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觀點

(作者投資於美國市場,文章提及的時間除特別指明外,均以美國時段為準。)

大行意見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23日

股市波動,大投資銀行對後市各有看法。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國股市策略師Michael Wilson多月前早著先鞭看淡科技股,他現在認為標普五百一年遠期市盈率) 由 12月高位下跌了18% ,他認為90%的估值損壞已經完成,但現在的風險是沽售會集中在高市盈率股票,尤其是那些並不值得估值溢價而只因羊群效應得益的股份,上周Nvidia的下瀉便反映了有關風險。Stifel Nicolaus的Bannister則一直偏淡,看標指在徘徊區2650-2950,一旦穿底,下見2250; 穿高見3200。

摩根大通認為美股標普500會反彈,利率曲線仍然是傾斜,兩年和十年債券息率差價水平以往指向標普500上升10%。瑞士聯合銀行策略師Keith Parker預期股市會在年底前復甦。假設每股盈利增長7%,貿易戰不再升溫,增長穩定,利率輕微上升,2019年標普500目標價3200。市盈率今年下跌了兩倍,以往當標普500盈利市盈率下跌一倍,回報是平均16%,市盈率會修復30%失地。

高盛策略師Peter Oppenheimer 認為通脹上升增長放緩通常會引發調整急劇反彈和持續性熊市,不過現在估值仍然不算太偏離,亦沒有財政不平衡,因此不會出現經濟衰退和持續性下跌,但是會出現持續性低回報。原因是中央銀行政策缺少彈性,被動型和量化策略流行使波幅上升,以往支持股市的量化寬鬆和息率下跌過去之後, ,市場將會由界別和因素主導。

柏克萊策略師Maneesh Deshpande對2019年標普五百表示審慎看好,目標價3000,他相信市盈率不會再擴張,因為聯儲局認沽期權和特朗普認購期權的影響已經減弱。他將財務股調低至市場比重,工業股低於比重,通訊服務股市場和大市表現一樣,原材料股高於比重。

意見是一回事,真金白銀入市的對沖基金在十月份整體下跌3%,全年下跌1.7%。對沖基金表現欠佳,贖回增加,這有可能引發沽售壓力。最新的13F申報顯示很多基金在第三季時候好沽出科技股,通訊服務比重下降0.6%,沽售主要是面書和谷歌。一些基金增加買入動力科技股,結果並不好。因為科技股之後顯著下跌,增長股受到壓力,反而價值型股票重新有買家,財務股比科技股的相對表現轉好。

Russell價值型股票最大比重的界別是財務股佔28.4%,醫療保健股14.8%。銀行盈利增長高於標普500。看好銀行股的另一觀點是工商業貸款持續上升有利銀行。此外,巴郡第二季持貨增加財務股比重,包括買入摩根大通、美國銀行和高盛;四個新投資中除了甲骨文之外全部都是銀行。消息使市場對財務股多了興趣。不過神仙打架,畢菲特接貨,銀行股的主要沽家是對沖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