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新譚

譚新強﹕《The Hundred-Year Marathon》和《Better Angels》的鷹鴿對照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6日

【明報專訊】美國中期選舉後,總統特朗普當然非常不開心,從他到法國一行,紀念一戰結束一百周年的表現就可清楚見到。遲到早退,心不在焉,連在美軍墳場的紀念儀式都缺席,遭人詬病。唯一不遺餘力的是去法國途中,不忘發tweet批評法國總統Macron(馬克龍)有關建立歐洲軍隊的言論「very insulting」(非常侮辱性),回程再tweet一次,再加一句,如沒有美國拯救,法國人已在學習德文!很搞笑但這些言論才真的非常侮辱,怎可能沒有損害盟友關係的長期後果?為何要這樣做,真的很奇怪,又是「老闆」俄羅斯總統普京落的命令?

據說回到華盛頓後,他更閉關自守,當然連亞洲的兩個峰會都缺席,改派副總統Pence(彭斯)做代表,令亞洲各國覺得被輕視。有些報道說他變得自暴自棄,經常對助手和幕僚發脾氣,且沒心機處理職務。我不知這是否屬實,但他應該正在考慮如何處理兩件最重要的事。不難猜,首要任務肯定是如何應付明年一月民主黨掌控的新國會上任後的各種調查和傳訊,所以可能正在不停跟律師團開會。

特朗普忙於應付民主黨G20峰會

特朗普的最重要「新朋友」,是極可能成為下屆議長的Nancy Pelosi(佩洛西)女士。特朗普公然企圖「賄賂」Pelosi,誇口如她不夠支持票,隨時可幫她拉票。但也同時恐嚇她,如民主黨調查他,絕不會在醫保、基建、移民等立法工作上合作,將運用否決權阻擋所有議案!公器私用,簡直無法無天!還不止,他更誓言必採取報復式調查,針對民主黨各領袖。我的建議是不要在公開場合說太多,但確需在私底下盡量討好她,有機會下周再跟大家分析這盤政治博弈的細節。

特朗普要準備應付的第二件事當然就是月底的G20峰會。在主會的sideline,將舉行更重要的中美最高峰會,是貿易戰正式開始後的第一次。除此,特朗普亦將與普京會面。

白宮對華政策鷹鴿分歧日增

我最近幾個重要的觀察都似乎頗準確,首先就是從10月開始的美股調整,對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有一定影響,態度無疑是有點軟化。第二點是,大部分人錯誤預測中期選舉後,歷史上美股必升,再加上11月至年尾也有傳統的Christmas rally。不過,我的選前預期是今次不同,美股投資者將fade this rally(逢高必沽)。這跟估值、聯儲局加息和中美貿易戰等因素都有關,大致上也猜對了。

蘋果、亞馬遜兩家曾經達萬億美元市值的企業,都已進入熊市,調整超過20%,facebook更跌了超過三成,連本應受惠於加息的金融板塊也不行,強如摩根大通,今年都只有波幅,沒有升幅。高盛更慘,今年跌超過20%,近日急跌當然受到馬來西亞的「1MDB醜聞」牽連。有機會這宗奇案也值得討論,主角Jho Low(劉特佐)是個世界級的傳奇騙子,書已經出版,肯定值得拍成電影,肯定比他出錢拍的《The Wolf of Wall Street》更精彩。

我的另一個或更重要的正確猜測是特朗普在中期選舉受挫後,並沒有如大部分人恐懼的再次變臉,大打民粹牌而對中國再度加壓。本周初,我在另一篇文章中已指出過,近日美國白宮貿易顧問Navarro(納瓦羅)言論過火,是否博炒?見到坊間一些其他人的分析,可能不太了解華盛頓的真實情形,還錯誤認定Navarro講話是特朗普指使的。

結果,本周一白宮經濟總顧問Kudlow(庫德洛)就馬上出來澄清,站在白宮草坪上直斥Navarro講話過分,並不代表總統和白宮立場,最嚴重是公開怪責他的行為是「A great disservice to the administration」!雖然特朗普仍未把Navarro炒掉,但據報道已curtail(減少)他的活動。

這場鬧劇也證明白宮對華政策的鷹鴿兩派,分裂的確日益嚴重,而似乎特朗普尤如鐘擺,正在擺向鴿派。這個轉向對中港股市的近日表現也有頗大幫助,甚至罕有地稍為跑贏美股。仍未能確定長遠大市是否已見底,有不同所謂政策底、經濟底和盈利底的推論,但我認為今年低位已出現的機會很大,中港股的相對強勢仍能維持一段時間。一如既往,希望升得慢一點,愈慢愈好。

