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觀點

(作者投資於美國市場,文章提及的時間除特別指明外,均以美國時段為準。)

美股再跌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8日

12月7日上證指數+0.03%,深圳-0.01%。標普五百低開,反彈高見2743,之後再下跌,最低2623,收2633,-62.6點。美元兌主要貨幣有升有跌,美元兌日圓升至112.7,歐元升至1.1409,商品貨幣加元上升紐澳元下跌。西得州期油上升。12月份美國加息機會67.4%日前69.1%),1月加息機會69.4%日前70.4%); 對利率政策最敏感的二年債息-4.3點子至2.7170%。美十年債息-4.15點子至2.8540%。

華爾街日報報導聯儲局官員正考慮是否應該在12月發出信號 --- 聯儲局會採取等待態度,可能會放緩明年加息。有關消息其實和市場預期接近,因為聯儲局基金利率期貨和歐洲美元期貨在上星期聯儲局主席副主席發言和上次會議公布發出之後已經立即調整加息預期的看法,市場工具已經反映2019年加息次數下降。市場是一個動態的發展,好消息有時會變成壞消息,壞消息也會變成好消息。放緩加息是因為經濟可能出現問題,這本來是壞消息,但是因為市場在某一個程度折現了後周期的壞消息,因此真的放緩加息反變成好消息。

但周五美國股市又再回落,一個解釋是聯儲局成員Brainard說現在逐漸加息仍然短期適合。之前時候,市場折現2019年加息機會下降,Brainard說法使市場又翻轉過來,歐洲美元期貨下跌,2019年加息機會又再回升一些。其實9月聯儲局是說逐漸加息在未來一兩年適合,Brainard說短期適已經是轉鴿了的。不過,沽家可不理會細節。

此外,貿易戰爭消息又有起落。首先是特朗普說同意中美貿易協議可以在90之內達成。白宮經濟顧問Larry Kudlow說可以延長90日限期。本來這些都是利好消息。但Kudlow說話半小時之後,美國鷹派商業代表Navarro提到如果談判不能在90日之內達成協議,美國會徵收關稅。這觀點不言自喻毫無新意,但是市場在星期五選擇了聆聽所有壞消息,因此當可以出事的提法都成為沽售的理由。

好像市場另一關注問題是兩年五年債券利率曲線反轉。事實上這個指標的指引性並不大,1998年的時候這條曲線反轉,但是並沒有經濟衰退。過去兩年/五年債利率曲線反轉和標普500見頂的時間差距竟然達到兩年,所以指引性很低。

周五美國股市又接近一次90%下跌日,主要下跌界別是運輸股、醫療保健股、電訊股、電腦股、生化科技股、半導體股和銀行股。主要上升的界別是公用股、貴金屬股、動力股和軟件股又再被拋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