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澡堂

李曉佳﹕搞死離岸市場 國際化開倒車

文章日期:2017年1月12日

【明報專訊】執筆之時,離岸人民幣的隔夜拆息已回落至單位數字,與上周的風起雲湧相比,登時變得寧靜。但筆者擔心,業界努力多年的人民幣業務,也會一如現時的拆息市場,靜靜地、曲終人散。至於坊間分析員稱,離岸市場波動有利在岸債市吸納境外資金云云,更是偏離現實。正如A股經歷年半前的暴力救市後,海外投資者一瞬間死心,現在內地即使「開放」境內金融市場,離國際化的道路卻已愈走愈遠。

自2015年8月匯改後,連續兩年的1月,離岸人民幣市場都出現挾息盛宴,中資行以超過100厘的隔夜拆息,招呼人民幣短倉的投資者。挾息戰的結果,是令這個已經開始走下坡的離岸市場,進一步加速死亡。

根據渣打銀行的數據,2016年點心債、寶島債及存款證(CD)發行量,按年減少四分之一至3200億元人民幣,但其實當中大部分是存款證,點心債只有約1200億元人民幣。主要原因是人民幣的貶值預期太強,一年貶值逾6%,以美元計價的點心債,整體倒蝕1.6%。加上離岸市場流動性不足,除非一心持有到期,否則要在二手市場交易,成本愈來愈高。

內地企業債 外資持有量不升反跌

然則境內市場是否深受外資歡迎?熊貓債(境外機構在內地發行的人民幣債券)發行量去年大增9倍至1220億元人民幣。而隨着內地在去年初向境外機構全面開放銀行間債市,去年銀行間債市境外機構托管規模增加29.25%,至逾7500億元人民幣,已經超過點心債的餘額。

數據相當亮麗,但增長主要來自國債、政府債及政策銀行債券,都是打算持有到期,而非中途離場的類別。至於企業債、政府支持機構債及商業銀行債券,在開放予外資後,外資持有量不升反跌。熊貓債發行量雖然激增,但仔細一看,發行人當中雖然有波蘭財政部這類海外政府機構,但更多是華潤置地、光大控股等境外中資機構。

宜放寬管制 吸引海外巨大需求

銀行界指,海外機構對於債券的需求,遠超過7500億元的規模;熊貓債發行量雖然激增,但更多大型海外機構對這個市場耍手擰頭。如果中央放寬資本管制,重新激活點心債,離岸市場仍然相當吸引,畢竟在境外市場,才受到國際性評級機構的覆蓋。

「開放」是假面具 不再騙倒人

然而在今天,中國官員所指的每項「短期調控措施」,都有違其國際化的長遠目標。如同股市一樣,在跌市時要暴力救市、歸咎於外資沽空,就不要寄望推出互聯互通,會有大量外資湧入。在調控與開放之間,兩者只可取其一,投資者會記住你今天的選擇,即使日後戴上「開放市場」的面具,大家仍然會記得你的真面目。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