特朗普暫偏鴿 利中港股強勢

為何特朗普要變得較溫和呢?主要原因有兩個。第一個是需要一些好新聞來冲喜一下,例如所謂成功「逼使中國讓步」(純粹他自己說法),達成某些貿易協議,然後他就可扮作拯救中美貿易的英雄。聽來天方夜譚,無中生有搞事的不是他自己嗎?但無所謂,他的支持者本來就很蠢,特朗普亂講一通,他們都會相信。

據報道中方已在準備一張所謂concession(妥協)清單,但據聞大部分只是翻炒4月時已談妥的條件,包括中國大量增加進口美國天然氣和石油等能源資源,有助大幅減少美方貿赤,但其實對中方亦有利,因為中國需要能源,而美國供應的質和量,都肯定比伊朗、俄國和非洲等地方更有保證。中國也將加速開放各市場,包括金融、汽車和醫藥等,其實加強競爭對促進中國企業的進步也有好處(當然也有痛苦)。除此之外,中國也必重申將更尊重和保護知識產權,立場跟美國是一致的;但當然不會羞辱性承認盜竊大量IP,請Navarro不要再發夢吧!

伊朗石油禁運 豁免8地區購買權

特朗普流了第一滴血後,其實不止對中國,在其他方面美國都開始有所讓步,明顯擔心多場貿易戰對美國經濟和美股的影響。美國商務部長Ross(羅斯)宣布暫停執行對歐洲進口車的關稅調查和執行,重新針對伊朗的石油禁運,本來也是來勢洶洶,誓言要迫死伊朗政府,但竟然到最後,要豁免中、英、法等8個主要國家和地區的購買權,雖說是有限時的緩衝期,但早前石油已破紀錄連跌12日,紐約期油跌至每桶55美元附近。

這也解釋了我數周前早已留意到,沙特記者Khashoggi(卡舒吉)被殺後,油價不升反跌的疑團。伊朗能繼續賣油是原因之一,特朗普亦早已警告沙特和OPEC,不要過分推高油價,沙特王儲MBS(穆罕默德)面對四處楚歌,借落4000億美元,Aramco上市無望,就算油價大跌也別無選擇,唯有拼命增產石油。中國連帶全球經濟放緩,需求增長的預期也減低了一點。

我亦希望特朗普對中國改變態度的原因是他終於明白中國並非美國的敵人,更千萬不要真的誤信所謂修昔底德陷阱的存在和必然性,這思維早已過畤,現在全球物資豐富,經濟和人類發展更絕非零和遊戲。核武更當然是70多年來,最有效防止世界再發生大戰的deterrent(阻嚇工具),特朗普實不應走近這危險紅線。我從前已提過,我的一位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朋友是他競選時的外交顧問,他的建議是美國應接受全球多極化的趨勢,中國也應有自己的sphere of influence(勢力圈),所以特朗普初進白宮時,還不停追問國防部長Mattis(馬蒂斯),為何要浪費金錢在韓國駐軍。但後來受到反華鷹派如Bannon(班農)、Navarro和國家安全顧問Bolton(博爾頓)等的讒言,才在今年變得愈來愈惡、無理和危險。30多年來,特朗普唯一真正關心的只是過時的貿赤問題,但他並非一個ideologue(空想家),從來沒有提過修昔底德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思維過時

我希望他逐漸夢醒,不再被身邊讒臣妖言迷惑。我不是天真,長期問題當然仍非常多,變數也多,只希望雙方保持冷靜,合作解決問題。

已到周末,讓我介紹一本書和一部電影給大家,都是以中美關係為題。書是《The Hundred-Year Marathon》,作者為特朗普口中的首席中國專家,Hudson Institute(哈德遜研究所)中國研究部主管Michael Pillsbury博士,於2015年出版的。Pillsbury出身於國防部和CIA,確是一位有40多年經驗的中國通,不止懂中文,是中國外交和軍事專家,更對春秋戰國各家學說和中國歷史文化有深入了解。他自稱從前是個天真的鴿派,以為中國並無野心,但後來夢醒,認為發現了中國的百年大計,包括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霸主。贊成與否不重要,但非常值得一看。

電影是套紀錄片《Better Angels》,即將在全中國上演,是套以數個感人的美國人在中國和中國人在美國為主的故事,亦有訪問基辛格、Madeleine Albright和James Baker等前國務卿和前澳洲總理等政要,由Malcolm Clarke執導,是美、中、加3國共同製作。製片人William Mundell和Han Yi的理想是藉此片喚醒世人關注中美關係,能起到如《An Inconvenient Truth》對氣候變化的同樣作用。他們並非偏幫美國或中國,而是鼓勵互相了解和溝通,他們希望中美局勢能成為第五,不會成為第十三,意思是500年來第五次成功逃避修昔底德陷阱的案例,而非墮進去的第十三個。但願如此。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中環資產持有摩根大通及亞馬遜的財務權益)

[譚新強 中環新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