兩度拜相(第二次只3個月),在2013年下台,在國內口碑一般,被認為最擅長搞黨內鬥爭(果然熟悉中國文化)。2014年宣布告別政壇,開始轉型走向國際關係,索性搬去美國,成為了哈佛Kennedy School學者,現在亦是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President,經常在傳媒出現,游走於全球各大峰會。但似乎本周沒有去Davos。

題外話,今年Davos真的差勁,G7只有三位元首出席,中俄元首亦沒有出席。另外,主要嘉賓就是中國副主席王岐山和巴西新總統Bolsonaro,其他的就是一般大小企業的CEO,和其他大型峰會沒甚分別。過去最能代表Globalist(全球化支持者),被稱為Mr. Davos(從前是褒,現在是貶)的Carlos Ghosn,現在仍身困東京牢獄,除了是他的個人羞辱外,亦是對整個Davos class global elites 的一個極大警惕和諷刺。

說回到Rudd,雖然身分有點像李光耀,都曾當一國元首,但江湖地位和智慧,坦白來說,都有很大段距離。

看到他的最新視頻,討論今年中美關係。他認為中美今年內將能達成某些貿易協議,但更重要的科技戰才剛開始。這觀點已是主流意見,沒甚新意。另外,他擔心如特朗普遇到Mueller(米勒)調查帶來的更大政治打擊,將變得更針對中國,利用「外敵」來團結國內支持者。他認為最容易擦槍走火的地方是南中國海,他亦擔心中國國家主義也在抬頭,會否同樣導致較緊張的南中國海局面。最後他也擔心朝鮮半島的局勢發展。他認為美朝對談判的預期或有愈來愈大的落差,將導致失望。而南北韓關係就愈來愈好,反而美韓關係惡化。

特朗普疑通俄 國內上下信心動搖

我也有類似擔憂,但比Rudd的論點較為深入和複雜。我擔心,假如美國遇上外交或軍事危機,無論是在亞洲、中東、歐洲,或其他地區,將會如何應對。原因是特朗普已面對嚴重內部問題,內閣都不齊全,根本缺乏處理外交或軍事危機的能力,甚至更關鍵的威信。更嚴重的是特朗普已開始公然被傳媒和國民懷疑直接通俄,某程度上,前國防部長Mattis(馬蒂斯)將軍辭職的原因也與此有關。從敘利亞撤軍,除背棄Kurd族反Assad政權的戰友外,亦大大幫了俄國在中東的部署和影響力。

所以我非常擔心如美國遇上某一個意外發生,或故意的挑釁,必須由特朗普作出一個重要的軍事行動決定。無論他作出任何決定,傳媒、人民、官員和最重要的軍方,會否對他的動機判斷有任何懷疑?正所謂軍令如山,總統是Commander in Chief,如下面的軍官和士兵對總統是否效忠國家這個最基本問題都存疑,是天大的事。如拒絕執行命令,則當然更嚴重,接近叛變,但不知是誰叛誰,更恐怖。到時,整個美國政府可能已接近崩潰邊緣。

但願連俄國、朝鮮、敘利亞和伊朗等國家,都不會瘋狂到試探這條底線。祈禱、祈禱、再祈禱!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