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二三事

周顯:社會主義國家 能承受更高債務

文章日期:2018年6月12日

【明報專訊】關於中國的欠債問題,我沒有細心研究過微觀數據,根本沒資格對此分析和評論。數據分析向來是我的弱項,皆因我實在太懶了,沒空花很多時間讀一些只有一時之用的資料,但理論是我的強項,皆因一旦學會了,它可以永遠適用,一生受用,這是時間成本低,效益高的做法。

槓桿問題的第一個原則,就是凡是槓桿,都有風險。古代的金融家,如果看到今日的金融世界的槓桿率如此之高,一定嚇傻了,認為非爆不可。幾百年前的銀號,人們把白銀存進去,它放一點出來收息,就是只拿三成出來,也已經是不得了的槓桿比率了,如果是今天的銀行,用古代的槓桿,連付租金給地產霸權也不足夠呢!

簡單點說,槓桿比率從來就是恐怖的平衡,識者看來,幾乎沒有一天不危險,這好比股市指數,每一天都有可能發生股災。

所有政府財政不會長期穩定

第二個原則,就是政府財政的安全,其實所有的政府財政,都不穩陣。香港的財政在1997年十分穩定,1998年還有能力出手打倒世界最厲害的金融大鱷,但只是短短幾年的光景,到了2002年,財政已經出現危機。因此我們也可以說,政府財政根本沒有長期穩定可言。

第三個原則,是就中國政府財政而言。如果要計算槓桿比率,一方面是借貸比率,另一方面則是資產,槓桿就是兩者的比例。你計算美國的政府欠債佔GDP比率,也計算中國的政府欠債佔GDP比率,但這兩者其實並不對等,皆因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政府擁有像中石油(0857)、中移動(0941)等大量國企,所以它在資產那一邊的數字也比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大得多,因此也可以承受更高的債務。

[周顯 投資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