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熊共舞

李順威:順勢而行 毋須估頂摸底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明報專訊】為什麼2018年底股市下跌呢?一個自我實現的解釋是人心看淡:好像聯儲局前主席格林斯潘認為牛市已完,債王Gundlach說絕對相信標普500會低於2018年初低位,他確信現在是熊市。

幾個大機構投資者調查也反映了市場看淡的氣氛。美林美銀基金經理12月份調查顯示一半投資者預計明年出現經濟下滑。通脹預期下降是紀錄上第三大幅度。資金出現一個月最大的轉入定息工具沽售股票。看好環球股市的下跌至兩年低位。低於比重的債券部署再下降23%至35%,是2016年6月以來的最低比重。長美元代替了長動力股成為最擠擁的交易。

人心向淡 股市投資興趣兩年低

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調查200名基金經理,機構投資者調低2019年美元預測,預期美股下跌。Natixis投資基金經理調查訪問500家環球投資機構,機構投資者相信第四季的波幅會延伸至2019年,美國牛市終結;三分之二的投資者相信被動型投資增加了系統風險,資金流入被動資產人為地壓縮了波幅,扭曲了股價和風險回報。

花旗基金經理調查顯示公用股受歡迎程度下降,耐用消費品仍有支持,醫療保健股亦有人垂青。保護主義是基金認為的最大風險,不過有一半認為結果將會影響有限。願意向股市投入新現金的興趣是兩年低位。60個互惠基金退休基金和對冲基金對於美股上升20%,或下跌20%的估計比數大概一樣,少於10%認為美國在2019年衰退,大部分認為在2020年出現衰退。

底部頂部事後才能確認

人心看淡的二個具體表現是資金流出股市(超過807億美元在12月19日之前14天流出美國股票基金,等於1%資產值)和技術走勢的轉壞。我在12月9日讀者會通訊曾分析「波幅增加,急升急跌,這裏有3個可能解釋:(1)這是熊市情况。熊市反彈向來是既急且烈;但是交易員開始逢高沽售,因此出現急跌;(2)第二個可能解釋是基金調整盤路,急於減倉,於是造成不計價追沽的情况;(3)市場承接力減弱,容易兩邊波動。根據高盛分析,個別股票流通性在過去一年下降42%,接近金融海嘯以來低位;標普500期貨流通性下跌70%至10年低位。波動、低成交和市場缺乏深度造成超過平均數的波幅預期。「逢高沽售」取代了乘低買入是人心向淡的熊市心態反照。一旦交易員和市場形成習慣,股市反彈便會出現壓力。市場承接力減弱,波動上升又會使投資者的後市信心下降。

不過,人心易變。人心很容易被價格牽着走。股價下跌,人心趨淡;價格反彈,人心又會轉好。12月26日美股急劇反彈即日上升5%,27日先跌然後又從低位反彈5%。於是相信美股已經到底的聲音又再出來。我一向不主張摸頂尋底,因為只有事後才能確認底部或者頂部。純粹就技術走勢而言,標普500仍然處於下跌趨勢線2525點之下,2600點關口和TDST線2634.91點都是反彈的阻力。單日急升在以往並不等於股市見底。自從1940年以來,美股總共有20次單日上升5%或以上。弔詭的是它們多數是熊市開始或者完結,很難作準;5日之後有8次上升,12次下跌,平均回報下跌0.98%。

市場波動 宜長短倉並用

我的基本做法是不預測是否見底,短線繼續是隨勢而行,長一點的投資時空仍然採用長短倉並用,直至一浪低於一浪及乘高沽售的走勢完結。12月中之後的急跌其實並不難應付,反而是10月至11月間的波動上落更為難測。我在11月開始長伽瑪策略,截至12月中破位向下才有回報。自從12月以來,我在讀者會通訊(有興趣參加2019年讀者會的朋友可電郵聯絡)提到長倉需要對冲。長倉主要兩個選擇(請留意選擇是會改變和不斷調整比重的),一是金礦股。結果金礦股在跌市之中穩定向上。另一個長倉選擇亦是相對強勢。很多時候,我們並不需要確認市場是否見底才入市,只要市場仍然有牛有熊便可以。鋤弱扶強和長短倉並用在市場波動之間比單邊選擇更為合算。

shunwailee@hotmail.com

[李順威 牛熊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