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觀點

(作者投資於美國市場,文章提及的時間除特別指明外,均以美國時段為準。)

環球股市下跌

文章日期:2019年1月23日

1月22日上證指數+1.18%,深圳+1.44%。標普五百低開,持續下跌,低見2617,收2634,-36點。美元兌主要貨幣多升,美元兌日圓跌至109.44,歐元跌至1.1360,商品貨幣紐澳加元下跌。西得州期油下跌。1月份美國加息機會0.5%日前0.5%),3月加息機會0.5%日前0.5%); 對利率政策最敏感的二年債息-2點子至2.5911%。美十年債息平-3.9點子至2.7427%。

亞洲股市偏弱,影響因素是中美貿易談判消息。特朗普發出貼文說中國再不要玩,要落實一個真正的貿易協議,因為最近中國 的經濟數字顯示有所需要。此外,美國通知加拿大政府正式要求引導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又習近平強調需要維持政治穩定,傳媒分析覺得中國政府擔心經濟放緩引起的社會影響 。

南韓第四季國內生產總值增長1% ,高於預期0.6 %,原因是政府增加開支刺激經濟;出口卻是 下跌2.2%。台灣出口數字出現三年來最大跌幅,12月份出口訂單下跌10.5%,不過對美國出口上升5.6%。數字和南韓和新加坡一樣都反映經濟放緩。

經濟國際貨幣基金會預測環球經濟在2019年將錄得三年來最低增幅,今年經濟增長3.5% ,低於去年10月時估計的3.7%。國際貨幣基金會調低環球經濟預測,但這類經濟預測對股市的實際影響是非常輕微的。除了2008年金融海嘯時之外,經濟增長和股票升跌的相關系數很低,像去年環球經濟增長3.7 %,但是摩根士丹利環球股市指數便是下跌。反而在過去30年,當股市在一年下跌,下一年反彈機會較大的情況更為有趣;例外是在2000、2001、2002年科網股泡沫爆破之後股市的持續下跌。

美股開低,中段跌幅加劇,原因是有傳媒報道美國拒絕兩位中國副部長到美國準備月底時候副總理劉鶴出席的中美會議,因為中美貿易談判缺乏進展,特別是有關知識產權及結構性改革兩項。跌市低位標普五百95%下跌,紐約證券交易所成交89%是下跌股份,兩個數字都接近12月24日急跌時候的水平。

主要下跌界別是運輸、細價股、工業股、電腦、能源股、石油服務、生科和半導體股。偏穩界別是公用股、銀行股和地產信托。動力科技股走勢和大市接近。特別的是軟件股,開市下挫,但之後收窄跌幅,在大市低位時候相對企穩。高啤打的大麻股個別發展。這兩者反映市場風險取向並未完全轉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