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廣東話機械人 維護本地文化

文章日期:2017年5月8日

【明報專訊】楊志光及何思穎從傳統的金融機構走出來自行創業,除了需要莫大的勇氣,亦同時因為香港有如此的空間。聊天機械人的技術在國外早已有所發展,但都是以英文為主,二人回來香港發展以中文甚至廣東話的聊天機械人,何思穎笑言,眼見廣東話逐漸不受重視,維護廣東話文化亦是她創作廣東話Chatbot的一大動力。

至於楊志光,在丹麥哥本哈根度過了10年,雖然大銀行給予高薪厚職,卻始終不忘本業,「最想做的都是AI(人工智能)」。而Clare.AI已經是楊志光的第二家初創公司,在離開丹麥後,他先在英國創立了Quantize Analytics,但當年的經歷卻讓他上了寶貴一課。

汲取失敗經驗 建立廣泛客戶適用系統

當年楊志光與他人共同創辦Quantize Analytics,主要利用人工智能為大企業篩選求職者,透過「機器學習」的過程,了解企業對聘請員工的要求,從而分析求職者的履歷,再向客戶作出建議,例如該求職者是否適合其客戶等,然而,這個初創企業最後失敗收場。

楊志光回想,失敗原因之一,是經營模式的問題,即使客戶決定採用其建議,聘請某個員工後,也要一年半載才能知道該員工是否合適,若果合適,他才能收取餘下費用,漫長的過程令現金流大受影響。所以他汲取教訓,創立聊天機械人的事業,只要建立好一套系統後,便能夠適用於不同的客戶,很快見到效果,周期沒有那麼長。

監管機構不做開荒者 加重業界負擔

儘管Clare.AI成立僅半年便能取得客戶,亦贏取了不少獎項,看似一帆風順的背後,其實經歷了艱難的開始。何思穎坦言,香港金融界很需要一個思想領袖(Thought Leader),既了解金融業的發展又熟悉金融科技,才能從全盤去看,該如何利用科技去改善金融業。

但她認為,即使是監管機構也未能做到這一點。「香港的監管機構不會做開荒者,而是選擇做追隨者。」不過這也是香港賴以成功的一點,謹慎審視後才選擇去追隨,避免許多監管問題,但業界的擔子亦變得更重,因為大家必須先說服監管機構,這項科技是可行而且安全的。

[新經濟新天地]